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第496章 我的主子不可能这么病娇25

    轩宏宇戴上了斗篷,身上都这得严严实实的,连被帽子垂下来的黑纱遮住了。

    “我们去什么地方?”轩宏宇透过黑纱,看了一眼宁舒。

    “属下之前打算去王爷的封地周围的城镇,现在王爷出了这样的事情,属下决定带着主子去治病。”宁舒认真地说道。

    轩宏宇沉默着没有说话,黑纱遮住了他脸上,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车里的轩灭萧醒了,宁舒抱着轩灭萧下来,给他喂了一点东西,轩宏宇坐到了火堆的另一边,离宁舒和轩灭萧远一点。

    “主子,没事的,属下待会给孩子的身上抹点艾叶汁就不会那么容易感染的。”宁舒说道。

    轩宏宇只是嗯了一声。

    “不要去找什么大夫了,我们回京城。”轩宏宇说道。

    宁舒:噗……

    这人简直了。

    “为什么,主子你这样回去,只会让看主子笑话的人高兴,主子现在要做的是把梅,呸,把麻风病治好,主子一定会东山再起的。”宁舒可不想让轩宏宇回去。

    轩宏宇没有说话,宁舒就当他同意了。

    宁舒给轩灭萧的身上都抹上了艾叶汁,对站在那里跟木桩一样的轩宏宇说道:“主子,我们走吧。”

    轩宏宇没有进马车,而是坐在宁舒的旁边,马车里面就只有轩灭萧一个孩子。

    显然轩宏宇怕靠近轩宏宇,把麻风病传染给了孩子。

    宁舒驾了一声,挥动着鞭子,眼角瞅着轩宏宇,黑纱遮住了他的脸,让宁舒看不到他的表情。

    总觉得黑纱下是一张生无可恋脸,宁舒真的好想看。

    “主子……”

    “甭说话。”轩宏宇不想说话。

    宁舒撇了撇嘴。

    宁舒不紧不慢地赶路,经过一夜的功夫,现在离开京城已经有些距离了。

    宁舒一边驾着马,一边对撩开车帘看看车里的孩子,晃晃悠悠的,轩灭萧又睡着了。

    “咻……”突然一支尖锐的木棍从路边朝车轮飞射而来,宁舒勒住了缰绳,一甩鞭子,将木棍缠住了,往旁边一甩。

    “把值钱东西都交出来。”路边冒出了不少的人,一个个手中都拿着大刀,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匪气和凶悍。

    这是遇到强盗了。

    “哟,还有个小娘皮,虽然丑了点,到底是个女人。”一个土匪看着宁舒,又看了一眼浑身遮得严严实实的轩宏宇,对首领说道:“老大,这个人遮得这么严,不是美人就是丑八怪。”

    “把人抓起来。”土匪偷偷看着轩宏宇的眼神带着色.光,“让老子先尝尝鲜。”

    轩宏宇气质高华,就算是浑身都被遮住了,但是也能让看看到的人觉得不可侵犯。

    宁舒:……

    我去,这是把轩宏宇当成女人了,女人能有这么大的骨架,荤素不记?

    估计是外面危险的气氛,让马车里的轩灭萧不安急躁起来,哇哇不停地哭。

    “还有孩子。”偷匪头子舔了舔嘴唇,看着有些骇人。

    宁舒还没有开始行动,轩宏宇伸出手拿过了宁舒手中马鞭,下了马车,走到土匪头子面前,对着土匪头子就一顿猛抽。

    其他土匪一看,要上去支援自己的老大,轩宏宇不慌不忙的,对着冲过来的土匪,用鞭子缠住了,直接甩了出去,被甩出去的土匪撞在树干上,顿时起不来了,嘴里哇哇地吐血。

    土匪一看这个美人这么猛,一时间不敢冲上去了,只能眼睁睁地自己的头头被人猛抽。

    土匪头子就是想跑都不行,每次一跑就被鞭子给卷回来。

    轩宏宇不急不慢地甩着鞭子,但是每一次打在身上都让土匪头子痛得嘶声力竭地叫唤。

    宁舒觉得轩宏宇的心中有气,发泄在了这个倒霉蛋身上。

    鞭子呼啸出让人发寒的声音,其他土匪不敢靠近轩宏宇,就朝宁舒这边涌来,想要控制宁舒,宁舒抽出了剑直接杀了冲上来的人。

    这些人靠抢劫为生,不光要财,还要夺命。

    宁舒下手利落,让其他土匪不敢冲上来了。

    轩宏宇是活活将土匪头子抽死的,有些地方皮肤都被抽烂了,露出了森白的骨头。

    抽死了土匪头子,轩宏宇看着这些土匪,哪怕是隔着黑纱,但是土匪被轩宏宇的眼神扫到了,都忍不住浑身发寒,然后一窝蜂跑了。

    轩宏宇朝土匪追去了,显然是要赶尽杀绝,宁舒喊了一声主子,轩宏宇并没有理睬她追出去了。

    宁舒只能等他回来,然后安慰嚎啕大哭的轩灭萧,给了轩宏宇一些肉干,让他咬着磨牙。

    好一阵子,宁舒靠在马车上都要睡着了,一晚上没有睡觉,但是过了好一阵子,轩宏宇都没有回来,宁舒就感觉不太对劲了。

    宁舒心里猛地一惊,立马调转了马头往回跑,轩宏宇绝逼趁机溜了。

    跑了一阵子,宁舒终于看到了一身斗篷的轩宏宇,轩宏宇回头看了宁舒,加快了脚步,但是他的两条腿比不上马的四条腿。

    “主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宁舒淡淡朝轩宏宇问道。

    轩宏宇说道:“本殿下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回京城,京城里的大夫医术总比犄角旮旯乡下地方的赤脚大夫好吧。”

    “呵呵……”宁舒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声,说道:“主子,你想在浑身是包,还是会传染的梅……麻风病,连城门都进不去,主子怎么看大夫?”

    非要往京城里跑,宁舒真的醉了。

    “主子,不要放弃治疗,别拖了,病情拖久了治疗起来麻烦,主子,不要任性。”宁舒看着轩宏宇。

    宁舒拍了拍马车,“主子,快上来。”

    轩宏宇站着不动,没有理睬宁舒。

    宁舒又说道:“主子,你痒不?”

    轩宏宇的身体动了动,似乎身上刺挠起来,最后还是坐在了宁舒的旁边,浑身带着冰冷的气息,不说话。

    宁舒瞅了他一眼,调转了马头。

    一晚没睡的宁舒有些困,刚才已经被轩宏宇给吓醒了,她以后得寸步不离跟着轩宏宇。

    “主子,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急着回京城?”宁舒问道。

    轩宏宇冷哼了一声说道:“本殿下得回去看看上官晴柔怎么样了?”

    人家怎么样关你毛事。

    估计上官晴柔见到轩宏宇会跟他同归于尽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