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第490章 我的主子不可能那么病娇19

    找个跟轩宏宇体形差不多的死尸她容易吗?现在轩宏宇还嫌东嫌西的。

    “那主子,属下该怎么做?”宁舒木然着一张脸问道。

    轩宏宇看了宁舒一眼,“把尸体装好,本殿下为什么要死遁?”

    宁舒只能捡起麻袋,又把死尸装进了麻袋了,看着一脸灰青的尸体,宁舒心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轩宏宇走到烛台边上,拿起蜡烛点燃了帷幔。

    宁舒一看,赶紧把尸体扔进地道里,然后跳进地道里,轩宏宇也跳了下来,顺手将地板盖上了。

    地道里一片黑暗,宁舒掏出了火折子,拉着麻袋弯着腰走在前面,朝轩宏宇说道:“主子跟着我。”

    轩宏宇嗯了一声。

    一路无言,宁舒拖着一个汉子的尸体累得要死。

    她本来的意思是想找一个尸体替代轩宏宇,就会让人以为轩宏宇被烧死了,就算是之后他们查出尸体不是轩宏宇,但是他们已经跑得远远的了。

    但是轩宏宇骄傲地不想用这种方式,更愿意让自己的生死成谜。

    宁舒撇撇嘴,你丫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就算是生死成谜又如何,死不死都一样。

    出了地道,宁舒长长吐了一口气,飞上了屋檐,看到皇宫的方向火光冲天,火势非常大,照亮了半边天。

    皇宫发生了火宅,整个京城都骚动了起来。

    宁舒将麻袋扛在将肩膀上,准备出去一趟。

    “你去哪里?”轩宏宇站在破败的房间,周围都是灰尘和蜘蛛网,但是他还是那么风华绝代,光彩照亮整个房间。

    宁舒说道:“属下把这具尸体放回义庄。”这是是她从义庄偷的。

    轩宏宇面无表情,宁舒扛着麻袋翻过墙就走了,回来的时候见轩宏宇坐在凳子上,撑着下巴看着桌子上跳动的油灯。

    见到宁舒回来了,轩宏宇冷漠地说道:“我们什么时候走,明天的守卫一定很森严。”

    “主子,现在的城门已经关了,只能明天一早走。”宁舒说道。

    轩宏宇没有说话,见宁舒呆立在哪里不动,说道:“本殿下要就寝了。”

    这是要她退下?宁舒转身就出去了。

    “十一,本殿下该睡在什么地方?”轩宏宇有些气结,宁舒一进来看到确实没有休息的地方,到处都脏兮兮的,说道:“主子,马上就要天亮了,忍忍别睡了。”

    轩宏宇冷漠着一张脸不说话。

    “主子,我们出城的时候肯定要乔装一下,你这样风姿绰约的人物一定被认出来的。”

    轩宏宇依旧没有说话。

    宁舒对着轩宏宇的脸一阵倒腾,本来斜飞入鬓的眉毛现在变成了八字眉,脸上涂了药粉,脸色变得蜡黄蜡黄的,还有就是轩宏宇一身锦衣华服太惹眼了。

    宁舒找了一套粗布衣服让轩宏宇换上,轩宏宇看了一眼粗布衣服,又瞅了宁舒一眼,

    宁舒一脸严肃认真都说道:“主子,这都是为了出城,请你忍忍。”

    轩宏宇换上了粗布灰扑扑的衣服,虽然是易容得不是很高明,但是和之前的轩宏宇还是有些区别的。

    宁舒也把自己捣鼓了一阵,一个丑女出炉了,轩宏宇扫了宁舒一眼,顿时移开了目光。

    除了必要的谈话,轩宏宇并不和宁舒说话。

    皇宫走水了,而且还是三皇子居住的地方走水了,花费了好长的时间终于把火给弄灭了,却发现三皇子并没有在里面,火就算是再大也不会把活生生的人给烧没了。

    轩萧天冷哼了一声,他旁边的上官晴柔撅了撅嘴,一脸委屈和伤心,“轩萧天,你就是不肯相信我和轩宏宇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到底要跟我甩脸子到什么时候。“

    轩萧天揉了揉额头,没有说话,转身走了,派人搜查整轩宏宇的下落。

    轩萧天觉得轩宏宇整天就跟跳蚤一样蹦达,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他,他就闹出事情来,真是不厌其烦。

    轩萧天现在就恨不得逮住了轩宏宇,敲碎他身上所有的骨头。

    轩萧天派人搜查的时候,宁舒和轩萧天已经出了京城,此刻正坐在一匹马上。

    “主子,你的头能往下低一点么,属下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了。”宁舒对坐在前面的轩宏宇说道。

    轩宏宇微微低了低身体,“为什么本殿下要坐在前面,为什么只有一匹马?”

    宁舒一手勒着缰绳,一手拿着马鞭,说道:“属下坐在后面,如果有追兵,属下能替主子挡住攻击,只有一匹马是因为属下只买得起一匹马。”

    宁舒身上是真没有钱了,挖地道的钱还是宁舒东凑西凑,甚至偷偷摸摸从轩宏宇的府邸里搞了点东西去变卖。

    坐在宁舒怀里的轩宏宇:……

    宁舒打算回基地去,想回去看看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对于那个孩子,宁舒的心里有点愧疚。

    到了森林外面,就没有办法骑马了,只能步行。

    轩宏宇瞅着宁舒:“这是要去训练场?”

    宁舒嗯了一声。

    轩宏宇虽是尊贵皇子之身,但是也是武功高强的人,在林间走动的时候显得很轻松。

    “他们都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轩宏宇突然朝宁舒问道。

    宁舒抱着剑说道:“他们说属下背叛了主子,没有让属下参与那场刺杀。”

    轩宏宇没有说话。

    宁舒的心里很好奇轩宏宇和上官晴柔发生了什么,他俩毕竟消失了辣么久。

    “主子,你和上官小姐之间?”宁舒出声问答。

    轩宏宇看了一眼宁舒,发了森冷呵呵的声音,一张蜡黄蜡黄的脸配上这样的笑容,别提多阴险诡谲了。

    “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没有碰她。”轩宏宇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志得意满还有幸灾乐祸。

    宁舒:……

    什么都没有发生你高兴什么。

    神经病。

    “本殿下告诉轩萧天,上官晴柔的背后有一颗痣。”轩宏宇咧着嘴冷笑着说道。

    宁舒:噗……

    宁舒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轩宏宇,这是多缺德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啊。

    他故意告诉轩萧天,他和上官晴柔已经不清白了,他和上官晴柔已经那啥了。

    但是上官晴柔委屈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为毛轩萧天就是不相信她。

    到底有没有发生,谁说得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