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第524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26

    宁舒一直都知道楚萧然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之前把他得罪了,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很正常。

    只是想到夏晓曼还跑来求她,让她不要在和楚萧然斗了,宁舒就觉得无语,她和楚萧然已经是水火不容了,楚萧然更是想要她的命。

    夏晓曼什么都不不知道却跑来要求她,为什么夏晓曼不去要求楚萧然呢?

    因为她知道楚萧然不会听她的,而且还会怀疑怀疑她和徐文朗藕断丝连,夏晓曼在楚萧然的面前没有底气,但是在徐文朗的面前是底气十足,跑来要求徐文朗。

    被抓住的男人怎么都不认罪,说自己只是出来散步就被人抓住了,警察也不能乱抓人。

    宁舒在旁边做笔录,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都快凌晨两点了还散步呢。

    审问的事情是警察做的,警察直接将这个男人剥得干净,只剩下一个裤头,扔在冷库里。

    之前这个男人还很硬气,但是没过多久就冻得瑟瑟发抖,在冰库里不停地跳动来取暖,最终还是忍不住了,说自己愿意招供。

    男人出来的时候,警察给他披了一个薄毯,男人身体发抖,鼻涕都流下来了,牙齿打颤地招供。

    说是因为自己的哥哥被宁舒关进牢里了,男人的哥哥就是之前到宁舒的律师事务所来闹事的几个混混之一,因为记恨宁舒,所以才策划出这场事故。

    宁舒看着这些供词,皱了皱眉头,这些似是而非的供词,还是没有说出幕后黑手。

    宁舒看这个男人估计是不会供出楚萧然,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这辈子就等着牢底坐穿吧,就算坐不穿,宁舒也会让这个人在牢里度过余生。

    如果不是她的反应快,她的尸体也会跟车子一样面目全非,她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宁舒打车回到了律师事务所,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心情确实疲惫。

    和楚萧然相比,宁舒知道自己实力没有楚萧然深厚,但是她有一个优势,就是背后站着的人比楚萧然强大,但是如果自己没用死了,当局也会放弃自己。

    宁舒去了一趟市政.府,让当局彻底调查一下楚萧然,而宁舒的理由就是楚萧然涉.黑,而宁舒要做的就是在前面当诱饵。

    如果真的能查出涉.黑,对当局来说,如果能打击地下黑暗势力,这是一个功勋。

    随后,宁舒又拿了文件到楚萧然的公司去了,这次宁舒去要罚款的。

    楚萧然看到宁舒的时候,神色有些震惊,随即便收敛了神色,看着宁舒的表情显得非常讽刺,“徐律师还真是敬业啊,听说出了车祸,不在医院修养,多管闲事来催款。”

    宁舒手握成拳头,随即松开了,镇定地说道:“楚总裁还真是关注我呢,昨天晚上出的车祸,早上你就知道了。”

    楚萧然嗤笑了一声,“我当然关注你,幸好你没有出事,不然就太遗憾。”

    是她没有出事才感到遗憾吧。

    宁舒淡淡地说道:“虽然出了一点小事,但是工作要紧,催款虽然是法院的事情,但是当局把这个工作全权交给了我,我自然是不能辜负了当局的期望,楚总裁,14亿的罚款什么时候能交?”

    楚萧然听到14亿的数额,脸皮痉挛了两下,脸色发黑,14亿不是14块,说拿得出来就拿得出来,最近楚萧然的情况非常不好,很多股东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直接撤资了,14亿的罚款这些股东不可能帮忙付,跑得比兔子还要快。现在的公司是真的没有多少钱了。

    有些产品被吊销了生产证,不能成产,那么这些工人不能留了,但是遣散这些工人的资金就让楚萧然个肝疼。

    以前自豪自己的工厂是t市最大的,工人数以万计,但是现在要遣散这几万的工人的资金让楚萧然恨不得没有这么多工人,偌大的生产基地空着。

    账户的钱只出不进,公司裁了很多人,之前都还是一个巨无霸商业集团,突然就垮了。

    楚家砸在她的手中了,楚萧然心中各种情绪闪过,有痛恨有后悔,更多是一种不甘。

    这会听到徐文朗这个男人要罚款,心中对这个男人的怨毒充满了心间,楚萧然几乎忍不住心中的暴怒,冷冷地说道:“这还没有到交款的最后日期,徐律师你着什么急。”

    宁舒一笑,“我没有着急,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句,尽快凑足罚款,不然楚总裁这么大的公司就要被查封了。”

    宁舒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楚萧然不想看宁舒,见到她这么悠哉悠哉的,冷漠阴骘地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宁舒哦了一声,站起来身来走到门口,又转身对楚萧然说道:“对了,还没有恭喜楚总裁喜得贵子呢,恭喜恭喜。”

    楚萧然皱了皱眉头,夏晓曼怀孕的事情,他并没有对外公布,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了,夏晓曼怀孕的事情只会让他多一个软肋,但是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夏晓曼怀孕的事情?

    楚萧然的心中闪过各种念头,面上一片冷漠,淡淡地说道:“多谢,不过我看徐律师的印堂发黑,恐怕有血光之灾,徐律师还是小心一点吧。”

    宁舒心里警惕,面上淡淡地说道:“多谢楚总裁关心,我一定会小心的。”

    楚萧然的面皮颤动了两下,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阴骘,显然最近的失误让楚萧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让一直顺风顺水的楚萧然很颓废。

    再也没有之前意气风华,眉宇间很狼狈,身上那种唯我独尊,帝王一般的气势差不多要被消磨掉了。

    雪中送炭的人很多,落井下石的人不少,楚萧然也有得罪的人,尤其是在春风得意的时候,更是一句话就能主宰别人的生死和前途命运。

    楚萧然是帝王一般的人,自然是没有什么知心朋友,他也不需要,他要的是的敬畏,走到哪里都是呼风唤雨。

    估计也有不少人找楚萧然的麻烦,尤其踩一直高高在上的人物,那种满足的快感别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