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第518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20

    楚萧然的公司垄断了不少的行业,垄断的产品价格基本都是楚萧然制定,楚萧然公司的东西价格偏贵,所以上面才要调整价格。

    “楚总裁,希望下次来,你的价格已经调整好了。”宁舒无视楚萧然难看的脸色,说道:“请楚总裁按照意见书上面的价格整改。”

    楚萧然面色淡淡地拿过了意见书一看,便漫不经心扔在一边了,根本就没有把这份意见书放在眼里的感觉。

    宁舒看着只是淡然一笑,没有说什么,楚萧然要怎么做是楚萧然的自由。

    楚萧然偷税漏税这件事又被媒体大肆报道,除了楚萧然公司,还有其他小公司,不过都是名不经传的小公司,根本就不会有人在意的,更多人在意的楚萧然公司,毕竟这么大的上市公司。

    而且报道上还要求楚萧然将旗下产品的价格进行调整,尤其是生活必需品。

    楚萧然出手阻止这种新文的播放,但是好像都不太管用了,媒体拖拖拉拉的播放了好几天,这才停止了播放。

    楚萧然看着墙上液晶屏播放的新闻,面色阴骘,直接拿着遥控器砸向了电视,屏幕被砸出了裂缝,一旁的夏晓曼吓了一跳,出声问道:“楚萧然,你怎么了?”

    楚萧然转过头来看着夏晓曼,他眼中的阴骘和戾气还没有消散,看着夏晓曼的时候,显得异常邪恶又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夏晓曼被他这样的眼神吓到了。

    “哼,还不是你的旧情人,自认为有后台,想要跟我一较高下。”楚萧然的眉宇间带着蔑视,“他这是找我报仇呢。”

    夏晓曼咬了咬嘴唇,这种事情她该怎么说,看到楚萧然眼波沉浮,嘴角带着讽刺的笑容。

    夏晓曼感觉好累啊,她觉得楚萧然这是在怪她,她又何其无辜,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被楚萧然拍了照片,楚萧然拿着照片胁迫她,为此,她离开了对自己好的文朗哥,为了种种原因忍着。

    楚萧然怪她,文朗哥怪她,爸妈说她丢人,她是失去了自己的清白身体,没有尊严留在楚萧然的身边。

    夏晓曼有些无力地转身上楼了,楚萧然站起来几步跨到了夏晓曼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夏晓曼,语气带着尖锐和残酷:“怎么,看到前男友现在翻身了,想要回到他的身边。”

    夏晓曼表情更加痛苦了,声音颤抖地说道:“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为什么还要说出这样的话来,楚萧然,你别再伤害了我行吗?”

    楚萧然抿了抿嘴唇,抱住了夏晓曼,凑到夏晓曼耳边,阴森地说道:“如果让我发现你跟徐文朗藕断丝连,我就杀了徐文朗,徐文朗是因为你而死的。”

    夏晓曼打了一个寒颤,抬起头愣愣得看着楚萧然,说道:“楚萧然,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卑劣,我什么时候要跟文朗哥藕断丝连了。”

    “文朗哥?叫得还真亲热呢。”楚萧然冷冷地说道,弯腰将夏晓曼抱了起来。

    夏晓曼惊得捶打着着楚萧然,惊慌失措,“楚萧然,你这禽兽。”

    “我是没有满足你,才让你的脑子里想东想西,想着别的男人,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男人,占有你的男人。”楚萧然冷冷地说道。

    夏晓曼一张脸红得不能看,楚萧然看到羞涩的夏晓曼,眼中闪过一丝柔情,翻红滚浪。

    宁舒一直都在关注楚萧然的动静,但是距离上次给价格调整意见书,楚萧然根本就没有行动,也没有看到他发出调整旗下产品价格的指令。

    宁舒一时间有些发愣,楚萧然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因为有什么后手。

    宁舒给楚萧然打了一个电话,让楚萧然赶紧行动起来,把价格调整一下。

    楚萧然直接将宁舒拉入了黑名单,宁舒再次打电话根本就打不通。

    对此,宁舒一点都不生气,就看谁能拼得过谁。

    楚萧然没有行动,宁舒也不着急,反正压力都是集中在楚萧然的身上,不管楚萧然怎么做,都会被打击气焰,价格降低了,必然损害楚萧然的利益,如果不照做,这是在挑衅t市当局。

    楚萧然现在就是一头肥猪,够肥了,而且看样子要翻过猪圈的趋势了,不宰了干什么。

    不久之后,楚萧然召开了记者会,记者会上,楚萧然直接说有些商品不会再生产了,因为成本太高了,但是要调整价格,调整之后的价格太低了,只能停产。

    楚萧然放出了炮弹引起了民众的恐慌,因为楚萧然垄断了不少的行业,如果停产了,有些生活必须的东西就没有了。

    引起了民众抢购的热潮,整个t市的经济都动荡了起来,随着商品越来越少,气氛越发紧绷,连暴力事件都发生了多起。

    宁舒看着混乱的t市,心里着实佩服楚萧然,楚萧然的这种行为是在挑衅,是做给当局看的,你要调整我的东西价格,我就让t市混乱起来。

    楚萧然到底是有什么底气挑衅,这么跟当局硬抗?!

    楚萧然这是在作死。

    t市混乱了好几天,当局也没有让楚萧然出手,而是从其他渠道购入了商品,以弥补缺少的商品。

    随着这些商品的流入,楚萧然将不能再对某些产品进行垄断。

    之前有楚萧然在,其他的地方产品很难流入t市,基本t市卖场中都是楚萧然公司的某些产品,几乎是强制性的。

    楚萧然想要挑起t市经济混乱,结果当局从其他地方引进了产品。

    就看谁能玩的过谁。

    当局稳住了民众的情绪,但是楚萧然心情就不美丽了,现在t市的市场上充斥着同类的商品,还比他的产品便宜。

    楚萧然很自信一出手会引起经济的动荡,但是现在这种局面让楚萧然不上不下。

    最重要的是,他t市商业霸主的位置正在受到威胁,而且某些产品不具有垄断的优势了。

    垄断产生暴利。

    楚萧然觉得自己掉入了陷阱,这是一个针对他的阴谋,不管他怎么做,都会被削弱实力。

    徐文朗?!

    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种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