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第449章 那只凤凰男(18)

    听到设计稿不见了,宁舒第一反应就是那些设计稿已经废稿了,不管这些设计稿流向何处。

    偷设计稿,绝对是竞争对手干的事情。

    宁舒从这些设计师的脸上扫过。

    宁舒去调了监控录像,让宁舒比较意外的,偷稿子的是居然是张嘉森的大姐夫覃合宇。

    覃合宇来到工厂,到处吹宁舒是他的弟媳妇,他的大舅子是张嘉森。

    视频里覃合宇来设计师办公室,保安拦了一下站覃合宇,覃合宇就牛哄哄威胁保全开了他,这个工厂是他弟媳妇的。

    覃合宇进了办公室,就在办公室里到处翻,然后看到了桌子上的设计稿,往衣服里一塞就跑了。

    宁舒:……

    宁舒直接开除了将设计稿放在桌子上的设计师,那个设计师一脸愕然,朝宁舒问道:“为什么,凭什么要开除我。”

    “因为你的不小心,给公司带来这么大损失,你觉得你还能留在公司?”

    女设计师脸上露出了愤愤不平的表情,取下自己工作牌,扔在地上,“这样不分是非的公司我才不呆了。”

    设计师转身就走了,宁舒冷冷地说道:“等一下,你不能这么走了,我已经报警了,你涉嫌偷盗商业机密。”

    调出监视画面的时候,宁舒就觉得这个设计师是故意的,故意把稿子放在桌子上等着覃合宇来偷。

    设计师一脸被冤枉的悲愤,“我没有偷,你凭什么冤枉我偷了设计稿。”

    “你没有证据凭什么污蔑我。”设计师拿出电话通知张嘉森,“你才来公司多久,你根本就不了解。”

    宁舒表情非常冷漠,就看着设计师给张嘉森打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张嘉森赶过来了,了解了整个过程,看着监视画面,朝宁舒问道:“这些摄像头什么时候安装的。”

    宁舒冷笑:“现在不是关心摄像头吧,你的姐夫将设计稿偷走了,还有这个设计师。”

    张嘉森紧紧皱了皱眉头,看起来非常苦恼。

    “经理,我根本就没有偷设计稿,我在公司这么多年了,我没有道理偷设计稿,你可以怪我马虎大意,但是不能把偷盗的罪名扣在我的头上,设计师要名誉的,如果有偷盗这个名声,哪家公司还敢用我。”设计师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干嘛做这种自断后路的事情。”

    而覃合宇也被保全押了进来,被保安挟住的覃合宇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覃合宇。”张嘉森冷冷地看着覃合宇,“你真是狗改不了****。”

    张嘉森拉着覃合宇的领子,将覃合宇拽到了电脑前,让他看监视画面。

    覃合宇一看,顿时跟张嘉森告饶,“当时一个人找到我,说让我找这种画着衣服的纸,给我了两万,我一想两万比幸苦搬东西几个月工资都高。”

    “混帐东西。”张嘉森给了覃合宇一拳,把覃合宇打得跌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宁舒冷漠地看着张嘉森的举动,张嘉森见宁舒这样,拉着覃合宇的领子,又是几拳头。

    张嘉森揉了揉眉头对宁舒说道:“妙妙,对不起,他在乡下的时候就有点手脚不干净,本以为到城里就好,但是没有想到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就是把他杀了也不能抵罪,现在最重要的是重新设计春季款式,也不要把这件事闹大了,如果工人们知道没有设计稿,就不能工做,会引起恐慌的。”张嘉森低沉朝宁舒说道。“事情有轻重缓急。”

    宁舒看着张嘉森,心中闪过各种念头。

    有那么一瞬间,宁舒觉得是张嘉森在背后操控这件事。

    “给你钱的人是什么人?”宁舒朝痛得呲牙咧嘴的覃合宇说道,覃合宇说道:“不认识。”他只认钱。

    屋外响起了警车的鸣笛声,张嘉森听到这个声音,陡然看向宁舒,问道:“你报警了?”

    宁舒冷笑了一声,“既然做错事情了,就要受到惩罚,嘉森,难道你要为你姐夫开脱吗?”

    张嘉森愕然地看着宁舒:“妙妙,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宁舒一脸冷漠,“爸爸说了,管理公司就得杀伐决断,才让下面的人乖乖的。”

    警察进来了,宁舒直接让警察把覃合宇拉走,覃合宇这下真的怕了,眼泪鼻涕都下来了,朝宁舒和张嘉森喊道:“大舅子啊,我知道错了,你救救我,我不要坐牢。”

    宁舒似乎气坏了,冷硬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张嘉森一脸无奈,“罢了,也该让他受点教训。”

    覃合宇被拖入了警车里,警车鸣笛声渐渐听不见了,但是办公室里的气氛还是很沉闷窒息。

    宁舒看着女设计师,“从今天开始,你被公司开除了,永不录用。”

    设计师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张嘉森转身就走了。

    张嘉森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宁舒的头,“别生气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补救。”

    宁舒对着张嘉森呲牙一笑,“很快新的设计稿就出来了。”

    张嘉森的瞳孔缩了缩,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

    事情解决了,张嘉森没有立刻走,留下来安抚宁舒,

    宁舒眯着眼睛想事情,事情有些太巧了,商业间谍找谁不好,就偏偏找到了手脚不干净的覃合宇。

    张嘉森看宁舒沉思的样子,问道:“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回去吧,我还撑得住。”宁舒说道。

    张嘉森抱住了宁舒,柔声安慰道:“妙妙,管理公司这样,有各种各样的突发事情,妙妙你的性子柔和,对付这些事情肯定会吃力的,不要太勉强自己,我会心疼的,在我的心中,我希望你能幸福一生,不这么幸苦,这么硬撑着。”

    宁舒淡淡地说道:“再看看吧。”

    “幸苦了就跟我说,有什么事情我都能帮你解决了。”张嘉森吻了一下宁舒的头发,让宁舒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张嘉森又拍了拍宁舒的肩膀,然后才走。

    宁舒看着张嘉森的背影,为什么她觉得张嘉森的背影带着一股志得意满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张嘉森为了给自己添麻烦,连自己的姐夫都能牺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