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第461章 那只凤凰男(30)

    每个人都想要成功,如果张嘉森能够真心对待苗妙妙,也许就是一段幸福的婚姻。

    但是张嘉森利用了苗妙妙,还要伤害她,夺走了苗妙妙的一切。

    这样伤害了别人,为什么张嘉森自己还感到委屈呢,觉得自己没有尊严?

    当初是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他要跟苗妙妙结婚,但是张嘉森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好像别人逼她的,苗家逼迫他放弃自己的尊严跟苗妙妙结婚。

    张嘉森就是为了自己那么一点的尊严,那么一点的大男子主义心理,把苗妙妙的幸福生活毁得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的苗妙妙自然就没有那些让人窒息的光环了。

    就再也没有人说他是软饭王了,成功之后的张嘉森用强势的手段洗刷了自认为屈辱的过去。

    这种人就是神经病。

    张嘉森打电话来让宁舒帮他,宁舒转眼就忘了,每天忙着工作的事情,等到彻底把公司握在手里再说。

    但是张嘉森基本天天都打一个电话让宁舒想办法,刚开始还能温情脉脉跟宁舒说话,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宁舒总是这个敷衍的态度,张嘉森语气就变得非常焦躁和不耐了。

    张嘉森直接让宁舒救他出去,宁舒依旧温温吞吞的,又过几天,张嘉森的语气就变得卑微了,嘴里不断地说着,妙妙我爱你,你要救我出去。

    张嘉森知道现在唯一能救他的就是苗家,人脉比较广的苗爸,而他依仗的就是苗妙妙对他的爱。

    现在薛蔓蔓的爱救不了张嘉森,而是要靠苗妙妙的爱。

    宁舒觉得好讽刺啊。

    张嘉森这样的男人真是女人的厄运,遇到这样的男人有多远跑多远。

    宁舒嘴上应付着,距离张嘉森开庭还有一个多月,这一个月的时间,警局要收集各种证据然后上诉,一旦上了法院,张嘉森的罪名就会被定实,他的档案中就有抹不去的污迹,甚至还会坐牢。

    所以张嘉森就想让宁舒在没有开庭之前把他弄出去,尽可能大事化小。

    能把你搞死绝不让你活着,把你放出来,怎么可能,宁舒呵呵冷笑了一声。

    张嘉森打电话想宁舒去警局看着他,有些事情想要跟宁舒的面说,打电话的时间有规定,说也说不清,再说了有些话在电话里说和当面说完全不一样。

    张嘉森就是想靠着苗妙妙对他的爱意,看到他这么狼狈不堪的样子能够心软。

    宁舒只是呵呵了两声,走到窗户门口,看到张嘉森的家人正在公司的门口闹。

    张嘉森妈妈惯用撒泼的方式,坐在门口哭天抢地的,不过这次比覃合宇被抓的时候哭得要伤心多了,张嘉森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不光是张嘉森妈妈来了,一大家子的人都来,张小妹和她的哥哥,张问兰的怀中抱着自己的女儿。

    张问兰就是默默流泪,抱着自己的女儿流泪。

    说真的,宁舒非常不喜欢张问兰,总是这幅懦懦弱弱的样子,当着孩子的面总是这么哭哭啼啼的,就没有想过给孩子留下什么阴影。

    总是把自己弄得这么苦兮兮的样子,看着就让人难受。

    张嘉森妈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使劲地往宁舒头上扣屎盆子,坐在地上拍着地,嚎啕大哭喊道,媳妇是个黑心肝的,把自己的丈夫和姐夫都送到了班房里,要把婆家所有的男人都关进班房里。

    公司门口来来往往都是人,都围观着张家一大家子人,尤其是听到张嘉森妈妈骂着这公司的总经理,都非常八卦。

    宁舒让秘书下去把这家人叫进来,张嘉森妈妈这种方法就是伤人伤己,说真的,这样的伤害对宁舒不大。

    不过宁舒心中有个想法。

    一家人被送到了会客厅,宁舒走进去就看到张嘉森妈妈抹了一下鼻子,然后甩了鼻涕在墙上,然后又在自己的鞋上擦了擦自己的手。

    宁舒:……

    看到宁舒进来了,张家人一个个都脸色发青,就是张小妹都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没有她的哥哥,她就没有钱买好东西,这个城市里有太多的好东西,但是也需要很多的钱。

    张小妹对宁舒说道:“苗姐,哥哥怎么会被抓走呢。”

    宁舒淡淡地说道:“他贪污了公司的钱,被人举报了。”

    “什么贪污了公司的钱,你和嘉森结婚了,就是一家人,这家公司也算是嘉森的,从自己家里拿钱也叫贪污?”张嘉森爸爸冷冷地说道。

    “这根本就不是贪污,儿媳妇,现在不是跟我们怄气的时候,现在要紧的是把嘉森弄出来。”相比于哭天抢地指责宁舒的张嘉森妈妈,张嘉森爸爸的态度明显要好很多。

    当初覃合宇被关起来,张嘉森爸爸居高临下地要求她放人,但是现在态度和蔼多了。

    显然在张嘉森爸爸心中,张嘉森是这个家里最重要的,也有可能是张嘉森妈妈唱黑脸,他唱红脸。

    宁舒不管这些人有什么心思,说道:“这件事我还真没有办法,嘉森是我的丈夫,我自然是想让他出来的。”

    “而且这件事要花很多的钱。”宁舒摊了摊手,“花多少钱我也不知道,根本就没底。”

    “那你花钱啊,你们家不是有很多钱吗?”张嘉森妈妈直接朝宁舒说道。

    听到张嘉森妈妈如此说,其他张家人都没有说什么,显然心里都是这么认为的。

    宁舒眯了眯眼睛,一直觉得张嘉森妈妈这人泼辣没有教养,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但是张嘉森妈妈的作用就是在试探别人的底线,让一家之主的张嘉森爸爸心里有底。

    就像现在张嘉森妈妈直接说让苗家出钱捞人,说话直接又让人难以接受,但是却是张嘉森爸爸没有办法说出口的事情。

    这家人已经有了固定的生存模式了,而且大家有意识维持这种模式。

    “儿媳妇,现在嘉森还在班房里受苦,先把人弄出来再说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人重要。”张嘉森爸爸看宁舒不说话,又叹了一口气说道:“等到嘉森出来,你们就好好过日子,第一个孩子姓苗就姓苗,反正都是张家和苗家的孩子。”

    现在的张嘉森爸爸就是再跟宁舒谈条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