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第473章 我的主子不可能这么病娇2

    死士是不需要说话的,只需要挥动刀剑就可以了,可以为主子做任何事,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主子说跳下去,毫不犹豫就要跳下去。

    宁舒在心里细细思索这个任务,如果他穿成皇帝了,直接让位给三皇子,成为皇帝的三皇子要把上官晴柔招进宫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也是三皇子喜欢作死,说白了,欲.望不满足就痛苦,满足就无聊。

    宁舒分析着十一的心愿,说不让自己的主子死,那么就是要改变三皇子被鸠杀的命运,至于三皇子能不能当皇帝,关她鸟事。

    但是不当皇帝的三皇子最终会被弄死,尤其是千方百计弄死女主的作死劲,绝对让这丫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算起来,三皇子应该是一个渣前任的设定。

    不是不爱,而是爱惨了。

    摊上这么一个主子心好累。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宁舒坐在铁笼里开始修炼绝世武功,既然是死士,当然是武功越高越好,这样自己活着的机会又大一分,这是一个随时都准备去死的职业。

    宁舒可不想在任务的时候死了,任务失败了她就要被抹杀。

    好在这个世界的灵气还算多,修炼起绝世武功还算是得心应手。

    听到一声厚重的石门开启的声音,宁舒停止了修炼,站了起来。

    之前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走进来了,宁舒知道这是这个训练基地的首领,代号一,执行过很多任务。

    “现在去做下一个任务。”一对宁舒很冷淡,宁舒点点头,跟着一出了石门,看到一推开了另一个石门。

    “进去,这是你第二个任务,里面的猎物通通都要杀了。”一推了一把宁舒,把她推了进去,然后关上了石门。

    宁舒一进里面就闻到了一股恶心的腥味,还有蛇信子嘶嘶的声音。

    举目望去,好多的蛇啊,这些蛇缠绕在一起,在石室里不断都爬行。

    宁舒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

    尼玛,最恶心这种东西,而且这些蛇颜色不一,还都是毒蛇。

    其实一是想杀了她吧,这么多的蛇她怎么杀得完。

    宁舒将爬向她的蛇砍成了两半,不断有蛇朝宁舒这边游过来,宁舒一运气脚踩在墙壁上,飞行了几步,然后找了没有蛇的空地。

    现在不光要把这些蛇给杀了,还要防止被这些毒蛇给咬了。

    宁舒有些后悔没有兑换雄黄粉,以后一定要兑换雄黄粉。

    宁舒斩杀着这些蛇,身体被砍成两半的蛇,断肢不停得扭动,最后还是死了。

    石室里的味道越发难闻了,蛇身上的腥味加上鲜血黏腻腥臭的味道,让人窒息。

    宁舒看着这些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杀完。

    一在门口等着宁舒完成任务,过了好长时间,才推开了石门,宁舒正把最后一条蛇杀了。

    一看了一眼石室里满地的蛇尸,脸上面无表情,也没有夸奖一句宁舒,说道:“第二关你过了,还有剩下的一关。”

    宁舒很累,连胳膊都抬不起了,对一说道:“我能不能先休息一下,很累。”

    一瞅了宁舒一眼,“最后一关非常简单,不需要休息。”

    很简单?

    宁舒跟着一走进石屋子,这个石屋里面很干净,摆着一张石床,石床上面放着一个襁褓。

    宁舒走进一看,襁褓里面是一个小婴儿,此刻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到处看,嘴里吐着泡泡。

    看到宁舒的时候,嘴里发出咿呀的声音,张开嘴的时候,没有牙齿,只有粉.嫩的牙龈。

    宁舒看着这襁褓,上面有不少补丁,一看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宁舒的心里有种不太妙的感觉,看向一。

    一脸色冷漠,对宁舒说道:“这是你最后一个考验,杀了这个孩子。”

    宁舒的心重重揪了一下,“为什么,这孩子跟我们没有瓜葛。”

    一看着宁舒的眼神陡然就变得凌厉了,“这话是该你说的?我们是主子手中的剑,只要主子下了命令,无论目标是谁都要杀了,哪怕是个婴儿。”

    “杀了他。”一指着是床上的孩子,“这是你最后一个任务,如果你这个任务没有完成,你就是不合格的,不能被主子指派任务。”

    也许是婴儿感觉到了危险,或者是一的声音吓到了他,扯着嗓子开始哭了起来,石室里都是孩子的哭声。

    宁舒握着剑柄的手心发汗,心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挣扎和茫然。

    如果不杀了这个孩子,她就不能出这个基地,她的任务该怎么办,她会被抹杀的。

    可是这个孩子跟她无冤无仇,他甚至什么都不知道,懵懂无知,这是一条生命,杀那些老虎和蛇,宁舒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但是现在要杀一个人,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人。

    宁舒浑身都冒出了冷汗,额头上的冷汗流进了眼睑里,腌得眼睛很酸很疼,可是宁舒没有心思揉眼睛。

    她要为自己的任务杀一个无辜的人吗?

    用一个无辜的婴孩换取自己的生命,能这么做吗?

    能,不能,能,不能……

    宁舒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茫然和无措,这是在以前的任务中从来没有遇到的过的情况,她该怎么办。

    是用这条生命来成全自己的任务,可是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情,难道她要这么做。

    宁舒可以为委托者讨回公道,但是这个孩子跟任务没有关系。

    该怎么办,这样杀一个无辜的人,还是懵懂无知的婴孩,罪不及婴孩,还是一个无辜的孩子。

    宁舒的脑子中反复纠结,她的脑子现在就是一个团浆糊,宁舒感觉自己的心灵都要崩溃,混乱而迷茫。

    是该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不择手段活下去?

    一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宁舒,说道:“只需要你一抬手,将剑刺进这个孩子的心脏,这是最简单的任务,记住了,你是一个死士。”

    宁舒咕隆一声咽了一口唾沫,死士,这样的训练方法简直灭绝人性。

    这样的训练就是为了消除人性中的怜悯同情,变成没有没有人性的机器。

    帝王的王座之下都是累累白骨,踩着这些白骨铸成台阶,一步一步登上九五之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