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第503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5

    宁舒本来就精神不太好,现在又听夏晓曼哭哭啼啼的样子,说一句分手说了快半个小时了,一直都再哭,是那种默默垂泪的样子,看着让人心里堵得慌。

    “文朗哥。”夏晓曼朝宁舒勉强一笑,“希望文朗哥有自己幸福,请文朗哥忘了我。”

    “好。”宁舒回道。

    夏晓曼脸色一僵,但是想到霸道邪恶的楚萧然,还有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为了文朗哥的前途,也得让文朗哥离开自己。

    “文朗哥,我先走了。”夏晓曼站起来,定定地看了宁舒一眼,凄然一笑,“文朗哥……”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夏晓曼转身就走了。

    她的背影带着悲伤,一步一步就像是耗费了所有的心力,走向未知的未来。

    宁舒把咖啡杯里的咖啡都喝完了,打算再回去睡一觉,精神一直不好,一定要睡个饱觉。

    任务的方向宁舒的心中有了大致的方向了,不会跟楚萧然硬碰硬,现在他身处劣势,没有资本跟楚萧然斗,所以一切都要慢慢来。

    如果那么容易,委托者就不会献出自己的灵魂,要逆袭人生。

    她不光要为徐文朗复仇,还要为徐文朗活出一个崭新的未来。

    宁舒回到家里,睡了一觉,睡饱了,先是修炼了一阵绝世武功,毕竟原主是被人捅死的,有点武力防身最好了,在现代基本修炼不出什么效果来,能强身健体身体变得灵敏一点就好。

    天色已经黑了,宁舒停止修炼,起来到厨房找点吃的,锅里有徐妈给宁舒留的饭菜,吃了一点晚饭,才开始看原主徐文朗的资料。

    宁舒从来没有当过律师,好在原主做了很多功课,按照这个顺序辩解顺序来,就连其中可能出现的状态都做了批注。

    脑子里都是法律条文,宁舒还得按照文案上的法律条文重新去翻法律书。

    这案子比较大,是两个大型公司之间的侵权官司,律师事务所让徐文朗上,是因为徐文朗的能力出众,徐文朗为了这个官司可谓是殚精竭虑。

    现在看着这么厚的文案,宁舒也紧张起来了,镇定心神,这个世界,自己的职业就是律师,而且还要成为大名鼎鼎的律师。

    所以,一个任务者得多才多艺,最主要的是还是有一颗聪慧的大脑,越发觉得智商太重要了。

    智商和武力,两条腿必须一样齐,才能走得又稳又快。

    宁舒嘴里默念着这些文案,原主脑子里有货,他只需要梳理一下,但是宁舒的脑子里很空,必须要将这些方案背下来,只能临时抱佛脚。

    好在还有几天的时间才开庭,让宁舒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宁舒还在背条文,手机响了,嘴里还在默念条文,拿过手机一看,宁舒挑了挑眉头,又是夏晓曼的电话。

    这会都半夜十二点了,打电话来做什么,宁舒接通了电话,喂了一声,那边的夏晓曼没有说话,带着呜咽的声音,似乎是在捂着嘴巴哭。

    宁舒捏了捏鼻梁,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今天白天不是分手了吗?

    虽然分手了,但是夏晓曼心里还是依赖原主的,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和依赖,没有办法一下消除的,下意识给宁舒打电话,受到了委屈和伤害就想到原主。

    遇到事情就来跟她哭,但是遇到那么大的事情,她却自作主张,没有跟徐文朗商量,把徐文朗当成什么了,而徐文朗知道的时候,夏晓曼已经委身给楚萧然了。

    夏晓曼也是胆大包天,这么大的事情就瞒下了。

    这么多年的感情,夏晓曼居然都不跟徐文朗说,而且他俩是要结婚的,就冲这点,宁舒对夏晓曼的观感就不好。

    夏晓曼还觉得自己付出很多,牺牲很多,委曲求全的,简直了。

    “什么事?”宁舒淡淡地问道?

    夏晓曼依旧是没有出声,估计是捂着嘴巴,只有粗重的鼻息声,宁舒觉得怪没意思,夏晓曼打电话干什么?

    又不说话,话费不便宜。

    宁舒刚想挂掉电话,就听到那头传来了一声低沉磁性的声音,“夏晓曼,你躲在里面干什么?”

    紧接着夏晓曼就掐掉了电话,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那个声音应该是楚萧然。

    只能说楚萧然和夏晓曼之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宁舒不再管夏晓曼的事情,忙着自己官司的事情,忙完这次官司之后,宁舒有新的安排。

    几天的时候足够宁舒将这些东西记下来,等到开庭的时候,宁舒穿上了律师服,在律师所老板的鼓励下走进了法庭。

    法庭的气氛严肃紧张,宁舒的心一下都紧张了,在心里默念清心咒,才将心中的紧张压下去。

    宁舒和对方辩护律师你来我往的,宁舒没有当过律师,一时间被对方压着了,心里越发着急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宁舒严格按照原主制定计划来,严防死守。

    宁舒感觉自己后背都是冷汗,比上战场还要让人紧张和疲惫。

    宁舒眼角看到旁听席上坐着一个俊朗无比的男人,气质很强势,眼神蔑视而高傲,这是一个霸道而残酷的男人。

    看到这个男人,宁舒的脑子瞬间就冒出了三个字,楚萧然。

    楚萧然跑来做什么?

    和宁舒的眼神对上,楚萧然微微抬了抬下巴,对了宁舒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过蔑视之情溢于言表。

    宁舒不再看楚萧然,而是关注自己的的官司。

    最终宁舒以微小的优势胜利了,因为他这方的公司属于被侵犯的。

    如果是原主来,一定比她做得出色,而不是被对方压着,明明有优势,这么艰难才取胜。

    她有必要去进修了,不光是为了徐文朗,更是为了自己,如果自己这样,徐文朗的金牌律师的名头就要砸在她的手中了。

    由法官宣布了结果,宁舒摸了一把汗,收起文件就出了法院。

    一出法院,宁舒就看到楚萧然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她,宁舒装作没有看到他,径直走了。

    大总裁日理万机,能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来看她打一场官司,多半都是不好的事情。

    来着不善,善者不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