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第519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21

    楚萧然这么做,一是因为气不过,拿他开刀也要看看后果,t市经济的动荡是楚萧然故意为之,二来,惟我独尊惯了,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的,你让我改价格就改价格,我听你的才有鬼。

    只是楚萧然都没有想到当局居然不找他,没有妥协,楚萧然只能抹把脸,心中气恼无比,而且新闻发布上说的产品是不是要按照约定不能再进行生产了?

    不光是几样产品失去了垄断地位,还不能生产了?

    这对楚萧然是个打击。

    现在的楚萧然进退不得,往前走不知道还有事情等着他,后退的话,公司的实力下降太多,周围都是虎视眈眈的恶狗,想要扑上来吃块肉。

    楚萧然的心中暴怒,自己被一个蝼蚁算计了,不,是当局,以为推一个蝼蚁来跟他做对,就能将他打败。

    那就让t市的经济彻底混乱。

    楚萧然将所有的产品库存都投入了市场,而且价格还是原来价格的一半,比那么流入t市市场的产品便宜很多。

    现在就是打价格战,楚萧然是不计成本拉低价格排挤其他的商品,反正现在的楚萧然的心中憋着一股气。

    宁舒对此只能说,上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他这样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这样跟当局的做对,还能留你才怪。

    楚萧然想的是用价格来排挤同类商品,但是没过多久,楚萧然生产的产品中含有有毒物质,然后一系列的专家在媒体上一本正经对这个有毒物质进行解释,对人体有哪些伤害。对心肝脾肺肾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巴拉巴拉的。

    民众都是盲从,听到那些个专家这么说,一个个都不买楚萧然公司的产品,避之不及就跟是毒药一样。

    宁舒给楚萧然发了律师函,让他停止生产这些东西,而且市场中的产品都要被下架。

    楚萧然这几个产品失去了垄断地位,而且还永久失去了生产权利,证件已经被吊销了。

    上面要搞你的方法太多了。

    当局给了楚萧然价格调整意见书,如果楚萧然听话按照意见书调整,也不会有这么多事,虽然赚钱少一点,但是也有赚头,但是楚萧然不乐意啊。

    一副要翻天的样子,那你就只能等着像孙悟空一样被镇压吧。

    楚萧然收到宁舒的律师函,气得撕了个粉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这段时间,楚萧然的嘴角都起了燎泡,身上的压力很大。

    董事会质疑他的能力,处理危机的能力,楚萧然只想把这些人从楼上踹下去,以前连个屁都不敢放,赚到钱了就笑呵呵的,现在有胆量一个个冒出来,对他横加指责。

    公司的股价就跟蹦极一样,手中有楚萧然公司的股票的股动和股民都疯了一样甩卖,但是不是想卖就能卖地掉,这钱算是砸在手中了。

    甚至还有一些疯狂的股民到楚萧然公司楼下来闹事。

    楚萧然揉了揉发胀的额头,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再想侍。

    夏晓曼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闭目养神的楚萧然,他的神色疲惫,夏晓曼心中很心疼,将煲汤放下。

    楚萧然听到动静,睁开眼睛就看到夏晓曼,夏晓曼穿着裙子,露出洁白莹润的小腿,她的脸色红润,眉宇间带着一股喜色。

    “我给你炖了汤,你喝喝。”夏晓曼说着替楚萧然倒了一碗煲汤,端给楚萧然,“喝一点吧。”

    楚萧然接过碗,看了一眼夏晓曼,问道:“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

    夏晓曼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手摸向了小腹,深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说的时候,楚萧然抿了一口煲汤,然后把碗往桌子上一扔,煲汤都都溅了出来。

    夏晓曼一脸愕然,楚萧然的脸上非常不耐烦,语气含着怒意,“这是什么汤,这么腥,你来公司做什么,没事你就不能呆在别墅里,瞎跑什么,没看到我再忙吗?”

    楚萧然现在很烦,任何一点事情都能成为他发泄的理由,楚萧然不是那种为了别人苦苦忍耐的人,就算面前的人是夏晓曼,楚萧然也不会忍耐。

    夏晓曼的脸色顿时一白,她来是为了告诉楚萧然这个好消息的,她怀孕了,夏晓曼哪怕不关注楚萧然公司的事情,也知道最近楚萧然的处境,公司出了一些事情,夏晓曼知道的楚萧然的心里着急。

    三年前的流产让夏晓曼很关注自己的身体,她大姨妈已经迟了半个月,自己检查了一下,是怀孕了,夏晓曼怕不保险,还到医院去检查了,确定怀孕了,夏晓曼又喜又忧愁,想的是在这个时候,能有一件让楚萧然欢喜的事情,但是又不能确定楚萧然会不会喜欢这个孩子。

    夏晓曼现在看楚萧然一脸冷酷和不耐烦,心中一颤,连忙端起来碗,问道:“腥吗?”

    夏晓曼喝了一口,顿时捂着自己的嘴差点吐出来,胃里都在翻腾。

    楚萧然看到夏晓曼这样,脸上更加不耐烦了,“你喝得都吐了的东西还端给我,不要在这里杵着,回去,公司的事情很忙。”

    “可是,楚萧然,我有事情跟你说。”夏晓曼连声说道,之前还是喜气洋洋的,现在脸色发白。

    “我在忙,有什么时候以后再说,出去。”楚萧然现在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不安地在笼子里转动,就是没有办法脱离这个笼子。

    夏晓曼被楚萧然的样子吓到了,脚下踉跄了两下,脸色惨白,心中凄凉无比。

    楚萧然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欢迎这个孩子的到来,他甚至连给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这是他们的孩子啊,夏晓曼心中茫然而悲伤,手捂着小腹,一副受到极致伤害的表情的看着楚萧然。

    楚萧然现在本来已经心急如焚了,现在夏晓曼还用这幅苦巴巴的脸对着他,楚萧然心中就很厌烦,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我让你回去,你还愣着做什么,公司这种地方是你该来的,夏晓曼,不要挑战我的忍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