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第464章 那只凤凰男(33)

    第二天就是开庭的时候,宁舒一早就到了法院门口。

    好歹也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贪污上千万,也引来了一些小报社的记者。

    这就是宁舒的目的,经理贪污跟总经理贪污性质不一样,一个公司的半个掌舵人居然贪污公司的钱,造成的影响更大,还有就是让志得意满内心膨胀的张嘉森一下锒铛入狱,在众目睽睽之下揭露张嘉森的恶行。

    今天的戏码肯定很精彩。

    不光是宁舒来了,张家人也来了,就连网瘾很大的张小妹双胞胎哥哥都来了,张家人看宁舒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没有一个好脸色。

    宁舒表示一点都不在意,在旁听席上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张家人坐得离宁舒有些远,显然是不想跟宁舒坐在一起。

    很快,张嘉森手上戴着手铐,被武警押上了被告席上,身上穿着犯人马甲。

    看到张嘉森出来了,张家人都很激动,张嘉森妈妈看到自己的儿子被这样对待,腮帮子咬得紧紧的,脸皮都在颤抖。

    张嘉森爸爸严肃着一张脸,摸了摸腰间,发现自己的旱烟管子没带。

    而张嘉森的状况也不是很好,一直都低着头,前面的碎发遮住他的眼睛。

    尤其是咔嚓咔嚓的照相闪光更让张嘉森把头低得很低。

    宁舒看着现在的张嘉森,浑身都带着一股落魄阴冷的气息。

    由检察院提对张嘉森的控告,然后由陪审团和法官对张嘉森的罪行做出判决。

    张嘉森的罪名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是过程还是要走一下的,摆出各种各样的证据。

    从头到尾张嘉森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似乎一直都不在状态,也许是并不关注自己以后的命运。

    浑身上下都波澜不惊,带着让人心惊阴郁之气。

    宁舒都搞不懂张嘉森的心里在想什么?

    虽然是走过程,但是也要人证物证,听到人证的时候,张嘉森的身体动了动。

    人证,这个人证是谁?宁舒也挺好奇的。

    武警压着薛蔓蔓上来了,看到薛蔓蔓的时候,宁舒突然笑了,现在的薛蔓蔓是要做污点证人吗?打算指证张嘉森?

    哦呵呵呵,这就是张嘉森和薛蔓蔓之间的爱情啊。

    张嘉森转头看到了薛蔓蔓,顿时愣住了,显然对于薛蔓蔓到来很震惊,张嘉森的脸皮颤抖了一下,直勾勾地盯着薛蔓蔓看。

    薛蔓蔓神色仓皇,对上张嘉森阴沉的眼光,立刻就移开了,身体微微颤抖。

    薛蔓蔓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起张嘉森,可是她只能这样做减轻自己的刑罚,她是女孩子,她不能坐牢,坐牢出来她已经是30岁的人,坐过牢的女人谁会要,她的下半辈子应该怎么办。

    她的内心也很挣扎,她也不想背叛张嘉森,但是走到这一步,她和张嘉森已经没有未来了,她和张嘉森已经不可能在一起。

    张嘉森还有苗妙妙帮她,可是她呢,她爸妈嫌弃她丢人,到现在都不来看她,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薛蔓蔓在心中已经下定决心了,但是面对张嘉森的时候,她还是感觉惶恐羞愧,尤其是看到张嘉森这么狼狈和不堪。

    羞愧的同时薛蔓蔓也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薛蔓蔓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法官,我可以作证,张嘉森在公司利用自己职位之便,贪污了公司了很多的钱,低卖高报价,还有一些进货的厂家都给张嘉森塞钱了,汤臣民居的保险柜里还有他做的账。”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法官问道。

    薛蔓蔓咬了咬嘴唇,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是张嘉森的情.妇,他有很多的事情都跟我说。”

    ‘咔嚓咔嚓……’记者都猛按快门,这种情.色新闻可比单纯的贪污案吸引人多了,被自己的情.妇指证,反目成仇的戏码真的太劲爆了。

    薛蔓蔓反正是一股脑什么都说出来了,让张嘉森怒火中烧。

    张嘉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窜到了薛蔓蔓的面前,伸出手掐住了薛蔓蔓的脖子,狠厉地喊道:“薛蔓蔓,你敢背叛我,你这个婊.子。”

    薛蔓蔓被张嘉森掐得脸色紫红,挣扎想要扳开张嘉森的手。

    一旁的武警赶紧就将张嘉森拉开,张嘉森就是不肯松开掐着薛蔓蔓脖子的手,薛蔓蔓已经被张嘉森掐得翻白眼了。

    张嘉森弯着手指,几乎是陷入了薛蔓蔓的脖子里。

    武警一看不对,直接拿出了电棍,打在张嘉森的身上,张嘉森浑身被电得颤抖了起来,手无力地松开了薛蔓蔓的脖子。

    薛蔓蔓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剧烈地咳嗽着,张嘉森看着薛蔓蔓的眼神充满了怨毒和仇恨,被武警拖走的时候,还伸出脚踹了薛蔓蔓一脚。

    薛蔓蔓被踹得趴在地上,咳嗽得眼泪鼻涕一脸。

    “肃静,肃静。”法官敲着法锤,让武警把狼狈不堪的薛蔓蔓带下去。

    宁舒看着这一幕,看吧,因为利益结合,也会因为利益分崩离析,张嘉森和薛蔓蔓各有各的私心,夫妻还会大难临头各自飞呢。

    更何况是张嘉森和薛蔓蔓这种没有保障的关系。

    艾玛,太舒心了,太爽了。

    就喜欢看这样的戏,之前还拥抱在一起,情深无比的两个人现在立刻就翻脸无情了,没有那么坚贞啊。

    薛蔓蔓做出这样的决定,宁舒一点都不意外,薛蔓蔓和张嘉森一样都是很自私的人,遇到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

    这很正常,人都是自私的,但是这两人是极端的自我自私。

    宁舒看向张嘉森,他的神色更加灰败了,再加上刚才被电棍打了,整个人都很颓废和无力。

    “那个死婊.子,烂***的死婊.子,她居然这么对嘉森。”坐在旁听席的张嘉森妈妈不停地咒骂薛蔓蔓,非常心疼张嘉森,如果不是张嘉森爸爸拉着,都跑到被告席上了。

    张家人的脸色都很不好,张嘉森爸爸看向宁舒,显然是让宁舒救张嘉森。

    现在张嘉森的情况很不妙,被自己的情.妇指控了。

    张嘉森爸爸抹了一把脸,神色铁青,心里责怪张嘉森管不住自己的裤裆,不然也不会出这档子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