528.第528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30

    夏晓曼妈妈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女儿这么死脑筋,非要在楚萧然这根树上吊死,真是恨不得打死她。

    夏晓曼妈妈可不觉得楚萧然爱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爱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结婚?

    奈何夏晓曼就铁了心要跟楚萧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夏晓曼未来的考虑,夏晓曼的一生还很长,但是女儿还不领情。

    夏晓曼的妈妈心中又气又急,狠声说道:“如果你真的要跟楚萧然,我就没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你还要点脸成不成,因为你,我跟你爸爸出门,遭受了多少白眼,明里暗里都在笑话咱们家呢,老夏家的脸都被丢完了。”

    夏晓曼哭得伤心,连声说道:“妈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是我不能离开楚萧然,我肚子里的孩子楚萧然的。”

    夏晓曼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你的意思是要跟楚萧然?”

    夏晓曼抽泣着点头,夏晓曼妈妈气得把手中的衣服一扔,行李箱也‘彭’地一声扔在地上,“我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

    夏晓曼朝自己妈妈的背影磕了几个头,跌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随后夏家真的搬家了,夏家走之前,夏晓曼的妈妈给了夏晓曼要一笔钱,让她好自为之。

    这些年,夏家因为夏晓曼遭受了很多的流言蜚语,夏晓曼的父亲一个教师,为人还是很正派的,但是因为夏晓曼,面对自己的学生都直不起腰来。

    甚至一些学生看到夏晓曼父亲还会捂着偷笑,背后说夏老师的女儿给别人当情.妇,主要是楚萧然在t市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夏晓曼父亲无形之间失去了很多的底气,感觉德行有失,管教学生都底气不足,偶尔学生还会当面忤逆他,当着他的面说夏晓曼是情.妇,瞬间引起哄堂大笑。

    夏晓曼父亲本来都要退休了,到底忍不下去了,跟上面申请调配去比较偏远条件不太好的学校,心中对夏晓曼是真的死心了。

    这个女儿爱怎样就怎样,她要跟楚萧然就跟楚萧然。

    宁舒得知夏家搬家了,将夏晓曼一个人留在t市,稍微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夏晓曼被夏家放弃了。

    夏晓曼这是要等楚萧然出来?

    这是真爱啊,不离不弃的真爱啊,宁舒心里感叹夏晓曼对楚萧然爱得深沉。

    楚萧然的案子开始审理了,因为宁舒浑身是伤,倒没有亲自上庭,楚萧然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找到了一个辩护律师,将本来应该三年刑罚减少了到一年。

    也就是楚萧然因为涉.黑要坐一年牢,这个惩罚其实算轻了。

    要说不惩罚是可能。

    旁听席上的夏晓曼听到这个审判结果,脸色白了白,看向一旁的宁舒,显然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宁舒没有理睬她。

    其实楚萧然自己对这个结果还算是满意,一年的时候出去了他也能东山再起。

    被告席上的楚萧然眼角瞄到了旁听席上一脸担忧的夏晓曼,心里倒是一暖,但是看到不远处的宁舒,顿时脸色一黑,心中瞬间脑补出了夏晓曼因为看到自己落魄了,就跟徐文朗在一起了。

    越想脸色越难看,而且夏晓曼肚子还怀着他的孩子。

    夏晓曼是不知道楚萧然在想什么,心中楚萧然充满了担忧,眉宇间都带着心疼。

    庭审结束之后,楚萧然就被押到了看守所。

    宁舒出了法院,脸上带着微笑,折磨一个人,要摧毁他的人生,毁灭他的信念,践踏他的尊严,眼睁睁地看着希望破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仇恨的人身处高位俯瞰他。

    夏晓曼追上宁舒,朝宁舒问道:“文朗哥,楚萧然为什么还会做一年牢?”

    宁舒扫了一夏晓曼的肚子,已经微微凸起了,夏晓曼的身体娇柔,估计最近操心的是事情有些多,瘦了,显得肚子有些大。

    宁舒淡淡的说道:“本应该三年以上的刑罚,现在只有一年,楚萧然的那个辩护律师还是我暗地里替他找的,如果你这样还不满意,我没有办法了。”

    “文朗哥,你别生气,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夏晓曼连忙说道,“文朗哥,谢谢你。”

    “以后别来找我了,如果你来找我,倒霉的就是楚萧然。”宁舒面容冷漠。

    夏晓曼脸色一苦,突然觉得世界之大,自己却没有依靠,爸妈离开这里了,夏晓曼甚至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像是彻底消失在她的世界了,文朗哥也不再是那个从小一直陪着自己长得的人。

    孤单又惶恐,夏晓曼感觉很恐慌,还有对未知生活的恐惧。

    夏晓曼从来没有自己独立生活过一天。

    宁舒开始心无旁骛地工作,律师事务所的名声慢慢起来了,不光是在t市,影响到了周边的城市,这就是当局的意图,树立一个好的形象,甚至能代表t市的形象。

    宁舒就是被推到前面的人。

    宁舒将免费打的官司整理成册,也是不少,这些案子,宁舒是真的一分钱都没有收,而且每个家庭背景都是调查得清清楚楚,宁舒可不想有些人浑水摸鱼。

    一年的时间,宁舒还作为政.府指派律师,到各个城镇乡村去普及法律知识,走过好多的地方,走进过大山,到过江南水乡,见到各种各样的环境,顺手帮助了一些人

    夏晓曼生孩子的时候,宁舒回到t市,夏晓曼再阵痛了一天一夜生下了一个儿子,而楚萧然还要四个月才能出狱,连自己孩子出生都看不到。

    夏晓曼怀孕的这期间,就呆在楚萧然用来金屋藏娇的别墅里,孤孤单单一个人,打扫房间什么都是叫钟点工,用的钱是事先夏妈给的,如果手头紧了,夏晓曼就将之前楚萧然送给她的首饰和名牌包包卖了,当然贱卖的价格也就原价十分之一。

    夏晓曼之前不愿意,但是水电费,自己还要吃饭,生存的压力之下,夏晓曼只能将东西贱卖了,这些东西她都很珍惜,因为是楚萧然送给她的,为了能够养活自己,只能卖了。

    夏晓曼的心里委屈的时候,心里就想想楚萧然,硬生生挺过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