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第509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11

    “徐律师等一下。”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楚萧然叫住了宁舒,宁舒转过头来看着楚萧然,他高大英俊,手中捧着一束花,在阳光在的照耀下,俊帅无比,路过的很多人都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宁舒的心中浮现出了四个字,衣冠禽兽。

    仗着自己的势力和金钱,巧取豪夺。

    宁舒挑了挑眉头问道:“楚总裁还有什么事?”

    楚萧然看说道:“我听说徐律师辞职了,接下来想过在什么地方高就吗?”

    宁舒感觉挺无语的,自己的女人流产了,不去关心自己的女人,问她的工作做什么,宁舒可不觉得楚萧然是在关心自己。

    “还没有想好,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宁舒开口说道。

    楚萧然漫不经心地说道:“上次我就说过了,徐律师可以来我的手下做事,既然你辞职了,就成为我的律师吧。”

    这幅高高在上的施舍,而且还是不怀好意,宁舒感觉楚萧然话中带着恶意,他就是想折辱她而已,顺便折辱夏晓曼。

    宁舒没有生气,客气地说道:“多谢楚总裁抬爱,估计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工作的意思。”

    楚萧然微微勾着嘴角,无端给人一种邪魅和残忍的感觉,犹如地狱撒旦,却又致命迷人。

    夏晓曼应该就是臣服在楚萧然这幅面皮下的,再加上楚萧然的权势和地位,这样的男人虽然可恶,但是浑身却带着女人无法抵御的魅力,明知道前面是悬崖,可能粉身碎骨尸骨不全,但是还是义无反顾跳下去了,飞蛾扑火。

    但是宁舒看着楚萧然的时候,心里居然没有什么感触,是不是因为她的灵魂变得强韧了,心灵变得强大了,还是因为冷静光环和清心咒的缘故,宁舒对楚萧然邪魅的笑容,一点都没有感觉。

    宁舒都怀疑自己失去审美能力了

    “是吗?等你想工作了,可以来找我,电话上次给我给你的名片上有,徐律师,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加入我的公司。”楚萧然说道,“待遇什么都好说,对于有能力的人,我是非常欢迎的。”

    宁舒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楚萧然抱着花束转身就走了,去看流产夏晓曼了,但是以夏晓曼现在的心理状态,估计这两人又得虐恋情深一把。

    宁舒转身开了车子就回去了,坐在副驾驶的徐妈对宁舒说道:“我们搬家吧。”

    徐妈看到夏晓曼这样,也知道自己儿子和夏晓曼之间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老徐家也不可能娶一个给别人做情.妇,还流过产的儿媳妇,怀孕的时候跟男人缠绵,连孩子都弄没有了。

    徐妈以前觉得夏晓曼是一个乖巧的孩子,看着就是一个快乐可爱的孩子,但是人不可貌相,一声不吭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宁舒嗯了一声,只要徐家二老肯搬家就好,她才能安心出国去进修。

    徐家以最快的速度将房子卖了,搬家的时候,宁舒在楼道遇到了刚从医院里回来的夏晓曼。

    本来是夏天,但是夏晓曼的身上不光穿着长袖,外面还套着薄薄的羽绒服,头上戴着帽子,夏晓曼的脸色很白,眼神暗淡,看着没有一点精气神,浑身都带着一股伤心绝望的气息。

    夏晓曼被夏妈扶着,夏妈的脸皮颤抖着,对自己的女儿恼怒又心疼,还感觉非常丢脸。

    “文朗哥,你们这是……”夏晓曼朝宁舒问道,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焉嗒嗒的样子,让人看到就觉得糟心。

    “我们准备搬家了。”宁舒说道,客气又疏远地说道:“你好好养身体,你看着不是很好。”

    夏晓曼听到宁舒说搬家,眼中流露出一股不舍,还有一丝伤心,觉得她的人生一片灰暗,孩子没有了,现在文朗哥也要走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

    宁舒看到夏晓曼的神色,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脸的痛苦绝望,让她本来就苍白的脸现在更苍白了,眼圈通红着,不过硬撑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宁舒觉得挺无语,夏晓曼这样的人,你不用对她做什么,她就能陷入自己构造的痛苦中,一遍一遍地折磨自己,觉得自己很痛苦,非常痛苦。

    虐文女主就是这样,总是我好痛苦,好痛苦,痛苦的要死去了,总能找到事情让自己难受。

    对此,宁舒完全不能理解,宁舒在医院里呆了十多年,化疗的痛苦简直让人无法承受,如果这个时候一直陷入痛苦的情绪中,绝对会让人奔溃的。

    所以,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努力让自己走出来,还一遍一遍地自我摧残,宁舒觉得这丫简直有病。

    夏晓曼勉强扬起笑容对宁舒说道:“搬走了也好,文朗哥,希望你幸福。”

    “你也是,没有什么比身体要紧,身体是一切。”宁舒淡淡地说道。

    要说夏晓曼也没有什么坏心,但是就是有点自以为是,自认为自己做的都是为了别人好,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但是她就没有想过别人接受不接受。

    “文朗哥……”夏晓曼见宁舒走了,转过身来看着宁舒,“对不起。”

    宁舒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夏晓曼可不止徐文朗一个对不起,还有一条命,但是夏晓曼居然跟杀了徐文朗的楚萧然在一起了。

    夏晓曼开始是生气,但是最后软化在楚萧然的温情中了,最后居然还跑到徐文朗的墓前,巴拉巴拉说什么想过不能原谅楚萧然,但是她爱楚萧然,要摒弃忘记之前的伤害和楚萧然在一起,人的一生遇到挚爱不容易,最后还说,文朗哥,我现在找到幸福了,祝福我吧。

    简直让宁舒吐一口老血。

    宁舒转身就走了,夏晓曼这种人不理睬她,她也能作践自己,但是在楚萧然的面前却是一副自尊心很强的样子,就算是滚在一起,我也是被迫了,我是有尊严的人。

    徐家的新房子是买在t市隔壁市w市,楚萧然在w市没有那么大权利,就算是要伸手也有诸多的限制。

    现在的蛰伏是为了强大自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