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第494章 我的主子不可能这么病娇23

    轩宏宇之前把上官晴柔掳走了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对她做,还带着上官晴柔游山玩水的,貌似上官晴柔还玩得蛮开心的。

    上官晴柔一定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轩宏宇说要毁了上官晴柔,现在的上官晴柔已经毁了。

    他骨子里对上官晴柔的执念还在,用这种方式毁了上官晴柔。

    这恐怖的偏执占有欲。

    现在的轩萧天估计已经被轩宏宇给气疯了,用这样的方式搞得大家都不安生。

    尤其是现在的轩宏宇一无所有,光脚不怕穿鞋的。

    宁舒买了菜就回去了,回到深山里,看到轩宏宇捧着书对轩灭萧念叨深奥难以理解的东西。

    再想到京城里的流言,宁舒有些牙疼地吸了吸气。

    宁舒觉得他们应该搬家了,再这样待下去,肯定会被人抓住的,尤其是轩宏宇这么拔老虎胡子。

    看到宁舒来了,轩灭萧居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冲宁舒走过里,宁舒放下手中的东西,接住要摔倒的孩子。

    轩宏宇扫了宁舒一眼,合上了书,进了石室,宁舒跟在轩宏宇的身后,对他说道:“主子,要不我们换一个地方吧。”

    宁舒觉得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再多呆,她每次入城买东西,都不会在同一家买,就是怕露出什么端倪。

    但是现在的京城已经不安全了,那么多的守卫还有通缉令,逃犯不论死活都有重赏,诏示了轩萧天的怒气。

    天大地大换一个地方。

    她现在还在这个世界,说明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宁舒现在就想让轩宏宇和轩萧天隔远一点,靠的太近了会出事的。

    轩宏宇挑了挑眉头,“就算是要走,也不是现在。”

    宁舒:……

    难道你还想要看轩萧天焦头烂额的样子,幸灾乐祸一不注意就乐极生悲了。

    你丫真的要被轩萧天抓住了,你丫会死得非常难看。

    拔了老虎胡子,不赶紧跑,还要欣赏老虎一下老虎痛苦的样子。

    这种作死行为,宁舒真是大开眼界。

    “主子……”

    “甭说话。”轩宏宇打断宁舒,“本殿下饿了。’

    宁舒真的好想两个大耳刮子扇在他的脸上,人要作死,拦都拦不住。

    宁舒生气一颗菜一阵乱剁,然后又把肉切了,混成一锅熬稀饭。

    她只会做这个,炒菜难度太大了。

    饭菜上桌子的时候,轩宏宇一看到碗里的东西,无奈地摇了摇头,宁舒一遍边给轩灭萧喂饭,一遍朝轩宏宇说道:“主子,属下还是觉得应该换地方,这里太危险。”

    一个国家的力量不可小觑,宁舒不觉得她们呆在这里就安全,“而且,主子你被通缉了。”

    “就是因为被通缉了,才要呆在这里,离开这里和人频繁接触,总会被认出来的。”轩宏宇淡淡地说道。

    宁舒无语,不就是不想走吗?

    这么执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感觉轩宏宇对轩萧天才是真爱,这么锲而不舍,拼命给轩萧天找麻烦。

    你这个调皮的小妖精。

    轩宏宇看了一眼宁舒,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想走就走吧,本殿下不会勉强你留下来的。”

    宁舒倒是想一走了之,但是一想到任务就没有办法支起腰杆,硬气地说一声老娘不跟你玩了。

    虽然她只会做各种杂七杂八和米混在一起熬出来的东西,但是宁舒敢确定,她一走,轩宏宇就等着吃土吧。

    还有轩宏宇照顾得了自己的儿子么?

    说认儿子就认儿子,他能照顾好这个孩子?

    宁舒扯了扯嘴角,万分不愿意地说道:“主子说笑了,属下是主子的暗卫,怎么可能离开主子呢。”

    轩宏宇嗯了一声,嘱咐宁舒:“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要入城去买东西了。”

    “是。”宁舒抽了抽嘴角,她当然不会赶在这种风声紧的时候去,她反而担心轩宏宇又搞出什么事情来。

    “主子也不要去。”宁舒对轩宏宇说道。

    轩宏宇嗯了一声,放下筷子,“天天吃这个东西真的够了,下次用油炒点菜吧。”

    “主子,粥里有肉,有蔬菜,很健康。”宁舒说道,“孩子也爱吃。”

    有得吃就行了,这么多的意见做什么,想吃就自己做。

    最近一段时间,轩宏宇都乖乖呆着,要么就是对轩灭萧念一些晦涩难懂的书听,甚至有时候闲适到去河边钓鱼,悠哉悠哉的样子。

    但是宁舒的心里就是悬悬的,看到轩宏宇作死,心惊胆颤的,就是他现在不作死,宁舒的心里依旧是悬悬的。

    遇到这样的主子简直就是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

    不过让宁舒比较高兴的是,就是轩灭萧这个孩子现在能扶着石壁,自己一步一步慢慢走路了,有时候嘴里还能冒出一个两个单音,显然他自己也在学着宁舒和轩宏宇说话。

    突然有种为人母的骄傲,虽然轩宏宇人认这个孩子做自己的儿子,但是很少照顾她,都是宁舒一把屎一把尿照顾这个孩子。

    有时候能缝一个简单的衣服,难为她一个拿剑的人拿着绣花针缝补。

    整天做的事情就是浆洗缝补,做饭操持家务。

    果然每一个世界都是一种崭新的生活。

    但是这样每天重复的生活,对人来说很累,很费精神,女子呆在家里,操持家里的一切,跟男人的幸苦比起来,只多不少。

    宁舒很希望十一回来的时候,能找到自己的快乐,而不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放在轩宏宇的身上,等着轩宏宇给他指派任务,无怨无悔地站在轩宏宇的身后。

    别人把她当成工具了,但是不能自己把自己当成工具,是人就有痛苦和欢愉,十一有权利寻找自己的欢愉,让自己快乐起来。

    轩宏宇对十一态度就是工具,会对一个工具有什么情绪,哪怕现在的轩宏宇落魄了,但是在她的面前依旧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思维已经固定了,农民会对手中的锄头客客气气的吗?

    所以宁舒希望十一能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将轩宏宇当成自己的精神支柱。

    说真的,轩宏宇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做什么事情根本不会考虑到像十一这样的人,而十一这样的人却要为了轩宏宇拼命。

    之前那么多的暗卫为了救轩宏宇死了,但是轩宏宇什么都没有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