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第484章 我的主子不可能那么病娇13

    轩萧天现在的心情复杂得难以形容,忐忑,焦躁,愤怒,还有对上官晴柔的担心,也有恼怒。

    轩萧天看轩宏宇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就觉得心头难受。

    总觉得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晴柔被侍女扶出来,她的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脸上也没有血迹了,只是一张脸毫无血色,神情恍惚,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这样上官晴柔让轩萧天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更加难看了,一定是轩宏宇对她做了什么?

    上官晴柔看到轩萧天,眼泪一下就下来了,跑到了轩萧天的身边,声音发抖地朝轩萧天说道:“轩萧天,你带我走,我要回家。”

    上官晴柔看都不敢看轩宏宇。

    轩宏宇的脸色一下变得漠然,对着上官晴柔说道:“过来。”

    “我不要,你这死变态我才不要过去。”上官晴柔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对轩宏宇厌恶至极。

    轩宏宇冷着一张脸看着上官晴柔,上官晴柔被他这样缠绵诡谲的眼神看得脊背发凉,拉着轩萧天的袖子,“轩萧天,我要回家。”

    “好。”轩萧天只能忍着焦灼的心,带着上官晴柔走。

    “我说过了,我送她回去。”轩宏宇冷冷地说道,看着上官晴柔的眼神带着伤心和失望。

    轩宏宇之前还是高兴的,以为他跟上官晴柔有了一个新的开始,但是为什么上官晴柔还是这样的?

    “三哥,她说了让我送,就让我送,还有你也不要派暗卫到晴柔的身边,她不喜欢。”轩萧天将上官晴柔拨到自己的身后,和轩宏宇对峙着。

    轩宏宇抿着嘴唇,神色发冷,“上官晴柔是我的人。”

    轩萧天身体踉跄了两下,身后上官晴柔顿时说道:“我才不是你的人,你胡说八道。”

    轩萧天冷冷都说道:“三哥,如果你心里有那么一点关心晴柔,现在就让我带着她走,马上就天亮,难道你想让她背上彻夜未归失贞的名声吗?”

    轩宏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轩萧天就拉着上官晴柔走,轩宏宇就这么呆立着看着上官晴柔的背影,一张脸看不出什么表情。

    蹲在树上的宁舒撇了撇嘴,虽然轩宏宇是她的主子,但是宁舒还是要在心里说一句,你丫活该。

    轩宏宇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作死小能手,这么能作死的男配宁舒还是头一次见,男配的头上不应该顶着暖男备胎的标志么?

    但是这丫的偏执占有欲已经放弃治疗了。

    “十一。”在原地站着许久不动的轩宏宇喊了一声宁舒,宁舒立刻跳下了树,走到轩宏宇的面前,喊道:“主子。”

    轩宏宇一张脸苍白,朝宁舒问道:“十一,她为什么这样?”

    宁舒:……

    宁舒木然着一张脸,严肃认真地说道:“属下不知。”

    轩宏宇扫了宁舒一眼,转身进屋了,见宁舒还站在外面,淡漠地说道:“滚进来。”

    看吧,朝她发火。

    宁舒面无表情地滚进屋里,半跪在地上问道:“主子,有什么吩咐。”

    宁舒的心里很忐忑,可别再让她去保护上官晴柔了,轩萧天看见她一次就要杀她一次,别把她往刀口送啊主子。

    轩宏宇朝宁舒问道:“你也是女人,你知道上官晴柔为什么这样对本殿下,我心悦她,她为何如此恐惧本殿下。”

    宁舒心里哦呵呵笑了两声,要是我,我也怕,这次喂血,下次说不定就要喂.屎了,连心爱之人的屎都不敢吃,你还谈什么爱我。

    宁舒一本正经地说道:“这种事属下不知。”

    “你喜欢什么?”轩宏宇突然朝宁舒问道。

    喜欢什么?宁舒愣了一下,最爱积分。

    “属下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宁舒说道。

    轩宏宇看了一眼宁舒,才想起面前这个女子不是正常人,严格算起来都不是女子,挥了挥手,“你出去。”

    宁舒:……

    把人叫进来,说两句又让人滚。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无怨无悔。

    宁舒转身就要出去,轩宏宇突然出声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宁舒问道:“主子还有什么事需要属下去办?”

    千万别让她去保护上官晴柔。

    “尚书府那边你接着盯着。”轩宏宇淡淡地说道。

    尼玛,宁舒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了,特么还是要去啊,她不想去。

    宁舒心里不舒服,但是面上却一脸严肃地问道:“属下觉得尚书府是进不去了,五殿下一定会派人守住尚书府的。”

    “在尚书府周围注意就可以了,五皇子和上官晴柔有什么事告诉本殿下。”轩宏宇倒没有执意让宁舒去送死。

    宁舒一脸认真荣幸的表情接受这个任务。

    不过这个任务还算是比较简单,就是把上官晴柔出行记录下来。不用天天呆在上官晴柔香闺外面的树上喂蚊子。

    估计是被轩宏宇给吓住了,上官晴柔好长都没有出府,期间轩萧天倒是时常到尚书府去,出来的时候,还是礼部尚书亲自相送。

    宁舒拉住了尚书府出府办事的小厮,给了一点银两问小厮:“尚书府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发生。”

    小厮颠了颠手中手中的银两,脸上带着自豪得意的笑容,说道:“五皇子殿下打算向我家小姐求亲,不日就要让皇帝陛下赐婚了。”

    宁舒立马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轩宏宇,轩宏宇一听,当场就把金丝楠木的书桌掀翻了,一脸懵逼的表情。

    宁舒突然不知该怎么说轩宏宇了,难道轩宏宇认为互相喂了血,就是一体了,进行了神圣的喂血仪式,人家就是你的了?

    看轩宏宇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宁舒问道:“主子,你没事吧。”没事就吃溜溜梅。

    轩宏宇脸色难看,一双眼睛赤红赤红,将墙上挂着的上官晴柔画像取下来,然后撕得粉碎,还觉得不够,又把之前画的也拿出来,稀里哗啦撕了一地的碎纸。

    宁舒只是默默地看着,撕纸有毛用啊。

    发泄了一番,轩宏宇脸色冰冷,似乎镇定下来了,但是脸皮偶尔痉挛了一下,就知道他的内心还是狂风暴雨。

    “你回去接着盯着尚书府。”轩宏宇背对着宁舒说道。

    宁舒说了一声是转身就走,没打算安慰轩宏宇一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