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第507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9

    宁舒听律师事务所老板这么说,瞬间就知道这是楚萧然做的,以权压人,以势压人。

    不知道是不是夏晓曼做了什么让楚萧然生气的事情,让楚萧然这么快就对她下手。

    只要夏晓曼做了什么让楚萧然生气的事情,楚萧然就会做一些让夏晓曼痛苦难受的事情,逼迫夏晓曼妥协,而徐文朗也是楚萧然威胁夏晓曼其中一个软肋,尤其是夏晓曼和徐文朗还有一段过去。

    楚萧然对待夏晓曼就是一个宠物,这个宠物必须忠于自己,不准有自己的私心,只会抓住夏晓曼弱点用强制残酷的手段逼迫她妥协,镇压夏晓曼心里的小心思。

    “文朗,你自己去写辞呈,这样算是你自己辞职的,被辞退了名声不好,尤其是在这一行混的,也算是我对不起你的,出来混的,总是会做出一些妥协。”老板无奈地说道。

    宁舒笑着说道:“谢谢你,我这就去写辞呈。”

    宁舒也知道老板的无奈,这个律师行谈不上多大,像楚萧然那样的人,翻手间,就能让这个律师事务所消失。

    夏晓曼苦逼,徐文朗更苦逼,不光被抢了未婚妻,还成为了这两人之间爱情的炮灰。

    时不时把徐文朗拉出来溜一下,夏晓曼为了气楚萧然会说,我心里的人是文朗哥,你就算是得到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我是不会向你屈服的。

    而楚萧然生气的时候,也会说,你的心里是不是还有徐文朗,任凭夏晓曼怎么解释,就觉得女人的心里就只有前男友,得不到你的心,我就凌虐你的身体,任何地点都能开始身体交流的活动。

    宁舒打了辞职报告,老板批准了,还宁舒包了一个红包,最后拍了拍宁舒的肩膀,“自己小心点。”

    宁舒嗯了一声,出了事务所,宁舒心里冷笑了一声,这笔帐先记着。

    遇到这样楚萧然和夏晓曼这样的人简直神烦。

    这两人也许是有感情的吧,但是都用非常极端的手段试探对方,还把无辜的人扯进去,以楚萧然的霸道,再加上呼风唤雨的能力,能让徐文朗舒坦简直白日见鬼。

    宁舒去办了签证,准备去英国,这个以严谨著称的国家,去进修,剩下的事情就是选学校,而且不是每个学校都要宁舒。

    “文朗,我能进来吗?”徐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宁舒说了一声进来,徐妈端着牛奶给宁舒,坐在宁舒的旁边说道:“文朗,从你和夏晓曼分手之后,你不慌不忙地计划出国,也没看见你伤心,别憋在心头。”

    十多年的感情那有那么容易放弃,所以徐文朗才执着要将夏晓曼就出来,却一点都不知道夏晓曼爱上了楚萧然。

    “我知道和夏晓曼没有以后了,谈不上多伤心,只是感觉遗憾吧,这么多年习惯一个人,现在她不在身边。”宁舒淡淡地说道,“夏晓曼的心中其实没有我,答应和我结婚也是因为习惯。”

    习惯一个人的存在而已,所以后来的夏晓曼才说跟徐文朗在一起没有心跳的感觉。

    徐妈只能叹气,“出国去散散心吧,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

    宁舒点头。

    ……

    豪华别墅里,楚萧然手中拿着一份文件,眼神邪魅地看着对面的夏晓曼,“给你,你看看。”

    夏晓曼一脸狐疑警惕接过文件一看,是一份辞职书,看到落款的时候,夏晓曼的脸色白了白。

    夏晓曼眼眶一下就红了,文朗哥怎么会辞职呢,夏晓曼记得,文朗哥说他爱律师这份职业,为之奋斗拼搏,但是他现在辞职了。

    “是你做的,是不是你。”夏晓曼恨恨朝楚萧然问道,“文朗哥他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因为的小宠物一直想着他,让我不高兴了。”楚萧然表情凛冽而残酷,“我只是给了他一张名片,说要提拔他,他就立刻辞职,我还想让滚出那个律师事务所呢,没想到他自己先辞职了。”

    楚萧然恶劣地看着夏晓曼,打了一个响指,漫不经心地说道:“接下来,我们要不要打个赌,看看徐文朗是不是要打电话来让我兑现承诺,让他到我的公司来上班。”

    “你心中的男人也不过如此吗?我丢了一根骨头,他就摇着尾巴跑过来了,只怕他现在还不知道你是我的情.妇吧。”

    “你无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图什么呀,难道你看到别人痛苦,你就很高兴吗?”夏晓曼有些奔溃地喊道,跌坐在地上,一脸的不能理解,她真的无法理解楚萧然,一个人为什么能这么残酷。

    楚萧然看着夏晓曼,“你现在是我的宠物,别东想西想的让我不高心,别忘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我的情.妇。”

    “我没有想要做的情妇,我是被你逼迫的。”夏晓曼的身体颤抖,楚萧然每说一次情妇,夏晓曼就感觉自己的自尊被凌迟了一遍,被践踏入泥。

    夏晓曼咬着腮帮子,狠狠道:“我已经做了你快两个月的情妇,你应该放我走了,把****.给我。”

    楚萧然淡淡一笑,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摸了摸下巴说道:“****可以给你。”

    夏晓曼有些不可置信,这么轻松就给她,这是她心中一直期待的东西,但是现在突然到手,心中突然间有些怅然若失,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你真的肯给我?”夏晓曼问道。

    楚萧然点头,“这是自然,因为我已经不需要****,有新的东西。”

    楚萧然身体微微前倾,凑近了夏晓曼,“在床上,你求着我,求着我进入你的时候,我都拍下来了,这个可比裸.照更好看呢。”

    夏晓曼整个人都呆着了,一道晴天霹雳劈在夏晓曼的身上,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楚萧然似乎很欣赏夏晓曼这个样子,“你要裸.照吗,我给你。”

    “楚萧然,你这个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啊,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恨你。”夏晓曼朝楚萧然崩溃地大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