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第508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10

    夏晓曼看着恶魔一样的楚萧然,神色绝望和仓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你这样做,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楚萧然,你杀了我吧。”

    “我杀你做什么,我说过,你现在是我的小宠物,等到厌倦的时候,我自然就放你走,现在你的滋味我还比较迷恋。”楚萧然漫不经心地说道。

    楚萧然揉着额头,“你只要乖乖的,等我厌倦了,别跟我闹事,乖乖做一个宠物应该做的,不然我只能把你的爪子剪了。”

    夏晓曼呆立着不动,最后疯了一般对楚萧然就是两巴掌,铆足了劲给了楚萧然两个耳光,嘶声力竭地喊道:“楚萧然,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楚萧然被打偏了脸,邪笑着摸着自己的脸,转过脸来看着夏晓曼,跳着眉头,“是没有满足你吗,这么大的怨气。”

    “你无耻,你无耻。”夏晓曼气得都哭了,“楚萧然,你会下地狱的,我诅咒你下地狱。”

    “是吗,我是会下地狱的,不过是死在你身上的。”楚萧然扛起了夏晓曼,夏晓曼气得用拳头打他,“楚萧然,你这个王八蛋,你放开我,我恨你,恨死了你了。”

    “待会你就会爱死我的。”楚萧然邪笑着,拍着夏晓曼的屁股。

    “你看,这旁边一直都有摄像头,事后欣赏也不错。”楚萧然压在夏晓曼的身上,夏晓曼痛苦得好像要死了一般,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掠夺了身体,还要践踏她的尊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楚萧然很有感觉,尤其是今天的夏晓曼剧烈挣扎,弄得一张脸红红扑扑的,显得非常性感和妩媚。

    “你喜欢暴力的,那好,我陪你玩玩。”楚萧然看着身下的夏晓曼,一点夏晓曼的鼻尖,“小野猫够野啊。”

    被楚萧然这样点着鼻尖,配上他邪魅又俊帅的脸,夏晓曼有些慌神,随即想到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剧烈挣扎,“楚萧然,你放开我,我今天不舒服,求你了。”

    楚萧然邪魅一笑,“你什么时候舒服过,每次都说自己不舒服。”

    “楚萧然,求你了,我的身体真的不舒服,真的……”夏晓曼苍白着一张脸,“求你了。”

    “现在就求我了。”

    ……

    宁舒在家里温习法律书,签证已经办下来了,就等到新房子买下来就走。

    宁舒的意思是离开t市,离开t市对徐家二老比较好,宁舒不敢拿二老的安全冒险。

    以楚萧然的性子,他就是一个大写的有钱任性,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但是二老有些犹豫,离开生活这么多年地方,舍不得离开,再说了年纪大了,去新的地方,适应新的环境有些吃力。

    所以现在还在纠结。

    宁舒翻着书,嘴唇蠕动着,背诵着法律条文。

    徐妈走进来,朝宁舒说道:“隔壁丫头出事了。”

    宁舒合上书,“出什么事情了?”

    徐妈皱着眉头说道:“都进医院了,小曼妈现在正往医院赶着去照顾她呢。”

    “什么事情闹到医院里了?”宁舒有些诧异,难道是楚萧然对夏晓曼做了什么?

    宁舒想了想,“妈,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她吧。”

    “也好,现在虽然不来往了,好歹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徐妈点点头,还在厨房熬汤给夏晓曼。

    到了医院,宁舒推开病房,看到夏晓曼躺在病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表情呆滞,眼角流泪。

    一张脸苍白如纸,连嘴唇都没有颜色,病得不轻的样子。

    “丫头,这是怎么了,你妈呢?”徐妈把保温桶放下来,朝表情木然的夏晓曼问道。

    夏晓曼转过头来看到宁舒,眼圈通红,动了动嘴唇,嘶哑得朝宁舒说道:“文朗哥。”

    “好好休息,别想多了。”宁舒扫了一眼夏晓曼,倒像是元气大伤,失血过多症状。

    这样子像是……小产。

    宁舒看向夏晓曼的肚子,“好好休息。”

    “文朗哥,我好痛苦啊。”夏晓曼流着泪说道,神色充满了恨意,“文朗哥,我该怎么办。”

    宁舒淡淡地说道:“没事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不想面对这样一脸痛苦扭曲的夏晓曼,宁舒去问了医生,医生说是因为剧烈房.事撞击宫.颈造成的流产。

    宁舒:……

    这是做流产了,孩子做没了?

    夏晓曼难道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宁舒回到病房,看着夏晓曼,“好好休息,别想多了。”

    夏晓曼转头看着旁边这个男人,他的依旧是这么温润如玉,可是他们已经错过了。

    夏晓曼看着天花板,昨天晚上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她很痛很痛,但是楚萧然不肯停止,她被压在身下,肚子被刀刮一般疼。

    她的孩子没有,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宁舒看着痛苦绝望的夏晓曼,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这会就算恨得要死,最后还不是幸福在一起了。

    夏晓曼就是贱,被人这么伤害了,但是还是能原谅,最后在一起,哪怕夏晓曼遭遇了再多的不幸,宁舒的心里都不同情。

    也许是楚萧然给了她太多的不幸,楚萧然一对她好一点,立马就软化了态度,扑了上去。

    “文朗哥,我不想活了。”夏晓曼看着宁舒,“我感觉活着好痛苦,很痛苦。”

    宁舒问道:“那个男人没来吗?”

    夏晓曼的脸皮痉挛了一下,神情有些激动,“我不想看到他,我不想看他。”

    宁舒安慰了夏晓曼两句,转身就出了医院,她就是来看看出了什么时候。

    “真是造孽啊。”徐妈出了病房,朝宁舒摇着头说道,“这丫头也太傻了。”

    宁舒一出医院,就遇到了手中拿着一束花的楚萧然,

    两人迎面撞上,楚萧然拿掉墨镜,跳着眉头看着宁舒:“徐律师,你到医院来看谁?”

    “看一个朋友。”宁舒不着痕迹地扫到了一下楚萧然的下面,凶猛得让夏晓曼都流产了。

    楚萧然眯了眯眼睛,他身上气势陡然变得凌厉了,“是吗?”

    宁舒脸色淡淡地和楚萧然擦肩而过,这两人要怎么虐恋情深她都不参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