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第502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4

    夏晓曼一直在电话里哭,哭得宁舒简直受不了,问道:“晓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文朗哥,文朗哥……”夏晓曼就是一直哭,喊着宁舒的名字就是不说话。

    最终夏晓曼的情绪似乎镇定了一些,跟宁舒约了一个咖啡厅见面。

    家就住在对面,还要约在咖啡厅里见面,然后本想说不去,但是夏晓曼一直哭个不停,挂掉电话又打过来了。

    宁舒只能从床上爬起来,套上衣服又准备走了,徐妈正在做饭,看宁舒又要出门了,“这才休息没一会,怎么又要出门了?”

    宁舒手中西装外套,在玄关的地方换鞋子,说道:“有点事情要处理。”

    “你也别太拼了,注意身体,多陪陪晓蔓,最近怎么都没有看到晓蔓了,别为了工作忽略晓蔓那个丫头,晓蔓那丫头不是那种虚荣的孩子。”徐妈说道。

    徐妈以为自己儿子这么拼命都是为了对门的晓蔓。

    宁舒咧咧嘴,没有说话,就出门。

    来到了咖啡馆,宁舒一眼就看到坐在靠近窗户的夏晓曼,夏晓曼身上穿着长袖,遮得严严实实的,一头长发披散下来。

    宁舒走过去拉开椅子坐在夏晓曼对面,看着夏晓曼,她的眼睛微微发红,夏晓曼长相清纯,夏晓曼就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乖乖女,难怪会让楚萧然看上,跟外面妖艳的贱.货不一样啊。

    但是现在一副苦大仇深的虐文女主样子,也不知道楚萧然怎么下得了嘴,好像每次啪啪啪的时候,基本都是半强迫的。

    “文朗哥。”夏晓曼看着宁舒,眼泪啪啪啪就下来,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宁舒从桌上抽了纸张递给夏晓曼,说道:“别哭了,来擦擦泪。”

    夏晓曼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一副心死如灰的样子,看着宁舒的眼神非常愧疚和不安,眼中都是迷惘和痛苦,还有一丝痛恨。

    宁舒喝了一口咖啡,总算是脑子清醒了一点,看到夏晓曼拧巴着一张脸,顿时心里叹了一口气,说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夏晓曼看着宁舒,捂着嘴流泪,呜咽朝宁舒道:“文朗哥,文朗哥。”

    宁舒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哭什么啊,宁舒在心中默念清心咒。

    夏晓曼现在就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痛苦,好痛苦好痛苦的。

    “晓蔓,我熬了两个通宵,很累,别哭了,有什么事情你说。”宁舒又喝了一口咖啡。

    夏晓曼顿时止住了哭泣,担忧朝宁舒说道:“文朗哥,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这么拼命熬夜。”

    宁舒嗯了一声,一杯咖啡已经被她喝完了,又叫了一杯咖啡,宁舒现在就只想睡觉。

    夏晓曼神色苍白,神色挣扎而痛苦,“文朗哥,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宁舒放下咖啡看着夏晓曼,“我们是马上要结婚的人。”

    “现在的我配不上你,文朗哥我对不起你。”夏晓曼心灰意冷。

    宁舒看到夏晓曼领口的地方带着斑驳的痕迹,吻痕有些青紫,就可以看得出楚萧然有多用劲。

    好在没有夸张得让夏晓曼下不了床。

    在徐文朗为两人前途没日没夜地拼搏,为了夏晓曼嫁给自己之后能过安逸的生活,过着幸福徐太太的生活,为了他和夏晓曼的未来努力,夏晓曼已经在躺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了。

    甚至出了这样的事情,夏晓曼都没有同徐文朗商量,就怀着承担一切的悲壮心情以身饲狼,还觉得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大家。

    简直醉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晓蔓,我还有一个案子要忙,分手的事情你是认真的?”宁舒抬起手腕看了看。

    夏晓曼深深吸了口气,“文朗哥,不要再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不想说,这样的我,我自己都厌恶自己,文朗哥,你会遇到一个好女孩。”

    宁舒点头,“如果这是你的心愿,我答应你。”

    夏晓曼泪流满面,泪眼朦胧地看着宁舒:“文朗哥,我希望你幸福。”

    宁舒嗯了一声。

    说起来也讽刺,夏晓曼每次受到了伤害,都会找徐文朗哭泣,把徐文朗急得一颗心都在油锅里煎熬,拼了命也要将夏晓曼从楚萧然的手中救出来。

    但是夏晓曼就会拦住徐文朗,说楚萧然的势力太大,斗不过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原因妥协,还是因为夏晓曼心里舍不得离开楚萧然。

    夏晓曼就是斯德哥尔摩症,对伤害自己的人产生了情感,不想面对问题,逃避、遗忘、痛苦的伤害过自己的事物,最后还能幸福在一起。

    就是一个抖m。

    爱情是两情缱绻,美好而朦胧的东西,如果这样是爱情,宁舒只能说,这种扭曲爱情看着一看都不美好,一点都不令人向往。

    徐文朗尊重夏晓曼,最亲密的举动仅仅是亲吻,这么多年都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守护了这么多年的人,一遭就被狼给叼走了,杀身之仇,夺爱之恨,徐文朗心中对楚萧然的恨意浓厚,还有对夏晓曼的恼怒和厌恶。

    恼怒夏晓曼不自爱,再多的借口都掩盖不了夏晓曼骨子里的愚蠢和轻浮,明明事情有很多解决的办法,她选择了最愚蠢的方法,更让徐文朗厌恶的是,夏晓曼爱上了楚萧然。

    楚萧然这样对她,作践她,她喜欢上了楚萧然,最后还说什么我一直把你当哥哥,跟徐文朗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很平静,没有和楚萧然在一起的感觉,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

    去你.妈的心跳,还被虐上瘾了。

    徐文朗的心愿就是报复楚萧然,至于夏晓曼,徐文朗的心中没有什么感觉,没有想过要挽回什么,也不想看到她幸福。

    所以现在夏晓曼提出分手,宁舒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她可不想跟一个男人抢女人。

    最重要的是不想做垃圾桶,一个随叫随到听夏晓曼哭哭啼啼的垃圾桶,对着夏晓曼苦大仇深,一副有苦说不出,有什么误会,我就是死都不能说的死样,看到就糟心。

    夏晓曼就是找徐文朗哭一通,哭完还是回到楚萧然的身边,然后忍着心中的屈辱做一个情.妇该做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