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458章 那只凤凰男(27)

    张嘉森明白自己只是一个从农村来的穷小子,在这个偌大的城市一没有资本,二没有人脉,哪怕在这个城市奋斗一辈子都不能扎根。

    没有这些外在的物质条件,爱情什么的更是一个笑话,张嘉森只能剑走偏锋,付出一些代价让自己在这个城市活下去。

    家里的期盼,自己的上进心渴望成功,种种原因让张嘉森利用自己的优势,有了基石,他就能踩着基石往上爬,爬得更高。

    娶一个能让自己少奋斗二十年的女人。

    哪怕公司里的人说他是软饭王,他也忍着,总有一天能洗刷掉这样的屈辱。

    张嘉森抱着怀中的薛蔓蔓,有了这些外在物质条件在,他将更好地爱她。

    没有了总经理职务的宁舒就陪着苗爸上医院去检查身体,平时就给苗爸熬汤,完全就是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

    苗爸看宁舒这幅悠哉悠哉的样子,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这丫头到底在干什么,难道是舍不得那小子不成,还把总经理位置给他了,真是把他美上天了。”

    宁舒手中拿着剪刀,咔嚓一声剪了百合的叶子,朝苗妈问道:“妈妈,我这样剪可以吗?”

    苗妈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妙妙,你对张嘉森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出轨还贪污公司的钱,他骗了我们一家人。”

    “妈妈,我肯定有分寸的,这件事就让我处理,我处理不了爸爸你再出面。”宁舒悠闲悠闲地将百合插到花瓶里。

    苗爸看到宁舒这样,哈哈笑了起来,“很好,虎父无犬女。”

    “那张嘉森的那个秘书?”苗妈看着宁舒,“要不要把她赶出公司。”

    宁舒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就让她呆在公司里,赶出去了反而不好。”

    宁舒心里已经有了计划,而这个计划还需要薛蔓蔓。

    吃了苗家的,都要一一吐出来。

    偶尔宁舒会到公司去,看到张嘉森都很忙,不是忙着签文件,就是忙着开会,指点江山器宇轩昂。

    现在的张嘉森身上没有那股抑郁之气了,整个人眉宇之间散发着一种无以伦比的自信。

    看起来气质更加强势了,现在的张嘉森简直就是一个魅力发光体,连薛蔓蔓看着张嘉森的眼神更加倾慕和死心塌地,这就是成功男人对于女人的吸引力。

    估计是因为她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公司了,然后薛蔓蔓的身上又开始出现了名牌了,比如脖子上的围巾。

    这个薛蔓蔓真的还不是一般的虚荣,哪怕是在上班都不着痕迹搭配着这些东西。

    呵呵哒,也许这些东西不久会成为薛蔓蔓的催命符。

    张嘉森看到宁舒来了,停下手中的工作,将薛蔓蔓支出去,薛蔓蔓犹豫了一下就出去了。

    “妙妙,你怎么来了?”张嘉森朝宁舒说道。

    宁舒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似乎很忙。”

    “嗯,我才接手这些事情,有些忙。”张嘉森抓着宁舒的手,“对不起,最近一直在忙,忽略你了,等到这些业务熟悉了,然后我们就生一个孩子。”

    ‘彭’的一声清脆的瓷杯落地声音,宁舒转头一看,看到薛蔓蔓正端着咖啡进来,结果咖啡掉在地上了。

    显然是听到了张嘉森说要生孩子的话,失措得打翻了咖啡。

    张嘉森看到这一幕脸色发难看,薛蔓蔓咬着嘴唇蹲下来捡着地上的杯子碎片,脸色苍白无比,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

    “行了,让保洁来打扫就行了。”张嘉森看薛蔓蔓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赶紧将她支走。

    宁舒笑着说道:“没事的,不就是打破了一个杯子。”这种场景看着真舒爽啊。

    嗯,尤其还是张嘉森虐到了薛蔓蔓。

    宁舒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捡碎片的薛蔓蔓,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张嘉森让她出去的话,就蹲在地上捡碎片。

    “呀。”心神恍惚的薛蔓蔓被碎片扎到了手,手指立刻冒出了一颗血珠。

    张嘉森深深吸了一口气,厉声朝薛蔓蔓说道:“出去,让保洁过来打扫。”

    薛蔓蔓被张嘉森吼得一愣,本来压抑住的情绪这会彻底爆发出来,眼泪噼里啪啦就掉下来了,手指的鲜血滴在地板上。

    宁舒眼睛都放在放光,艾玛,好虐啊,好喜欢啊。

    让张嘉森烦恼去,在两个女人之间辗转,不累你累谁。

    “你就是太凶了,把人家小姑娘都给吓哭了。”宁舒扫了一眼薛蔓蔓。

    薛蔓蔓可不是什么小姑娘,张嘉森一听宁舒说薛蔓蔓是小姑娘,就感觉浑身不得劲,说的他好像老牛吃嫩草一样。

    “那我先走了。”宁舒路过薛蔓蔓的时候,“把伤口处理一下吧,流在围巾是就不好了,你这围巾看着价格不小呢。”

    薛蔓蔓身体僵硬,眼泪流得更快了。

    宁舒翩然而去,张嘉森关上了办公室门,拉住薛蔓蔓流血的手,“伤口需要处理。”

    “我不要你管。”薛蔓蔓甩开了张嘉森的手,一脸伤心,“你都要跟苗妙妙生孩子了,可是我想生一个孩子,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生个孩子。”

    每次和张嘉森在一起,张嘉森都是做了措施的。

    张嘉森的脸色一下就冷了,“我们当初是协商好的,关系没有公开之前是不能有孩子。”

    张嘉森可不想冒出一个私生子来,这样影响他掌握整个公司的威严和形象。

    至少在和苗妙妙没有解除婚姻关系,不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你要和苗妙妙生孩子。”薛蔓蔓看到张嘉森的冷脸,更加伤心。

    张嘉森揉了揉额头,语气非常无奈,“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是在敷衍她吗,我怎么可能和她生孩子。”

    “你辞职吧,你这样的情绪呆在公司里迟早会被人看出端倪。”说真的,张嘉森有些不耐烦这样感情用事的薛蔓蔓。

    如果是在家里,非常隐私的地方,张嘉森还可能耐着性子安慰薛蔓蔓,但是在这种公众地方,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

    随时都可能暴露。

    张嘉森比谁都知道爬到这一步多么不容易,所以他更加不能出错,现在不理智的薛蔓蔓就跟一个炸弹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