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第501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3

    宁舒稚无奈地接受自己成为男人的事实,这都是第几次了,算起来已经是第三次了,宁舒觉得2333是个残次品,定位才会出现错误。

    活着已经不容易,再加上这么一个系统,简直是雪上加霜。

    不过宁舒的心中还是接受系统的,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2333冒着被格式化的危险帮自己,宁舒心里还是很感激的,但是还是掩盖不了2333是个废渣。

    宁舒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自己身处一个小办公室,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的大办公室里有员工来来往往。

    宁舒感觉身体很疲惫,嗓子发干,有种浑身轻飘飘的感觉,而且人很困,估计这具身体一晚没睡。

    宁舒从饮水机先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杯水缓解了嗓子的干痒,揉了揉额头,太阳筋突突地炸着疼。

    感觉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宁舒只勉强开始接收剧情。

    原主叫徐文朗,是一名律师,不久之后将有一个案子,为这个案子已经忙碌了好几天,为此熬了两个通宵。

    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徐文朗,而是徐文朗的青梅竹马夏晓曼。

    夏晓曼比徐文朗小几岁,而夏晓曼就是徐文朗奋斗的目标。

    不出意外夏晓曼和徐文朗能够相扶一生,本就知根知底的,两人的感情也可以。

    世间一切事情就怕一个万一,就怕一个但是,徐文朗和夏晓曼的命运出现了转折点。

    这个人就是楚萧然,这个人是一家上市大公司的总裁,楚萧然在某天见到了夏晓曼,再次见到夏晓曼的时候,手中给却是夏晓曼的裸.照,各种各样的裸.照,有换衣服的,有洗澡的时候。

    在夏晓曼不知道的时候,她被人拍了,甚至有些照片还是在夏晓曼的家里。

    夏晓曼看到这些照片,震惊无比,看着俊朗的楚萧然,这人简直就是畜生啊。

    楚萧然威胁夏晓曼,让夏晓曼做自己的女人,还是情.妇。

    夏晓曼本来是要和徐文朗结婚的,但是现在冒出一个这么一个人,提出这要那个匪夷所思的要求,夏晓曼当然不同意。

    楚萧然就威胁夏晓曼,如果不同意,就将这些照片曝光。

    然后,然后特么的夏晓曼就同意,楚萧然就开始了金屋藏娇。

    夏晓曼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别墅里,等着楚萧然来别墅,等着楚萧然来,然后就做点不可描述的事情。

    巧取豪夺说的就是楚萧然。

    而徐文朗得知这件事,坚决要将夏晓曼救出来,但是夏晓曼只能忍辱负重,再加上楚萧然威胁夏晓曼,徐文朗只是一个小律师,弄死徐文朗太容易,非常容易就能把徐文朗弄得走投无路。

    夏晓曼一个人独自忍受着,忍受着让人不堪的身份,忍受着楚萧然对自己的轻视,还要忍受着自己内心挣扎的情感。

    而徐文朗最后也因为夏晓曼死了。

    宁舒:……

    看完这个故事,宁舒深深醉了,醉得不行了。

    都这样了,这样,夏晓曼还能爱上,最后幸福得跟楚萧然在一起了。

    被人拍了裸.照,没有想过报警,就让楚萧然得逞了,然后一直一直地被楚萧然侵犯。

    当警察是摆设啊。

    最让宁舒无语的是,夏晓曼爱上了楚萧然。

    男人的爱情通过胃,女人的爱情通过****夏晓曼爱上了在这个床第之间缠绵的男人,爱上了这个胁迫自己,几乎是强.奸自己的男人,对自己不好的男人。

    徐文朗因为夏晓曼死了,家里的双亲没有人照顾,徐家和夏家彻底翻脸了,徐家也搬家了。

    而夏晓曼和楚萧然结婚了,徐文朗的死只是他们的感情催化剂。

    徐文朗只是一个炮灰男配。

    徐文朗这么多年的照顾和爱护,比不上一个处处对她不好的楚萧然。

    别提什么爱情,夏晓曼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楚萧然这个男人一开始出现在夏晓曼的面前就是卑劣的形象,对夏晓曼也不好,但是偶尔会对夏晓曼露出一些温情。

    一个人一直对你好,突然有一天对你十分恶劣,你就会受不了,会怨怼和生气,一个人对自己不好,威胁自己,强迫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有一天这个人对自己好一点,立马就会对这个人产生改观。

    哦呵呵,虐恋情深得呢,夏晓曼真是各种委屈,各种隐忍,为了自己的名声,不能因为自己让爸妈丢脸,还有自己青梅竹马的前途巴拉巴拉的。

    对此,宁舒只能用个贱字来形容。

    夏晓曼完全可以采取其他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再说了徐文朗还是一个律师。

    她这种行为只会楚萧然一直有机会伤害自己。

    打个110能死啊,哦,好像大总裁只手遮天,无所不能。

    这是剧情需要啊,非要让楚萧然和夏晓曼用这种事情扯上关系。

    楚萧然也是神经病,非要用这种方法,就算是要撬墙脚,也不用这种方式。

    总裁巧取豪夺就显得高大上了?

    楚萧然的身份为他加分很多,而夏晓曼只要享受这个男人带来好处就行了。

    而徐文朗的家庭只能算是富裕,如果要有远大前程,还得自己努力拼搏,跟从小含着金汤勺的楚萧然是没法比的。

    身上的光环没法比。

    徐文朗死过一次,家里有双亲照顾,现在想的就是夏晓曼该怎么样就怎样,她要跟楚萧然怎么样,是她的事情。

    宁舒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感觉身体非常疲惫,还是休息休息。

    拿了外套,宁舒打了车回家休息,徐家是在小区房,和夏晓曼的是对门邻居,两家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还打算做亲家呢。

    回到家里,徐妈正在给阳台的盆栽浇花,见到宁舒疲惫的样子,“先去洗个澡睡睡吧。”

    宁舒先睡了一觉,什么都不管先是睡了一觉。

    宁舒睡得正熟,被手机闹铃给吵醒了,宁舒睁开眼睛,尼玛,头巨疼。

    一看来到显示,是夏晓曼,接通了手机,夏晓曼还没有说话,就先哭了起来,里面都是女人嘤嘤地哭泣声,隐忍又婉转,让宁舒没睡醒的头都要炸了。

    哎呦,我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