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第504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6

    “徐律师。”楚萧然叫住了目不斜视从他面前走过去的宁舒。

    宁舒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楚萧然,问道:“楚总裁,有何指教?”

    楚萧然走到宁舒的面前,他的身高比徐文朗还要高一点,宁舒感觉对方正在上下打量着她,审视着她,眼神带着敌意。

    楚萧然眯着眼睛,这个男人夏晓曼嘴里的文朗哥吧,躺在他身下时候,夏晓曼故意惹他生气,嘴里叫着文朗哥。

    楚萧然打量着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书卷气质,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剔透温润如玉,长得也不差,楚萧然眯了眯眼睛,眉宇间带着一种恶劣。

    “楚总裁,请问有什么指教?”宁舒见楚萧然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出声问道。

    “徐律师认识我?”楚萧然好以整闲地问道。

    宁舒淡淡地说道:“楚总裁在t市大名鼎鼎,倒是楚总裁居然认识我这种无名小卒。”

    “无名小卒?在我的心里,你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楚萧然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宁舒:“你的能力不错,呆在那个小律师事务所里太屈才,到我的公司来做我的律师,待遇比在律师事务所好。”

    宁舒的心里有些惊讶,楚萧然是什么意思,宁舒可不觉得他这是要提拔自己,也不可能提拔自己。

    宁舒接过名片,非常客气疏远:“楚总裁抬爱了。”

    楚萧然脸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嘴角勾起来,伸出手拍在宁舒的肩膀上,手很用劲,差点将宁舒的肩膀拍歪了。

    宁舒面不改色,淡淡地看着楚萧然,楚萧然和宁舒对视了一眼,打开车门,对宁舒说道:“徐律师,我们还会见面宫。”

    楚萧然说完,上了车,将车子开走了。

    宁舒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典雅的名片,淡然一笑,将名片撕了。

    看楚萧然这个样子,只怕是对自己的身份很不满,对他和夏晓曼曾经的关系不满。

    能专门跑过里跟她说这些,要说是赏识自己,宁舒把脑子拧下来。

    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是来示威的。

    宁舒知道现在自己没有能力报复楚萧然,但是总会有办法的,楚萧然是强大,但是总有人比他更加强大。

    回到家里,宁舒正打算要休息,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徐爸叫住了宁舒。

    徐爸徐妈现在都退休了,每个月的退休工资很高,再说了徐爸在公司还是一个主任,徐家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是一个简单而温馨的家庭。

    就算是夏晓曼嫁过来,会过得很好的。

    本应该是幸福的人生,就被楚萧然破坏了,让徐家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

    唯一的儿子被人害死了,还是因为夏晓曼,徐家和对门的夏家彻底翻脸。

    宁舒忍着疲惫坐到徐爸的对面,问道:“爸爸,有什么事?”

    徐爸取下老花镜,对宁舒说道:“你和晓蔓什么时候结婚,你现在年纪不小了,早点和对门那个丫头定下来,两家知根知底的,趁着我跟你妈还年轻,能帮衬点你们。”

    宁舒抿了抿嘴唇,“这件事再说吧,我现在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

    徐爸拧了拧眉头,神色带着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和对门的丫头出了事情?”

    “爸,没事的,就是有点累了,我先去休息了。”宁舒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刚刚打了一个官司,有些累。”

    “那你去休息吧。”徐爸赶紧说道,“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宁舒拿起衣服,就回到了自己房间,洗了一下,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绝世武功,刚刚进入状态,就被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宁舒心里有些恼怒,心中有股压不住的火气,默念清心咒才将这股火气,拿起手机一看,特么的又是夏晓曼。

    宁舒想也没想就挂断了,直接关机了,真心烦,这么三天两头打电话,像是分手的样子吗?

    又是哭哭啼啼的样子,听到了就烦。

    被打断了修炼,宁舒干脆直接睡觉,本来在现代修炼就不容易,灵气不足,基本不能修炼出内劲来,还有天地法则的压制。

    宁舒刚睡熟,敲门声又想起了,睡得迷迷糊糊宁舒听到外面夏晓曼的声音,“文朗哥……”,宁舒特么都觉得自己自己在做梦。

    但是敲门声很持久,宁舒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从来没有哪个世界这么迫切想要睡觉。

    咋这么烦呢。

    宁舒打开门,就看到一脸焦急的夏晓曼,她的额头上都急出了汗,看上去就跟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

    “文朗哥,我跟你有事说,我们出去说吧。”夏晓曼条件反射想要拉着宁舒的手往外面去,但是想到他们已经分手了,硬生生收回了手。

    “文朗哥,我有重要的事情。”夏晓曼一脸焦急,又怕宁舒不跟着自己出去,眼神哀求地看着宁舒。

    宁舒只能跟着夏晓曼出去了,到了小区的公园,夏晓曼才朝宁舒焦急地说道:“文朗哥,你是不是跟楚萧然见面了,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他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

    原来最开始在夏晓曼的心中楚萧然是这种形象,但是最后还爱上了这个恶魔。

    夏晓曼见宁舒不说话,焦急地说道:“文朗哥,相信我,真的不要和楚萧然有接触。”

    “你认识楚萧然?”宁舒看着她,都到了这个时候,夏晓曼都还没有把实情告诉他,现在又打着为他好的旗帜,宁舒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晓曼表情一窒,神色有些狼狈,朝宁舒说道:“文朗哥,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夏晓曼有些难以启齿,难道她要告诉文朗哥,她现在很脏,很狼狈,是别人的情.妇,还是一个予取予求的情.妇,被人挥之即来的情妇。

    夏晓曼现在就想着什么时候楚萧然厌倦了她,就让她离开,并且将裸.照还给她。

    “文朗哥,我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但是你千万要相信楚萧然,他就是一阴险狡诈的恶魔。”夏晓曼看着宁舒说道,“你是我这一生除了我家人最在乎的人,文朗哥,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