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第505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7

    宁舒听着夏晓曼苦心孤诣对自己的劝告,一副对自己很关心无比的样子。

    宁舒心里一片淡漠,毫无波动,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就是因为夏晓曼的自作主张,如果肯跟人商量,也不会这样累人累己,

    直到现在,夏晓曼还是不打算说,口口声声说不想伤害徐文朗,但是夏晓曼的所作所为就是对徐文朗最大的伤害。

    一副我有苦衷的样子,真心让宁舒无法感受到夏晓曼对徐文朗的关心。

    “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宁舒看着夏晓曼,“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夏晓曼听宁舒这样说,瞬间以为对方知道了,脸色一片惨然,结结巴巴地问道:“文朗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你觉得我该知道什么?”宁舒反问夏晓曼,“我们十多年,从小时候一直到长大成人,在你的心中,我是什么样的存在?”

    “像家人一样亲。”夏晓曼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可以付出一切保护家人一样的文朗哥。”

    家人?!

    这跟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也就是说,夏晓曼潜意识里将徐文朗踢出爱情的圈子,可以有友情可以有亲情,但不是爱情。

    宁舒咧咧嘴,“我会跟我爸妈说我们分手了。”

    “文朗哥。”夏晓曼嘴唇颤抖着,“只要你幸福。”

    只要她在乎的人可以幸福,夏晓曼觉得自己忍受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

    两人无言,夏晓曼走在前面,进了夏家,宁舒进了对门的徐家。

    夏晓曼转头看着宁舒的背影,感觉前所未有的陌生,抿了抿嘴唇,只要他幸福就好。

    夏晓曼的心中对徐文朗很愧疚,她对不起徐文朗,对不起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一直守护自己,从男孩长成男人,什么事情都挡在自己面前的人。

    夏晓曼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楚萧然,身上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毁灭了她的一切,让她的人生从此掉入了地狱。

    厚厚的裸.照就是把她拖入地狱的鬼手,夏晓曼的心里恨楚萧然,为什么是她,楚萧然为什么选中的就是她。

    这个帝王一般的男人,为什么就选中了普普通通的她。

    宁舒走进屋里,就对徐家夫妻说道:“爸妈,我和夏晓曼分手了,不会结婚。”

    徐家夫妻愣住了,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徐妈先问道:“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就分手了?”

    “就是觉得不合适,只能分手。”宁舒淡淡地说道,这次彻底分掉算了,老是跟夏晓曼纠葛在一起,很烦,而且楚萧然还会对付他。

    现在没有资本对付楚萧然。

    “这并不是胡闹么,这么儿戏,两家门对门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不是太尴尬了,街坊邻居都知道你们是要结婚的,你现在说你们不结婚了,徐家还有什么脸,跟对门二十多年的交情也没有了。”徐爸紧紧皱着眉头,“你和对门的丫头从小一起长大,也知根知底,为了什么事要闹到分手。”

    宁舒嘴唇动了两下,想要说话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了起来,徐妈去开门了。

    敲门的是夏晓曼的妈妈,夏晓曼妈妈拽着一脸苍白的夏晓曼,走进客厅,就先义愤填膺得朝宁舒质问:“文郎,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跟晓蔓分手?”

    夏晓曼愧疚难当,一张脸又青又白,心头很难堪,看了一眼满脸冷漠的宁舒,拽着自己妈妈往外面走,“妈,是我先提出分手的,不关文朗哥的事情,妈,求你了,我们回去吧,回去我把事情都告诉你们。”

    夏晓曼只是跟她妈妈说了,她跟文朗哥分手了,直性子的夏妈就拽着她跑过来了,让夏晓曼感觉很难堪,就算是她的苦衷是为了保护在意的人,可是真的要说出来,她难堪又羞愧。

    心中对楚萧然更加厌恶了,他将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她也不是在纯洁的夏晓曼了,没有资格做文朗哥的新娘了。

    “有什么事情就说清楚了。”徐爸看着夏晓曼,“这不光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还关系到两个家庭的名声,有什么事非要闹到分手?”

    “我……”夏晓曼有苦难言,就是说不出来,眼泪啪啪往下掉,整个人愁苦得不行。

    徐妈皱了皱眉头,夏晓曼这样动不动就哭让徐妈有些看不过去了,以前夏晓曼不是这样的。

    宁舒只能说,现在的夏晓曼开启虐文女主模式,虐恋情深,男主虐她,自个也虐自个。

    反正现在的夏晓曼就像是在不断催眠一样,我多苦逼了,多难受,多痛苦了。

    宁舒开口道:“我们确实分手了,之前就分手。”

    “为什么,徐文朗你可不能见异思迁,我们家晓蔓跟在你后面跑了这么多年,你说翻脸就翻脸,是不是太过分。”夏晓曼妈妈不满朝宁舒说道。

    “我们家晓蔓不一定非要嫁给你,但是分手总得有个理由吧,这样撇下我家晓蔓,这件事我就不答应,老徐,咱们对门这么多年的交情,可不能做出这么坑人的事情来。”晓蔓妈妈说话就跟点了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一串。

    夏晓曼一脸通红,眼泪都下来。

    宁舒看到这一幕,从这一刻开始,徐家和夏家的交情已经不在了,不可能像之前那样好得像是一家人。

    “不是我提出的分手,至于分手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宁舒淡淡地说道:“我还想问问晓蔓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夏晓曼妈妈皱了皱眉头,随即反驳道:“晓蔓是那种胆子小的孩子,不可能先提出分手的。”

    夏晓曼其实不是多有主见的人,从楚萧然拿照片恐吓她就能看出来,至于夏妈说的胆子小,宁舒嗤之以鼻,夏晓曼的胆子不小,背着两家人做出这样的决定。

    脑子蠢,自以为自己牺牲了很多,却没有想过两家面对的处境,而徐文朗还因为她死了。

    “小曼,怎么回事,你提出的分手?”夏妈愣了一下朝夏晓曼问道。

    夏晓曼紧紧咬着嘴唇,脸色凄然得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