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第453章 那只凤凰男(22)

    平嫂对自己的儿子很在意,听到宁舒说起自己的儿子,她不断地哀求宁舒,说这件事跟她儿子没有关系,请不要伤害她的儿子。

    宁舒冷漠地看着平嫂一副慈母的样子,心里只有只觉得好笑,她凭什么,她有什么资格求人。

    “你让我不要伤害的儿子,但是你没有想过你的作为在伤害我的父亲,如果我父亲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不要伤害你的亲人,但是你却在伤害我的亲人。”

    宁舒看不得平嫂这幅样子,一副我弱我有理,好像别人都是坏人,她明明才是伤害别人的人。

    宁舒冷冷地说道:“我记得你的儿子好像要毕业,我会让他在这个城市里呆不下去,除非你告诉我谁让你这样做的?”

    平嫂流着泪,更显得一张脸苍老和绝望,但是宁舒的心中一点同情都没有。

    剧情里并没有提及平嫂,这个在苗家干了这么多年的人显然是剧情里微不足道的一个人,但是却没有想到,苗爸是死在她的手中。

    原主更是什么都不知道,让进入剧情的宁舒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张嘉森的身上。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看到张嘉森和平嫂再说什么,再加上平嫂下药当场被逮住了,宁舒心中有些疑惑的事情也得到了答案。

    张嘉森在苗家是有内应的。

    宁舒知道平嫂是在为张嘉森做事,现在需要平嫂的口供。

    平嫂紧紧闭着嘴唇不说话,嘴里只是说道:“我对不起老爷和太太,真的对不起。”

    为了自己的私欲戕害别人,这会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宁舒眯着眼睛看着平嫂。

    不知道是什么诱人的条件,能让平嫂死不开口。

    “我没有想过害死老爷的,真的。”平嫂翻来覆去都是这样的话。

    宁舒只是冷笑。

    等到警局门口的张嘉森看宁舒很久不出来,而且这会天色都已经黑了,张嘉森盯着门口的眼神格外诡谲阴冷。

    握着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整个人身上都充斥着一股烦躁。

    宁舒出警局的时候,看到张嘉森还在门口等着,没说什么。

    “妙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平嫂为什么要给爸爸下毒啊,她说了吗?”张嘉森连忙走向宁舒问道。

    宁舒瞅着张嘉森,神色很气愤,恼怒地说道:“她真是什么都不肯说。”

    张嘉森听到平嫂什么都没有说,脸色松了松,安慰宁舒:“总会水落石出的,不用这么着急,幸好,幸好岳父没事。”

    “真是不知所谓,嘉森,你说为什么呀,爸妈没有伤害过她,给她工资,不指望她知恩图报,但是也不能这么狼心狗肺呀,这种人死了之后就该下地狱。”宁舒看着张嘉森愤愤地骂道。

    张嘉森听着这样的咒骂,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放柔了自己声音安抚宁舒:“好了,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就不好了,总是会水落石出的。”

    宁舒看着面不改色的张嘉森,她明明就是在指桑骂槐,但是张嘉森这么坦荡荡,这个男人心智坚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苗妙妙栽得不冤。

    “妙妙,你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去了,今天回去吧。”张嘉森对宁舒说道。

    宁舒脸色一板,“我回去干什么,你妈妈又要骂我,你姐姐又要给我下跪,搞得我像是一个坏人。”

    张嘉森的表情很无奈,伸出手摸着宁舒的头,叹了一口气,似乎做了极大的妥协,对宁舒说道:“妙妙,我已经再跟我爸妈商量了,让他们还是回到乡下去住,但是乡下的房子太破太旧了,我想着这两年我存了一点钱,给二老修一间干净清爽的房子,妙妙你觉得呢?”

    宁舒瞬间就觉得张嘉森要转移财产了,修房子?!

    是不是打算在乡下盖一栋大别墅?

    宁舒面上不动声色,眨着眼睛问道:“公公婆婆同意吗?”

    张嘉森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他们也不太习惯城里的生活,只是现在姐夫还在拘留所,等到姐夫放出来了,他们就要回去了。”

    宁舒眼皮颤了颤,心里绕了几个弯终于明白了,张嘉森干一件事情能达成好几个目的。

    把父母送回去,一来安抚了她,二来名正言顺给自己父母修房子,说不定以‘苗妙妙’的愚蠢,还会掏钱帮忙修房子,三是把自己的姐夫捞出来,把覃合宇捞出来肯定是要花钱的,这钱又是谁出?

    估计张嘉森在家里,张家父母没少给压力,让他把覃合宇弄出来。

    这个人真是无时无刻都在算计她呢。

    张嘉森问道:“妙妙,你觉得呢?”

    宁舒笑着说道:“你高兴就好,好像姐夫要刑事拘留半年呢,时间也不算长,”

    “也就半年的时间,让公婆在这里住半年不算什么事,毕竟一回到乡下,一年到头也不能见面。”宁舒非常善解人意,“嘉森,不用着急,就让他们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吧。”

    宁舒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又对有些发懵的张嘉森说道:“我要回去了,爸爸的身体很不好,最近一段时间都要去医院检查,公司的事情你就帮忙照顾一点,家里我就不就不回去了。”

    宁舒说完拉开车门坐上车不等张嘉森说什么开车就跑了。

    看着扬尘而去的车子,张嘉森恼怒地一甩给胳膊,伸出脚踹了一下花坛,脸色非常难看。

    现在的苗妙妙怎么这个样子。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张嘉森盯着警局大门,是不是平嫂说了什么,如果真的说了什么,苗妙妙不该是这样的反映。

    以苗妙妙单纯装不住事的性子,如果真的知道什么,还不闹起来。

    张嘉森觉得烦闷无比,本想去找薛蔓蔓的,但是现在这种敏感的时间,张嘉森的心里紧绷着一根弦,万万不可在这个时候出错。

    张嘉森走进警察局,想要去探望平嫂,但是被告知今天探监的时间已经过了。

    一连串的受挫让张嘉森很愤怒,但是他脸上表情淡漠平静,只是眸子里深沉无比,身上带着冰冷的气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