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第466章 第467张 那只凤凰男(35)

    张嘉森爸爸叫住宁舒,朝宁舒问道:“不是说要救嘉森的吗?怎么还要做二十年的牢?”

    宁舒:……

    宁舒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张嘉森要杀了苗妙妙的爸爸耶,现在还有脸来问她为什么没有救张嘉森。

    难道他们就不会感到心虚和愧疚吗?

    “我试过了,拿着钱疏通关系,但是没有什么用,张嘉森的事情太严重了,他想杀了我爸爸。”宁舒提着包就走了。

    张嘉森爸爸脸色白了白,这已经不是亲家了,而是仇人了。

    张小妹拉住了宁舒,说道:“买房子的一百万都已经用完了吗,这房子也有我哥哥的份,你应该把剩下的钱分给我们。”

    宁舒皱了皱眉头,看这张小妹,张家人都这么凉薄如斯吗?自己的哥哥都已经坐牢了,张小妹居然还有心思来说什么房子的钱。

    宁舒呲了呲牙说道:“用完了一分都不剩。”

    “苗妙妙,你就是想贪污了剩下的钱。”张小妹气愤都说道。

    宁舒淡淡都说道:“这房子是我的,卖的钱我有权利支配,我说没有了就是没有了,那你想怎么样?”

    张小妹气鼓鼓的,张嘉森妈妈加入了讨债的队伍,“一百多万几天的时间就花完了,不可能的,你这个黑心肝的,就想昧了嘉森的钱。”

    宁舒冷笑了一声,转身打开车门就走了,懒得跟这些人说。

    回到家里,苗爸朝宁舒问道:“这件事怎么处理,法院是怎么处理的?”

    “张嘉森所有的财产都被没收了,然后坐牢十八年。”宁舒说道。

    苗爸冷冷地说道:“就该这样。”

    “闺女,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张嘉森?”苗爸看宁舒的脸色不好,有些着急都说道:“闺女,你该不是要等到张嘉森十八年吧?”

    “怎么可能?”宁舒简直啼笑皆非,她为什么还要等张嘉森十八年,原主既然提出了这样的任务要求就说明她对张嘉森已经死心了。

    对于害死了自己父母,让自己一无所有,本该幸福的生活都被张嘉森毁了,都这样还要爱着张嘉森,等着张嘉森,那么苗妙妙的脑子被猪拱了。

    “那就好,赶紧跟张嘉森把婚离了,这个世界除了张嘉森还有很多好男人的。”苗爸心疼地说道,自己闺女嫁了这么一个畜生,会不会产生什么心理阴影啊。

    甚至这辈子都单身一辈子?!

    “男人的事情以后再说。”至于离开了之后,苗妙妙回来是要重新寻找幸福还是疗伤,这都是苗妙妙的事情。

    苗爸的脸色更加不好了,觉得自己闺女就是被张嘉森那个王八蛋给伤透了心。

    第二天一早,宁舒打开了报纸,报纸的头版就是张嘉森,上面大肆宣扬了张嘉森的恶行,尤其是毒杀自己的岳丈,,说张嘉森就是披着人皮的畜生。

    反正张嘉森现在在这座城市已经家喻户晓了。

    宁舒放下了报纸,吃了早饭就准备去上班了,苗爸叫住宁舒说道:“今天就不用去上班了,好好休息休息,工作是做不完的。”

    “可是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宁舒说道。

    苗爸表情更加担忧了,“妙妙,我的宝贝闺女,你要是伤心就哭出来,不用这么拼命工作麻痹自己。”

    宁舒:……

    她一点都不伤心,苗爸是从哪里看出她伤心了?

    “爸爸,我真的没有伤心,我为什么要伤心,我应该高兴,这么早揭穿了张嘉森的真面目,没有让他伤害到我们。”宁舒哥们好一样拍了拍苗爸的肩膀说道:“爸爸,你放心,我没有那么脆弱,就当是买一个教训,我现在成长了,我没有伤心。”

    “真的?”苗爸有些不相信。

    宁舒点头,“真的。”

    死过一次的苗妙妙是该成长了。

    宁舒到公司把工作处理了,一到公司就看到张嘉森一家又在公司门口闹,张嘉森妈妈哭天抢地说黑心的媳妇贪了卖房子的钱。

    张嘉森的事情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听到张嘉森妈妈这么说,一个一个脸上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张嘉森就是一个穷光蛋,财产都被没收了,还有房子的钱给别人贪吗?

    宁舒觉得张家人都挺厚脸皮的,张嘉森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一家子居然还好意思来公司。

    宁舒没有理睬他们,把工作都处理好了,然后就到律师事务所去,让律师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把离婚协议书往包里一揣,宁舒就到看守所去了。

    穿着囚服的张嘉森被带出来了,现在的张嘉森已经被剃了光头,人很消瘦。

    宁舒看着张嘉森的光头,有些幻灭,感觉非常好笑,有头发的张嘉森很帅很英俊,没有头发的张嘉森,啧……

    看到宁舒,张嘉森的表情很镇定,甚至朝宁舒露出了一个温和笑容,这种笑容跟平时张嘉森装深情的笑容完全不一样。

    轻松释然。

    宁舒皱了皱眉头,她真的是看不懂张嘉森这个人,心思非常深沉。

    “妙妙。”张嘉森喊了一声宁舒。

    宁舒看着张嘉森,倒要看看他说什么。

    “公司的事情很操劳吗?你看着比之前瘦了。”张嘉森淡淡地说道,就好像是朋友在聊天一样。

    却让宁舒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样的张嘉森真心诡异。

    宁舒摇摇头,说道:“还好。”

    “妙妙,既然你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你肯定很恨我吧。”张嘉森看着宁舒。

    宁舒不说话,苗妙妙当然恨他。

    张嘉森朝宁舒一笑,“你看着跟之前很不一样了,我了解的妙妙没有这么坚强,是什么促使你变化了,那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你把我扔在乡下。”宁舒淡淡都说道。

    “果然么?”张嘉森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变成这样,其中也有你的功劳吧。”

    张嘉森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没有怨怼,眉宇间居然是平静一片,就这么平平静静跟宁舒聊天。

    宁舒眯了眯眼睛,张嘉森这个男人真的太让人捉摸不透。

    心思深沉似海。

    真的难以想象一个山沟沟里出来的农村孩子有这么深沉的心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