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第452章 那只凤凰男(21)

    宁舒有些自责,一直忙着设计稿的事情,没有注意苗爸的身体,在加上覃合宇偷设计稿这件事,更让宁舒忙得不行。

    宁舒到了医院将药膳给了鉴定科,检验一下这个东西是不是有毒。

    宁舒坐在医院走廊上椅子上等着化验结果。

    专门在苗爸的药膳中下东西,明显是针对苗爸,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慢慢思索。

    如果苗爸出了什么事情,受益的是谁?

    不管是从长远利益的来看,还是近期利益来看,都是张嘉森,最近苗爸在查账,如果苗爸出了事,查账的事情就不了了之,而且这个时候公司就要靠张嘉森顶着。

    跟剧情发展差不多,那么剧情里苗爸的死跟张嘉森脱不了关系。

    苗家一家人的死都是张嘉森的杰作。

    这头残忍恶毒的中山狼。

    化验的结果出来,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种叫双氯芬酸的东西,是一种解热镇痛抗炎的药物,但是长期服用,会使扩血管和排钠排水作用受到抑制,引起血压上升。

    尤其是药膳里分量还不少,苗爸本来就是三高体质,再吃这种东西,尤其是血粘度很高,一生气血流加快,血压上升,很容易脑溢血脑中风。

    而且还查不出。

    难怪那天的苗爸那么不对劲。

    宁舒抿了抿嘴唇,天下怎么有这么恶毒的人。

    宁舒让医生开了单子,回到家里,苗爸和苗妈都在等着宁舒,宁舒把检验的结果跟苗妈苗爸说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苗妈指着平嫂,“你怎么这么恶毒,还要要害人性命。”

    苗爸摸着心口,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非常凌厉地看着平嫂,呵呵冷笑,“养出了这么一个东西,平嫂,你儿子大学的学费还是我资助的,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平嫂脸色苍白,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宁舒淡淡地说道:“跟这种狼心狗肺的人没有什么好说,报警让警察审。”

    平嫂听到宁舒这么说,身体一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停地道歉,就是不说为什么要这么做。

    宁舒直接报警了,一会的功夫,警察就来了,宁舒立了案,平嫂被抓走了,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平嫂还是不松口。

    出了平嫂这档子事情,苗妈看其他几个佣人都一脸怀疑和警惕,再也不让这些佣人接触厨房,就连买菜都是苗妈自己去动手。

    宁舒把从银行里拿出来的证据递给苗爸,说道:“爸爸,我和要张嘉森离婚,但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平嫂的事情一定跟他有关,还有就是设计稿的事情。”

    苗爸看着这些证据,尤其是看到U盘的东西,一张脸青紫交加,宁舒连忙给苗爸顺气,“爸爸,你别气,至少现在我们已经发现了。”

    “喂不饱的白眼狼。”苗爸狠声说道,眉宇间带着凌厉,苗爸好歹也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张嘉森什么心思苗爸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宁舒的心里有计划了,直接提出离婚,只怕张嘉森还要提出分财产,宁舒要的是张嘉森一无所有,这辈子永远翻不了身。

    豪宅,成功,让人景仰的身份地位,这些张嘉森通通都没有,张嘉森努力想拥有的,都将一一远离他。

    “离婚,必须离婚。”苗妈拍着桌子,“不能就这么算了。”

    “妈,我知道,你们放心。”宁舒淡淡地说道。

    宁舒去警察局去看看平嫂,如果能拿到平嫂指正张嘉森的口供,那么张嘉森就不是贪污受贿,还要加上唆使他人犯罪。

    宁舒敢用苗妙妙的项上人头保证,这件事百分百跟张嘉森有关系。

    到了警局,宁舒却遇到张嘉森,张嘉森到警察局来做什么?

    宁舒朝张嘉森走过去,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张嘉森看着宁舒的眼神很柔和,说道:“我过来看看姐夫。”

    “唉……”张嘉森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额头,又对宁舒说道:“这次说什么都要给姐夫一点教训,下次还会弄成更大的篓子来。”

    宁舒不置可否,这个篓子还不大吗?偷设计稿还不算是大事吗?

    覃合宇已经是一个坏透了的人了。

    张嘉森又朝宁舒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宁舒淡淡地说道:“平嫂在爸爸的药膳里下毒,现在被关起来了。”

    张嘉森的瞳孔缩了缩,神色有些震惊,“下毒,不至于吧。”

    宁舒的眼神从张嘉森的脸上扫过,他的脸上只有震惊和费解,没有一丝的惊慌。

    “总会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的。”宁舒淡淡地说道,绕过张嘉森要进去了。

    张嘉森转过身来跟在宁舒的身后,“妙妙,我和你一起吧。”

    “不用,探监只能一个人。”宁舒快步离开了。

    张嘉森眼神诡谲地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抿了抿嘴唇,拉了拉脖子的领带。

    宁舒走进警局,透过铁窗看着一身囚衣的平嫂,这才没多久,平嫂看着就苍老了很多,不再是苗家干练的佣人,神色仓皇绝望。

    宁舒拿起电话,平嫂犹豫了一下,坐在厚厚的玻璃对面,拿起电话,“小姐。”

    “说吧,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宁舒就直接问道,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什么值得冒险的代价。

    这是杀人罪。

    平嫂握着电话,摇着头不说话。

    “你要想好了,你做这件事可是杀人,在我爸爸的饭菜里投毒,就是故意杀人罪。”宁舒眼神凌厉地看着平嫂。

    苗家对平嫂不好吗?苛待了平嫂了吗?

    都没有,但是平嫂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人心就是这么贪婪不知足。

    平嫂脸色越发白了,整个人显得非常地萎靡,说道:“我没有想过害死谁。”

    “但是你就是要害我的爸爸。”宁舒冰冷地说道:“你要想好了,你的儿子马上就要毕业,但是她有一个杀人犯母亲,你觉得你的儿子还有什么前途,你的儿子会怨恨你一辈子的。”

    平嫂的脸色苍白,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儿子显然是平嫂的软肋,苦苦跟宁舒哀求,“这件事跟我儿子没有关系,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儿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