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第526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28

    宁舒本以为楚萧然有点地下黑暗势力,但是现在看到楚萧然的手中的枪支,宁舒心里还是沉了沉,看来要重新估算楚萧然的势力。

    手中有枪已经不是普通的黑涩会了。

    因为有枪抵着她,宁舒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手中的匕首也被人拿走了,被人反手扣着动弹不得。

    楚萧然二话没说,先对宁舒的肚子就是一拳头,宁舒顿时感觉肚子都打结了一样疼。

    “徐秘书,你不是挺能打的吗?”楚萧然冷冷地说道。

    楚萧然还是记恨当初宁舒在法院门口打了他。

    宁舒痛得直吸气,一副非常痛痛得要死的表情。

    “拖进车里。”楚萧然看着宁舒的表情邪恶,估计是在心里打算怎么将宁舒折磨致死。

    而这时,一声声警笛呼啸而来,眨眼间警车越来越近,楚萧然脸色有些愕然,看了宁舒一眼,举起手枪想要直接将宁舒射杀了。

    宁舒一使劲拖着压着她的两个人,几乎是拼着一只胳膊废掉的危险,直接朝楚萧然甩过去一个人,被宁舒甩出去的人被楚萧然开枪打死了,但是楚萧然却被尸体给压住了。

    警察朝这边来了,楚萧然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抬着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脸上了车,上了车之后,枪口还对着宁舒开了一枪,宁舒直接趴在了地上,但是还是被子弹擦伤了肩膀,火辣辣地疼,但是血止不住,浑身都很凉。

    宁舒看着楚萧然车子的车牌号,等到警察过来了,宁舒连忙说道:“车牌号是T-5348。”

    警车朝楚萧然追去,宁舒感觉太累了,再加上身上受了伤,被送到了医院,睡得人事不知。

    再次醒过来的,宁舒感觉身体已经散架了,一只手根本就不能动,肩膀上的伤口也包扎好了。

    “儿子,你醒了。”徐妈一进来看到宁舒醒过来了,眼睛发红,“你可醒了,吓死我和你爸了,我们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出事了我们怎么办。”

    “这种抓歹徒的事情就是警察做的,你这个平头百姓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有没有为你爹妈想过。”徐妈越说越多,声音都在颤抖。

    宁舒知道徐妈是担心自己,连忙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当局也来看宁舒了,还给宁舒一面人民英雄的锦旗,然后半残废的宁舒还得坐起来,用能行动的手拿着锦旗和当局合影。

    一脸的‘我荣幸,我骄傲,我应该’的表情。

    等到当局和记者一走,宁舒立刻朝徐妈说道:“妈,快扶我睡下。”

    尼玛,浑身都疼,看着廉价的锦旗,宁舒身上更疼了,给锦旗可以,但是至少也得给实际的东西吧。

    不过宁舒了解到,楚萧然最终被警车给堵住了,就跟之前堵宁舒一样,宁舒的心里非常地畅快。

    楚萧然现在暂时被拘押了,而且当局以飞快的速度抄了楚萧然的老巢,楚萧然是开地下赌庄和放高利贷的,利滚利再加上的赌庄的赢利,再利用楚萧然明面上的公司洗.钱。

    当局来看宁舒的时候,脸上都笑开花了,因为这又是一大笔钱入库,钱越多t市能够更好地发展。

    宁舒跟当局说,一定要把楚萧然抄干净了,当局说连个马仔都没有放过。

    宁舒这才放心,就算是看到廉价的锦旗也没有那么肝疼了。

    宁舒住在医院里,她的一只胳膊韧带严重拉伤,脱臼了,估计一年半载这只胳膊都没有什么力气,不过用这样的代价换楚萧然锒铛入狱,宁舒表示值得。

    宁舒在医院养了半个月就出院了,楚萧然的案子并没有审理,当局反而将楚萧然给放了,但是楚萧然地下势力已经被拔出地干干净净的了。

    宁舒的心中很不舒服,如果让楚萧然背上涉.黑的罪名,这辈子基本就不能翻身。

    当局把楚萧然放了之后,然后就天天催着楚萧然要14亿的罚款,现在的楚萧然已经没有底气跟当局闹脾气,最终凑足了14亿的存款。

    楚萧然罚款一交,立马就被扣住了,将他拘留起了,等过段时间证据足够就审理楚萧然涉黑放高利.贷的罪名。

    宁舒:……

    阿席吧,真是无语了,把人放了就是为让楚萧然凑足罚款,罚款交了,立刻又把人抓起来。

    感觉楚萧然被玩坏了。

    宁舒心中一下就舒服了,将人民英雄的锦旗挂在律师事务所最显眼醒目的地方。

    没有了楚萧然这个不定时炸弹,宁舒浑身上下都舒坦了,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但是有些人就是不想让宁舒舒坦,夏晓曼又来了,又在律师事务所门口嚎,撕心裂肺地嚎,嘴里叫着徐文朗,徐文朗,你出来。

    现在文朗哥都不叫了,直接叫徐文朗。

    宁舒塞上耳机,听着音乐,不管要死要活的夏晓曼。

    但是夏晓曼直接跪在门口,头顶着大太阳,身体摇摇欲坠的,别人要把她扶起来,但是夏晓曼一脸凶恶地看着人,好像要扶她的人是她的仇人一样。

    宁舒拨开窗帘看了一眼,夏晓曼一脸苍白,背挺得很直,穿着宽松的衣服。

    作践自己就算了,完全不顾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宁舒摇了摇头。

    夏晓曼被晒晕在外面了,宁舒只能让人把她弄进来,律师事务所的人一边给她扇风,一边掐着她的人中。

    宁舒看到她的睫毛一直颤动,就知道夏晓曼是装晕。

    夏晓曼悠悠醒过来,眼珠转了转,最后定格在宁舒的身上,从沙发上站起来,嘴唇颤动,表情茫然而慌乱,朝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宁舒:……

    好懵逼,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楚萧然坐牢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要这样做。”夏晓曼觉得面前这个人好陌生,这根本就不是她记忆中的文朗哥,文朗哥不会这么冷酷无情。

    宁舒:→_→

    为什么跟她说话这么累呢,难道她就一点都不知道原因?

    “你不是一直想离开楚萧然么?我这是在帮你。”宁舒面无表情地,摊摊手说道,“你不是说你恨楚萧然吗?不是说楚萧然玩弄你么,楚萧然这样你该高兴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