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那只凤凰男(19)

    设计稿被偷了,只能重新设计,如果不快点设计出来,马上就是春装上市的时间,工厂就拿不出货来。

    这件事还不是一般地麻烦。

    宁舒揉了揉额头,之前的元素都不能用了,宁舒猜测,设计稿已经到某些人的手中吧。

    设计师加班加点重新设计,宁舒基本也是一晚一晚不睡觉,审核这些设计稿,宁舒毕竟不是专业的设计师,提出意见太多,反而对设计师干涉太多了。

    宁舒有时候就是提出一个概念或者元素,让设计师发挥。

    宁舒咕噜咕噜喝掉一杯咖啡之后,揉了揉发黑的眼圈,接到侦探事务所负责人的电话。

    到了咖啡馆,宁舒看到咖啡,觉得有点渴,咕噜咕噜先灌了一杯咖啡。

    负责人:咕噜……

    “这次有什么收获。”宁舒问道。

    负责人把笔记本电脑推到宁舒的面前,点击了一下回车键,宁舒看着屏幕,然后就看里面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滚在一起,张嘉森的表情愉悦而邪魅,薛蔓蔓却一脸地享受,

    就像是两条蛇缠绕在一起,让宁舒感觉很恶心,看视频显示的时间,果然是那天下午,下午跟薛蔓蔓在一起,晚上却要跟她说要生孩子,

    呵呵哒。

    宁舒一脸淡漠地看着视频,一会就响起了比较羞耻的声音。

    咖啡馆比较安静,陡然一声比较高昂的羞耻声让咖啡馆里的人都看向了宁舒。

    宁舒立马把电脑合上了。

    有了这个东西,基本就是胜券在握。

    负责人将u盘从笔记本上拔下来,递给宁舒说道:“这是你想要的。”

    宁舒收起了u盘,点头说道:“嗯,可以。”

    宁舒将u盘上的内容复制了好几份,然后将U盘放到了银行保险柜里。

    经过一段时间的积攒,宁舒发现自己手中东西证据越来越多,自己就跟个小松鼠一样一点一点地积攒松果。

    不过现在不是提出离婚的时候,一并发作才好。

    宁舒回到工厂,刚进办公室,就听到里面鬼哭狼嚎的,走进去一看,就看到张嘉森妈妈坐在地上,手拍着地,嘴里喊道:“杀千刀的,怎么有这么心狠的媳妇,把自己姐夫都送进派出所。”

    不少的工人都围在张嘉森妈妈周围,窃窃私语的。

    不光是有张嘉森妈妈,还有张嘉森的姐姐张问兰,张问兰哭哭啼啼的,张嘉森爸爸坐在椅子上一脸铁青。

    看到宁舒过来了,张嘉森妈妈立刻朝宁舒扑过来,“你这个黑心肝的,你为什么要把你姐夫弄去坐牢。”

    “弟媳妇,求求你,让合宇回来吧。”张问兰噗通一声给宁舒跪下,“他有千般不好,他也是我的丈夫,如果他去坐牢了,我们娘俩该怎么活下去。”

    “儿媳妇,这算是家事,怎么能闹到这种地步,有什么事情回家去解决,家丑不外扬,你这样做把张家的脸都丢尽了。”张嘉森爸爸脸色不善,一张老实醇厚的脸上带着凌厉,身上的气势到跟张嘉森差不多。

    带着一家之主的绝对威严。

    宁舒一走进来就迎接张家人的狂风暴雨,宁舒脸色不变,先把这些围观的工人都赶去工作了,把办公室的门一关,淡淡地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弟媳妇,求你不要把孩子他爸关去坐牢,没有了孩子他爸,我们娘俩该怎么活啊。”张问兰哭着朝宁舒哀求道,一副天塌下的样子。

    宁舒非常淡定地抿了一口咖啡,活不下去?没有这样好吃懒做,不养家糊口的男人会活得更好吧,离不了男人?离开了男人就不能活了。

    这就是女人的悲哀,哪怕这个男人再混蛋,都离不了,没有信心和勇气为自己而活,宁舒看着可怜的张问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张问兰已经卑微到泥土中去了。

    这个世界对女人总是那么多的恶意。

    “苗妙妙,你要不把你姐夫放出来我跟你没完。”张嘉森妈妈对着宁舒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简直是大逆不道,怎么能做这样事情,把自己家里的人送去坐牢。”

    “你们知道覃合宇做了什么吗?他偷了公司的设计图,卖钱了,至少给公司造成了百万以上的损失。”宁舒淡淡地说道。

    张嘉森爸爸说道:“就算是这样,你也该跟家里人,不该这样做,老张家不出这样的丑事,你这样做根本就没有把你的丈夫放在心上。”

    宁舒勾着嘴角说道:“这件事嘉森也是同意的。”

    “有什么事情你们去找嘉森。”

    “嘉森不可能这么做的,肯定是因为你非要这样做。”张嘉森妈妈指着宁舒,手指差点戳到宁舒的鼻子。

    “出去,我要工作,有什么事情晚上回去再说。”宁舒冷声说道。

    张嘉森妈妈赖着不走,非要让宁舒把自己的女婿弄出来,宁舒很不耐烦,直接让保全把人弄出去。

    张嘉森妈妈就在工厂大门口逢人就哭喊,嘴里念叨着狠心的儿媳妇,怎么的怎么的。

    张问兰就跪在门口,一直哭一直哭。

    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宁舒知道张嘉森妈妈是想要用舆论让她妥协。

    只是宁舒一点都不在意,这个工厂的员工都是靠着苗家吃饭,难道会为了不认识的人得罪自己的东家?

    从出事到现在,张嘉森都没有出面,只是给宁舒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说替自己的妈妈道歉,他妈妈只是太担心姐夫了,然后他会尽力劝说自己妈妈巴拉巴拉巴拉。

    但是张嘉森妈妈跟工人一样准时准点到工厂门口,哭天抢地的。

    相比于撒泼的张嘉森妈妈,张问兰就是走弱势的路线,跪在地上默默流泪,有时候还带着自己的女儿一起跪。

    对此,宁舒简直是哭笑不得,但是同样不管不问,要闹就闹吧。

    而且张嘉森对于这件事的态度是放任的,以张嘉森的本事,还能劝不住的妈妈,会没有本事弄出覃合宇?

    张嘉森这是故意让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在员工面前落她的面子,折损她的威严。

    宁舒只是冷笑一声,没有理睬这些闹腾的人,越理她蹦达得越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