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第465章 那只凤凰男(34)

    张家人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张嘉森居然有个情.妇,但是这个情.妇居然指控张嘉森,这让张家人很难受。

    既然是张嘉森的女人,就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尤其是张嘉森妈妈,觉得薛蔓蔓真是大逆不道。

    似乎谁都没有考虑过宁舒这个妻子的感受,丈夫出轨,都没有关心一下她这个媳妇的心情。

    宁舒笑了起来,在张家,媳妇就是最低等,最没有尊严的生物。

    上面还有小姑子,小叔子,然后就是张嘉森这个丈夫,再上面还有绝对权威的公婆。

    在这个家里,能把人分出个三六九等来,而苗妙妙就是最低等的,还是外人。

    审判还在继续,张嘉森因为贪污受贿罪,而且贪污的数量在十万元以上,更是达到千万以上,处以有期徒刑十年,没收所有赃款财产,

    而且薛蔓蔓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帮忙销赃,判有期徒刑三年,念在主动提供犯罪证据,判有期徒刑两年。

    听到这个宣判,张嘉森妈妈立刻站了起来,咆哮道:“不行,我儿子只是从自己媳妇家里拿钱,算什么贪污。”

    反正在张家人的观念里,张嘉森用的就是自己家的钱,苗家的就是张嘉森的。

    “肃静,庭外人员不得喧哗,再有下次不能呆在旁听席。”法官敲着法锤面无表情地说道。

    张嘉森妈妈一张脸黑红黑红的,尤其是很多记者朝她拍照,更让张嘉森妈妈无所适从,呆立在当场。

    张嘉森爸爸铁青着脸将她拉坐下来,很用劲,张嘉森妈妈坐在椅子上痛得脸都扭曲了,但是却不敢说什么。

    张嘉森转头看着自己的家人,回头的时候眼角扫到了坐在角落的宁舒,整个人顿时一怔。

    宁舒和张嘉森的眼神对上,张嘉森顿时非常狼狈地移开了目光,显然是因为刚才他和薛蔓蔓的事情让张嘉森觉得很狼狈。

    张嘉森转过头去,不过宁舒能看到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身形都佝偻了一些。

    难道还不好意思面对她吗?能做得出来怎么就不能面对?

    张嘉森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十年的有期徒刑,宁舒笑了笑,贪污受贿是重罪,如果苗爸打算私了,张嘉森自然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如果较真,张嘉森就吃不了兜着走。

    这还只是贪污受贿罪,如果再来一个教唆他人犯罪的呢。

    要把张嘉森的种种恶行暴晒在阳光下,让世人看看张嘉森是怎样一个衣冠禽兽。

    骗婚,毒杀老丈人,贪污受贿,包养.情人,这样一个人最后还成功,还受人尊敬。

    宣判结束了之后,张嘉森就被带下去了,张嘉森有些腿软,被两个武警扶着下去了。

    张嘉森的目光一直放在宁舒的身上,张嘉森身上的气息一下就收敛了,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都冷静,看着不像是要面对十年牢狱的人。

    这样平静的张嘉森让宁舒有些诧异,张嘉森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的深沉。

    这场审判结束了,立马又开始了新的判决,而张嘉森再次被押了上来。

    让众人一愣,已经准备要走的记者立马又回来了。

    张嘉森的脸色有些发白,但还算是镇定。

    而张家人却一脸茫然无措,本来已经十年牢狱让张家人绝望,但是又是什么事。

    这次检察院控诉张嘉森的罪名是唆使他人犯罪。

    周围人一片哗然,记者霹雳啪地按下了快门,本以为是个微不足道的新闻,但是张嘉森做了这么多事情,各种加料就是一个大新闻。

    张嘉森听到这个罪名,瞳孔缩了缩,飞快转头看向了宁舒。

    宁舒和张嘉森的眼神对上,张嘉森微微眯了眯眼睛,脸上闪过了了然,然后转身不再看着宁舒了。

    张嘉森妈妈低低地抽泣着,又不太敢出声,张嘉森爸爸脸色灰白,人看着一下就老了很多。

    一身囚衣的平嫂被武警带了进来。

    平嫂很瘦,囚衣穿在她的身上空荡荡的,她的头发发白,明明只有五十的年纪,但是看着已经行将就木了。

    平嫂心灰意冷对说道:“张嘉森让我在苗志的药膳里下药,这种药就算是吃到身体里也不会被发现,如果成功,张嘉森就答应让我的儿子跟在他的身边,他会培养我的儿子。”

    “我想的是以后苗家一定是张嘉森的,我就想赌一把,我只是一个保姆,为了我儿子的未来,我只能冒险。”

    平嫂就是看到张嘉森的成功,所以才想让自己的儿子走捷径,张嘉森本来只是一个山沟沟里的人,但是因为苗家,他就走上了人生巅峰。

    连平嫂这个保姆都觉得苗家以后是张嘉森,更何况是公司里的人,很多的高层都偏向了张嘉森。

    哪怕苗家的公司不大,庙小妖风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苗妙妙是一个不顶事的姑娘,都认为苗爸找张嘉森这么一个女婿就是来继承苗家的。

    张嘉森在苗爸死后那么顺利就接管了公司。

    面对平嫂的指证,张嘉森没有辩驳,非常镇定地接受了。

    在这场张嘉森和平嫂共同犯罪活动中,张嘉森是主犯,平嫂是从犯,张嘉森将面对重罚。

    张嘉森因为犯罪性质恶劣,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平嫂判处有期徒刑4年。

    也就是说张嘉森将要被判刑18年,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张嘉森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稳住,他转过来看着宁舒,从始至终宁舒的表情都是淡漠的,张嘉森嘴唇动了两下,在灯光下,张嘉森的脸上有些朦胧不清。

    宣判结束之后,张嘉森妈妈再也控制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对于自己母亲哀嚎,张嘉森并没有在或,或者他无法在意。

    记者不停地对着张嘉森拍照,张嘉森就是一个大写的禽兽。

    审判结束之后,张嘉森被带下去了,他看向宁舒,嘴唇动了动。

    宁舒看着他的口型,是‘妙妙’两个字。

    难道到了这个时候,张嘉森还想让自己救他吗?

    宁舒表示,想得美。

    庭审结束了,宁舒站了起来就准备走了,接下来还有一件事要解决了。

    “儿媳妇”张嘉森爸爸叫住了宁舒,他站起来有些急,身体晃悠了一下,好在身边有人扶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