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第516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18

    宁舒是真的不知道夏晓曼的心里在想什么,如此反反复复,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完全搞不懂她到底要怎么样。

    这样是不是很好玩,剧情里的徐文朗都被玩坏了,昨天还伤心得不行,今天就说她的心中放不下楚萧然。

    宁舒完全不知道夏晓曼底线和原则在哪里,她被楚萧然伤害,一部分就是因为她无原则的退让,一个人活成这样,宁舒觉得蛮可悲,但是夏晓曼却觉得这是爱情中必须要经历的痛苦,方可获得幸福。

    徐文朗对她那么好,那种细水流长温馨的感情不要,非要这么撕心裂肺,让人痛苦无奈的爱情。

    “文朗哥,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夏晓曼见宁舒这么看着自己,眼神锐利而陌生,让夏晓曼的心中惴惴不安,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

    宁舒漫不经心收回了眼神,淡淡地说道:“是楚萧然让你来说这话的?”

    夏晓曼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是的,楚萧然没有跟我说这些话,是我自作主张过来的,文朗哥,我不希望你们这样斗得你死我活,你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了伤害,我都会难过。”

    宁舒没有说话,就看着夏晓曼,他和楚萧然是没有办法共存了,剧情里徐文朗死了,这次就说不一定了。

    夏晓曼根本就没有资格在她的面前说这些话,背叛了徐文朗,还要要求徐文朗放下一切,跟楚萧然和平共处。

    有多远滚多远,看着就堵心。

    打着为别人好的旗帜,自私自利的人,尤其是陷入爱情夏晓曼,让人非常讨厌,宁舒还从来没有这么讨厌一个女人。

    要说夏晓曼多可恶却谈不上,她就是一个没有力量的女人,面对伤害选择逆来顺受,但是她的所作所为会让真心爱护她的受到伤害,给别人带来灾难,但是却对伤害自己的人很宽容。

    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如果是宁舒遇到这样的事情,绝对会殊死一搏,而不是选择这样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更重要的是,用威逼利诱的方式让人妥协,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夏晓曼,有没有人告诉你,你非常贱。”宁舒真的不耐烦夏晓曼时时刻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透支着她跟徐文朗之间的感情,“你来这里,楚萧然知道吗?”

    “文朗哥,你……”夏晓曼一脸愕然,完全不相信这话是从温润如玉的文朗哥口中说出来的。

    夏晓曼一张脸青紫交加,愤怒和难堪充斥在她的脸上,声音颤抖:“文朗哥,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当然知道,我、说、你、很、贱!!”宁舒一字一句地说道。

    夏晓曼顿时气得胸脯起伏,愤怒地说道:“文朗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文朗哥,你变了,以前你不会说这样粗俗的话,我来这里跟你说这些是好意,你怎么突然就骂我。”

    夏晓曼显然还没有从文朗哥居然骂自己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神色充满了愤怒和难堪,坐在对面似乎在怄气不跟宁舒说话。

    宁舒淡淡地笑了,“这就生气?,如果现在换成楚萧然,你会这样生气?楚萧然就是说得再不堪再恶毒,你都会忍着,我说一句你就是这么生气,夏晓曼,你不过就是仗着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感情。”

    “还有,你背叛了我,你这么理直气壮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你难道不觉得脸红,还是觉得我这辈子非你不可,你转身我都在原地等你?”宁舒说话一点都不客气,“你的脸皮真不是一般地厚。”

    夏晓曼一张脸惨白惨白的,愣愣地看着宁舒,紧紧咬着嘴唇,“你不是文朗哥,文朗哥才不会说这样的话。”

    宁舒:……

    “滚,以后不要来找我了,如果你还要一丁点脸就别来找我了。”宁舒觉得跟夏晓曼说再说都是白说,在她的心中,徐文朗就是那个温暖安慰她的男人,能够理解她的苦衷和不得已。

    现在宁舒表现得恶劣一点,让习惯了徐文朗默默付出的夏晓曼顿时感觉到一种背叛。

    夏晓曼站了起来,脸色苍白,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文朗哥,我知道你心中恨我,但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事情解决了,我的初衷是不想文朗哥的事业受到阻碍,跟楚萧然做对很危险,不敢怎样,我都不希望文朗哥受到伤害。”

    宁舒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说完了?说完了请离开。”

    夏晓曼咬了咬嘴唇,转身就走了,走到门口还看了一眼宁舒,见他不抬头,夏晓曼皱了皱眉头就走了。

    如果有点脸,下次就不要来了,其实夏晓曼不知道,她每一次来找徐文朗,都是给徐文朗增加危险,楚萧然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没事就去找别的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夏晓曼的旧情人,绝壁是要旧情复燃,为了以防万一,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徐文朗消失。

    夏晓曼想不到这些,也不会想这些,有时候还用徐文朗来刺激楚萧然。

    遇到这么坑爹的人也是醉了。

    楚萧然的手中养着一帮人,估计是专门来对付不听话的人,宁舒想了想,也招了几个保安,都是那种退伍的兵,让这些保安保护律事务所的人。

    楚萧然是那种高高在上,漠视律法的人,好像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办到的,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好像是帝王一样。

    宁舒对此只能笑一声,‘士农工商’其实楚萧然算起来不过是一个商人,怎么好像全世界他最牛一样,这么大bug简直醉了。

    富可敌国,肥了只能被宰,楚萧然还没有强大能够脱离操控脚下的这片土地。

    宁舒只能借风。

    宁舒又打了不少的免费官司,都是帮那种申诉无门的人,让律师事务所的名望往上提了提。

    报纸上报道她是慈善家,报纸不会铺天盖地报道她,而是偶尔出现一下,是用一种缓慢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太过夸张的报告只会引起反弹和质疑。

    宁舒知道这是扶持她的人在为她造势,而宁舒要做的就是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