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第455章 那只凤凰男(24)

    平嫂见到自己的儿子是嚎啕大哭,母子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拿着电话说话,平嫂儿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妈妈居然成了杀人犯。

    他该怎么办,他妈妈该怎么办,这个家该怎么办,他还能再接着念书吗,如果同学知道她妈妈是杀人犯怎么办。

    太多的心思冲击着平嫂儿子的心绪,“妈,你为什么这么做啊。”

    平嫂只是哭着不说话,就是什么都不肯说。

    宁舒瞅了一眼旁边的张嘉森,真是好手段。

    死人嘴都还能撬开呢,更何况是活人。

    宁舒转身就走了,张嘉森跟在宁舒出了警局。

    宁舒突然转过头来对张嘉森说道:“嘉森,我可能不会管理公司了?”

    张嘉森有些愕然,之前看这个女人还是一副冲劲十足的样子,怎么突然就不做。

    张嘉森眯了眯眼睛,微微弯下来跟宁舒对视着,问道:“这是怎么了,我的小娇.妻怎么突然这么萎靡了?”

    宁舒:呕……

    “就是感觉累了,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这块料,爸爸的身体不好,就想呆在家里照顾爸爸,公司的事情真的太伤神。”

    张嘉森笑了起来,他的笑声似乎从胸腔中震荡共振而出,显得非常低沉和性感,“这样也好,我们就可以生一个可爱的孩子了。”

    宁舒无视生孩子这句话,说道:“我想把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让给你,我做不了还不如让你来做。”

    张嘉森的表情有些呆滞,一瞬间反应过来,摸着宁舒的头宠溺地说道:“总经理这位置很重要,怎么能说让就让呢”

    张嘉森伸出手握住宁舒的手,宁舒都感觉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嘴上却说道:“你这个傻丫头啊,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啊。”

    心里明明想要得很,嘴上却说着这样虚伪的话,你的身体比你嘴诚实多了,都兴奋得颤抖起来了。

    宁舒说道:“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你就准备接任总经理的位置吧。”

    看到张嘉森眼中闪过的喜色,宁舒在心里冷笑一声。

    “你说真的吗?”张嘉森有些无奈地说道:“工作可不是过家家,哪有这么随便的。”

    “这家公司就是我家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宁舒非常霸道。

    得到了宁舒的保证,张嘉森很高兴,对宁舒变得很殷勤了,天天接送宁舒上下班,然后听宁舒说喜欢郁金香,天天早上一束郁金香。

    宁舒爱在娘家就在娘家,张嘉森绝口不提让宁舒回去了,张嘉森妈妈更是没有出现在宁舒的面前。

    张嘉森显然知道自己的妻子不喜欢自己的老妈,再也不让自己妈妈到宁舒的面前晃悠。

    张嘉森妈妈能横是因为生了张嘉森这么一个能干的儿子,下半辈子都要靠着张嘉森,所以张嘉森说什么就什么。

    宁舒突然有些佩服张嘉森,这个男人真的是能伸能屈,为了成功能咬着牙忍出血。

    张嘉森最后成功了,但是张嘉森这个人阴狠小气,缺少了一种大气魄。

    张嘉森这么做无非就是想快点接任总经理的位置。

    每次看到这个人渣在自己闺女面前献殷勤,苗家夫妻简直都要气炸了,脑海中全是U盘了张嘉森和别的女人滚的画面。

    如果不是自己闺女拦着,苗爸简直都弄死这丫的。

    但是闺女不让插手,苗爸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一方面是出于考量闺女,一方面看着这个王八犊子白眼狼对自己女儿各种恩爱体贴,跟看傻子一样,莫名让人愉悦。

    苗家夫妻现在已经不把张嘉森当成自己的女婿。

    虽然宁舒承诺了这件事,让张嘉森做总经理,但就是迟迟不肯从总经理的位置上下来,搞得张嘉森真的是恼怒无比,就算是根掉在前面的胡萝卜,张嘉森也必须要得到。

    这一直都是他的目的。

    宁舒自然是能看出张嘉森的焦躁,而且有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有压抑不住的阴狠和怨怼。

    而宁舒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被张嘉森大姐夫覃合宇偷走的设计图找到了。

    是宁舒派到薛蔓蔓身边的实习生秘书发现的,发现的时候被碎纸机搅碎成一条一条的碎纸了,宁舒花了不少的时间将这些碎纸拼好。

    这些东西果然是在张嘉森手中啊,至于薛蔓蔓,她没有本事做这种事情,一个靠男人的菟丝花而已。

    张嘉森啊……

    能把自己的姐夫搭进去,这是多么凉薄的心啊,也许是覃合宇太混帐了,张嘉森顺势给他一个教训?

    总之张嘉森这个男人心思深沉。

    宁舒比较庆幸的是自己没有直接跟张嘉森翻脸,而是私底下收集着张嘉森罪证。

    如果贸贸然跟张嘉森对上,宁舒不觉得自己能干赢张嘉森,说不定还会让张嘉森在苗家的身上挖块肉。

    豪宅还有房产这些都是张嘉森的,有这些东西在,张嘉森就有立足之本了。

    宁舒长长舒了一口气,只是和张嘉森虚以委蛇简直让人恶心透了。

    也许张嘉森也是这种感觉。彼此厌恶着对方,还要做到相亲相爱。

    宁舒表示心好累。

    不过宁舒还是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让张嘉森做总经理。

    而且拟定了一个日期就让张嘉森接任总经理。

    张嘉森以为成为总经理遥遥无期,猛然一下就实现了,以张嘉森的沉稳都有些晃神了,随即在宁舒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老婆你真好。”

    宁舒对着张嘉森笑的一脸扭曲,“还好,还好。”然后不着痕迹地擦了擦额头,口水沾脸上要长癣。

    张嘉森似乎彻底放下来心来了,如果真的查出什么来,苗志也不会让自己成为总经理。

    虽然警局里的平嫂有些麻烦,但是张嘉森却很笃定,稳坐泰山。

    宁舒不知道张嘉森还有什么后招,平嫂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张嘉森的手中,让平嫂宁愿背负起杀人犯的罪名都不肯说出来。

    张嘉森这个人惯于利用别人的弱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宁舒的目标是让张嘉森一无所有,背着一身的罪孽到死都不能翻身。

    张嘉森想要出人头地,那就绝了他的出人头地的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