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第520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22

    夏晓曼怀孕本来是喜事,但是奈何时机有些不太对,如果是在楚萧然春风得意的时候,自然是喜事,但是现在的楚萧然已经是火烧眉毛了。

    但是在夏晓曼的心中,楚萧然就是那种无所不能的人,任何的事情到了他的手中都能解决的,说到底是夏晓曼对楚萧然现在的状况没能清楚地了解。

    也是,夏晓曼根本就不用了解这些,她只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服务楚萧然就行了,用身体交流感情。

    跟在楚萧然身边,夏晓曼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楚萧然来睡她。

    “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件事而已。”夏晓曼凄苦地说道,“说完我就走。”

    “我怀……”

    夏晓曼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萧然打断了,“怎么,连你现在也不听话了,我让你回去。”

    夏晓曼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抹着泪转身就跑出了办公司,心中下定决心,不告诉楚萧然她怀孕的事情。

    刚才楚萧然的态度彻底伤到了夏晓曼,就算是她说出她怀孕了,看楚萧然刚才那恐怖的样子,只怕会伤害她的孩子。

    夏晓曼紧紧咬着嘴唇,她该怎么办,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要留下这个孩子,三年前的流产已经让夏晓曼悲痛欲绝,这个孩子是上天赐给她的。

    虽说夏晓曼决定留下这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以什么身份出生,她和楚萧然没有结婚,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私生子,她被迫成为情妇,已经让她备受折磨了,但是她的孩子不能还没有出生就背上这么不堪的名声。

    母亲是情.妇,自己是私生子。

    夏晓曼出了公司,脸色茫然,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夏晓曼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了想拿出手机打电话。

    宁舒正在忙,就接到了夏晓曼的电话,宁舒挑了挑眉头,夏晓曼给她打电话做什么,本以为上次骂她贱人,就该老死不相往来的,还给她打电话。

    宁舒咳嗽了一声,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先是叫了一声文朗哥,然后开始了嘤嘤得哭了起来。

    宁舒二话不说挂了电话,顺带拉黑了她,宁舒一点都不想管夏晓曼的事情。

    宁舒正在准备东西起诉楚萧然呢,没有搭理夏晓曼,夏晓曼要死要活跟她没有关系,她没有责任照顾夏晓曼,甚至还要为夏晓曼的情绪负责。

    但是宁舒没有想到夏晓曼居然跑到事务所来找她,夏晓曼见到宁舒的时候,还没有开始说话,就先噼里啪啦先掉眼泪。

    宁舒眼神放空,就跟没有看到夏晓曼一样,夏晓曼见宁舒不说话,只能先出声,声音中带着浓重的鼻音,朝宁舒喊道:“文朗哥。”

    喊了一声文朗哥,然后又开始噼里啪啦地掉眼泪,律师事务所来来往往都是人,都瞟着哭哭啼啼,一张脸通红的夏晓曼。

    宁舒揉了揉眉心,“别哭了,进办公室说。”

    “文朗哥。”夏晓曼看到宁舒眉宇间的不耐,心中很是伤心,楚萧然对她凶,连文朗哥对她也这样。

    夏晓曼的神情恍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样活着是为了什么,她只想要她在乎的人幸福,她在乎的人包括文朗哥,她忍耐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在乎的人。

    “我说别嚎了,进办公室说。”宁舒又重复了一声,见夏晓曼一副心死如灰的苦逼表情,又不知道她在脑补什么。

    夏晓曼最擅长的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得非常虐心,这样不断自虐让人无话可说。

    夏晓曼跟着宁舒进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还在抹泪,宁舒把门关上了,坐在夏晓曼的对面,问道:“找我什么事?”

    “文朗哥……”夏晓曼看着宁舒,咬了咬嘴唇说道:“文朗哥,我怀孕了。”

    “不是我干的。”宁舒连忙摆手。

    夏晓曼瞅了一眼宁舒,摸了一把眼泪说道:“这个孩子当然不是你的,这个孩子是楚萧然。”

    宁舒嗯了一声,“那你找我干什么?”

    估计是又有什么事情求她了,前不久都还硬气不理睬她,现在怎么又来找她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夏晓曼幸幸福福的,绝对想不起来找她。

    这个时候夏晓曼已经选择性忘记她们之前已经闹翻了。

    “文朗哥,文朗哥……”夏晓曼又哭了起来,“我该怎么办啊。”

    宁舒:(╯‵□′)╯︵┻━┻

    哭你妹的丧,我特么还活着。

    宁舒一脸冷漠地看着哭哭啼啼的夏晓曼,倒要看看你能哭到什么时候。

    估计是没有人安慰,自己一个人哭也挺尴尬的,夏晓曼渐渐停止了哭泣,朝宁舒说道:“文朗哥,请你帮我,我是走投无路了。”

    宁舒还是一脸冷漠。

    夏晓曼抿了抿嘴唇说道:“我怀孕了,但是楚萧然似乎不在意这个孩子,我这辈子是毁了,但是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也背上这样不堪的名声。”

    “所以?”宁舒一脸冷漠地问道。

    夏晓曼紧紧地咬着嘴唇,一下跪在宁舒的面前,“文朗哥,我知道我在你的心中很不堪,但是孩子是无辜。”

    “孩子不是我的呀。”宁舒挑了挑眉头,一个孕妇跪在她的面前,宁舒面无表情,想要用这种方式让她妥协吗?

    “说重点,我很忙,还有很多官司等着我处理,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好吗?”宁舒淡淡地说道,“起来吧,跪着干什么,都怀孕还跪,就不担心有什么闪失?”

    听到有什么闪失,夏晓曼立刻起来,小心翼翼坐了下来,手放在腹部保护着孩子。

    “夏晓曼,我记得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这样又是什么意思?”宁舒很不耐烦,“你是不是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

    夏晓曼脸色白了白,心里一片怅然,文朗哥彻底变了,以前的文朗哥,无论她有什么事,文朗哥都会赶过来,对她很好,呵护备至。

    她失去了文朗哥,但是心中不后悔,如果能让文朗哥幸福,不让文朗哥的事业受到楚萧然的打击,这些都能忍受。

    “文朗哥,我们结婚吧。”夏晓曼非常认真地说道,眉宇间带着刻骨的悲伤,表情挣扎,最后下定决心,“我们结婚吧。”

    “你说啥?”宁舒忍不住想掏耳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