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第515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17

    邀请她去宴会,就是让她去看两人秀恩爱的吧。

    宁舒表情不变,“最近有点忙,还得跟着去各个公司查账呢,我没有楚总裁好命,躺着数钱,楚总裁,下次把账目做清楚了,还有下次你可真的要被起诉了。”

    宁舒说完转身就走了,什么宴会,不过是楚萧然再跟她示威。

    宁舒宁愿去打一场免费官司,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楚萧然好夏晓曼之间到底怎么样,不想听,不关心,不在乎。

    楚萧然阴骘着一张脸,紧紧皱着眉头,作为一个生意人敏锐感觉,查账这就是一个信号,觉得有人要对他出手了?

    但是楚萧然的心中还是有自信的,在t市一般人撼动不了他。

    就是上面的人都不太敢动他,因为t市经济可能会产生暴动,尤其是他垄断了好多行业,会短时间给t市市场场造成混乱。

    楚萧然的心中对这个叫徐文朗的男人越发厌恶,不光是因为夏晓曼的事情,而是这个男人带着汹涌的气势跟他杠上,似乎这个男人有点背景。

    楚萧然紧缩眉头,必须得计划一翻。

    最近一段时间,宁舒都感觉有人跟踪自己,有种被人盯上了感觉。

    每次她要寻找这种感觉的时候,眼神就消失了。

    宁舒觉得应该是楚萧然的人,这是想要弄死他?

    宁舒觉得楚萧然有时候过于自信了,如果他是一个平头百姓,像剧情里一样弄死就弄死了,就算是点涟漪很快就会过去的。

    但是她现在的社会地位不一样了,算是政.府推在前面的一种形象,尤其是律师事务所还要让她经营,死了会有一定的影响力。

    楚萧然在t市呼风唤雨太久了,忘了自己脚下的土地是谁的。

    宁舒走到一个小巷子里,等着跟踪自己的人出现。

    跟踪宁舒的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身上带着彪悍的气息,而且看走路的姿势,倒像是退伍兵。

    “为什么跟着我?”宁舒问道。

    男人没有说话,手指间夹着锋利的刀片,看样子是打算将宁舒割喉。

    宁舒眯了眯眼睛,率先举起拳头朝男人砸去,这个男人估计是特种兵,精通格斗术,似乎看不起宁舒,直接伸出手想要抓住宁舒的拳头,但是却被宁舒的拳头轰退了两步。

    男人神色这才认真了起来,动了动自己的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朝宁舒说道:“有点本事。”

    宁舒眯了眯眼睛,率先动手,一直捏着拳头朝男人的头轰去,一手却拿出了一瓶喷雾,对着男人的眼睛喷去。

    男人的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喷液辣得火辣辣,灼热得眼睛都好像要瞎掉了一样。

    男人闷哼了一声,弯着腰捂着眼睛,宁舒捏着拳头,对着这个男人就是一阵狂殴,拳拳到肉,因为眼睛的缘故,男人虽然防备着宁舒,但是还是生生被宁舒给揍晕了。

    宁舒踢了一下昏迷的男人,亲了一下瓶子,防狼喷雾真是一个好东西,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估计没人想到宁舒一个男人,身上还带着防狼喷雾。

    宁舒想了想气不过,这个男人出手非常狠辣,一出手就要杀了她,宁舒对着男人小腿就是一脚,然后听到一声骨裂的声音,宁舒又用力踩了两脚,男人痛得坐了起来,哀嚎了一声,眼睛一翻又晕了过去,腿一下就肿了起来。

    其实宁舒是想杀了这个男人的,但是这毕竟是法治社会,就算私底下肮脏,但是作为律师的徐文朗手中必须要干净,最基本的原则和坚持。

    估计徐文朗也不想回来,自己就成了手中背负人命的人。

    宁舒给楚萧然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把自己的人弄走,不然就直接送到警察面前。

    宁舒不想报警,因为这种老兵总有人出面保他,军.政一家,宁舒宁愿给楚萧然一个警告。

    楚萧然亲自赶来过了,楚萧然的身边还带着几个保镖。

    楚萧然看着地上人事不知的人,又把目光放在宁舒的身上,嘴角一勾,“我倒是小看了你。”

    “楚萧然把你家的狗给看好了,再有下一次,就不会是在这里,而是在牢里。”宁舒淡淡地说道。

    楚萧然朝身后的几个保镖挥了挥手,几个保镖将地上昏迷的男人抬走了。

    楚萧然看着宁舒,说道:“徐文朗,我真的是越来越欣赏你了,如果没有夏晓曼的事情,我是真心希望你能为我做事。”

    “你也知道是不可能的。”她是多缺脑子才会跟楚萧然干。

    她的目的是要报仇,让巧取豪夺的楚萧然挣扎无望。

    “你是一个能忍的人,夏晓曼的事情你都忍下来,消失了一段时间,还搭上了上面的人。”楚萧然眯了眯眼睛,遮住眼中强烈的杀气。

    宁舒一笑,能搭上上面的人,是因为她有利用的价值,所做的事情恰好挠到了痒处。

    而楚萧然的存在,却是让人如鲠在喉。

    宁舒不过是借风而已。

    楚萧然居高临下地看了宁舒一眼,转身就走了。

    楚萧然太嚣张了,上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而宁舒背靠大树好乘凉。

    让宁舒比较好笑的是,楚萧然的公司偷税漏税这件事被个媒体大肆播放,让楚萧然公司的股价跌了不少。

    早中晚新闻轮番来一次,还有财经报纸,楚萧然立刻封锁了新闻,倒是再也没有播放这件事了。

    楚萧然在t市的能量不可小觑。

    宁舒却知道爬得越高摔得越疼。

    期间,夏晓曼又来找宁舒了,不过这次不在说什么要跟楚萧然分手之内的,而是来做楚萧然和宁舒的和事佬。

    “文朗哥,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你和楚萧然这样斗对你没有什么好处,楚萧然这个人心狠手辣,权势很大,文朗哥,你这样和她做对,对你的前途和事业都有影响。”夏晓曼朝宁舒说道,劝解宁舒,满脸都是对宁舒担忧。

    宁舒:……

    宁舒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夏晓曼以什么立场来要求啊,虽然夏晓曼是站在她的立场说话,偏向的是楚萧然。

    简直是醉了,前不久还哭着来跟她说要分手,现在又替楚萧然说话。

    所以夏晓曼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信了绝逼杯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