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第451章 那只凤凰男(20)

    不过设计图在不断地修改之后,终于好了,工厂总算能够生产春装了。

    张嘉森妈妈的事情苗爸也知道了,宁舒一回到家里,苗爸就心疼地朝宁舒说道:“这件事怎么不跟我们说,这家人简直混账。”

    “如果事先知道是这家人是这种人,怎么也不能嫁过去。”苗妈气得直哆嗦。

    苗爸的神色更加不好了,一张脸都气得青紫了,宁舒一看苗爸这个样子,立刻感觉不好了,连忙替苗爸顺气。

    而且看苗爸的样子是要气得高血压,宁舒连忙对苗妈喊道:“妈,快去找根针。”

    苗妈也看出苗爸不太对劲,找了针递给宁舒,宁舒直接扎在苗爸虎口的地方,针拔出来的时候,一股血飞溅了出来。

    飙出这么一股血,苗爸血压没有再继续上升了,脸色也没有那么青紫了。

    苗妈吓了一跳,“老头子,你怎么样了?”

    苗爸感觉头很晕,躺在沙发上直喘气,宁舒按摩着苗爸的手。

    苗妈拿了湿毛巾擦着苗爸的脸,眼睛里含着水花。

    宁舒紧紧皱着眉头,最近一段时间她都忙设计稿的事情,让宁舒感觉有些心力交瘁。回家也很晚了,苗爸的饮食都是让苗妈张罗的。

    一会苗爸才缓过劲来,焉焉地说道:“人老了不中用了。”

    “爸爸,我让你吃的药膳,你有吃吗?”宁舒问道。

    “吃,我每天都监督她吃的。”苗妈立刻说道。

    宁舒眯了眯眼睛,说道:“爸爸,相信我,我能处理好的,你不要着急。”

    苗爸欣慰一笑,“能看到你这么坚强,爸爸就是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宁舒:……

    宁舒慢慢给苗爸按摩着,心里在思索事情,苗爸看着宁舒欲言又止。

    “爸爸,你有什么事就说。”

    苗爸犹豫了一下说道:“妙妙啊,跟爸爸说,你是不是很爱张嘉森,这辈子非张嘉森不可?”

    宁舒一笑,“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

    苗爸的脸色这才好一点,对宁舒说道:“天晚了,去睡觉吧,爸爸没事。”

    宁舒嗯了一声,对苗爸说道:“爸爸,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我可以没有张嘉森,但是不能没有你。”

    苗爸笑着拍了拍宁舒的背,“宝贝女儿。”

    宁舒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给张嘉森打了一个电话,接通第一句话就是:“张嘉森,我们离婚吧。”

    “妙妙,你怎么了?”张嘉森声音带着颤抖,似乎又强制压抑住一样,给人一种非常震惊伤心的感觉。

    宁舒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拿着挖耳勺挖耳屎,淡淡地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你的爸妈非常不喜欢我,你妈妈天天到工厂门口闹,天天诅咒着让我去死,不要再说这是亲人,你妈要真把我当成亲人会诅咒我?骂我黑心肝要遭雷劈,这是仇人。”

    “我现在才知道结婚的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我爸爸差点被气得高血压了。”宁舒直接说道:“所以,我们离婚吧。”

    “爸,爸他没事吧。”张嘉森连忙问道,“送医院了吗?”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没有,还好爸爸挺住了。”

    张嘉森嘘了一口气,连声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离婚吧,张嘉森我是认真的。”宁舒冷漠地说道。

    张嘉森连忙说道:“妙妙,你别这样,求你,我替我爸妈跟你道歉,他们只是太担心姐夫了。”

    “嗯,我知道,所以我才看出来你妈妈非常不喜欢,行了,我挂了,我要睡觉了。”宁舒将电话关机了。

    第二天,宁舒去工厂的时候,张嘉森妈妈和大姐今天不见人影,习惯了哭丧一样的哀嚎,这样的安静让宁舒还有点不适应。

    看吧,她一说离婚,张嘉森立刻缩回了爪子,以张嘉森的本事,肯定有办法安抚自己的父母和大姐,但是他一直都没有行动。

    走进办公室,宁舒就被一个人抱住了,身一股浓重的烟味,宁舒想要推开张嘉森,张嘉森反而抱得更紧了,声音嘶哑地喊道:“妙妙。”

    宁舒推开了张嘉森,张嘉森的表情有些愕然,他似乎一夜没睡,眼中都是血丝,胡茬都冒出来,身上的衬衫非常皱。

    “妙妙,不要任性好吗?”张嘉森的表情很痛苦,“你怎么能这么就否定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有屁的感情,宁舒真想呸张嘉森一脸口水。

    宁舒用一种非常淡漠的眼神看着张嘉森,淡淡地说道:“嘉森,能不能等到我把事情做完了之后才说这些事情,你知不知道我很累,你的家人让我更累。”

    “让我们冷静一下。”宁舒无视张嘉森痛苦的神色。

    有张嘉森在这里,宁舒也懒得上班了,直接转身就走了,张嘉森追上宁舒,抓住了宁舒的胳膊,“妙妙,别这样对我,你说要离婚是气话对不对。”

    宁舒甩开了张嘉森的手,“我都说了让我们冷静一下,你这样让我很烦你知道吗,你妈妈已经让我承受不住了,你现在也要逼我吗?”

    张嘉森的眼中闪过阴厉之色,抿了抿嘴唇说道:“好,好,妙妙你别生气了。”

    张嘉森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宁舒摇了摇头,自己开车去将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拿出来,这些东西应该让苗爸知道了,共同对付张嘉森这匹中山狼。

    宁舒回到家里,准备到厨房倒水,发现平嫂正在往熬煮的药膳里面放东西。

    “你在干什么?”宁舒伸出手抓住平嫂的胳膊将她拉开,防止她将陶罐打破毁灭证据。

    平嫂被宁舒吓了一跳,显然没有想到宁舒突然回来了,扳着宁舒的手想要挣脱开控制。

    宁舒直接将平嫂拉到客厅,平嫂脸色煞白,“小姐,你做什么呀,你放开我。”

    “这是怎么了。”苗妈从楼上下来,宁舒冷着脸说道:“妈妈,快报警,平嫂在药膳里下毒。”

    “太太,我没有。”平嫂连忙摇头。

    苗妈一脸愕然,“怎么可能,平嫂在苗家好几年了。”

    宁舒让其他两个佣人抓住平嫂,然后到厨房端了陶罐,对苗妈说道:“我想把这个东西拿到医院去化验,我没有回来之前都不要放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