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第447章 那只凤凰男(16)

    张嘉森非常耐心跟宁舒解释了,张家人是把你当成自己人,把你当成亲人,所以才说话直接,才对你不客气,才让你做事,才喜欢对你唠唠叨叨,虽然说话难听了一点,但是都是为了你好。

    宁舒:……

    求不要当成自己人,当成自己人就要这么被磋磨。

    不是当成自己人,是把人当成自己的奴隶。

    宁舒咧了咧嘴角,张嘉森就是在避重就轻,偷换概念。

    明明是恶婆婆对媳妇的磋磨,到张嘉森的嘴里就这么好听了。

    张嘉森的渣再次刷新了宁舒对渣男的认知,再宁舒遇到的渣男中,张嘉森绝对能排在前面,独占鳌头。

    不怕渣男渣,就怕渣男有文化,就是刚刚张嘉森发表的亲人论,宁舒就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张嘉森看宁舒不说话,伸出手摸了摸宁舒的头,说道:“别生气了,生气容易变老,今天回家吧。”

    低着头的宁舒眼睛转了转,对张嘉森摇着头说道:“还是不能回去,爸爸最近在查账,我要回去帮忙。”

    “查账?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突然就要查账了?”张嘉森表情有些惊愕,“我怎么不知道?”

    “有几天了,爸爸就是想看看最近两年的公司的盈利。”宁舒淡淡地说道,“我也得帮忙。”

    “是这样啊。”张嘉森点了点头,对宁舒笑着说道:“既然有工作要忙就不用回去了,我送你回去吧,我也有工作的事情跟爸说。”

    宁舒嗯了一声。

    宁舒是故意跟张嘉森说账本的事情,总得看看张嘉森有什么动静。

    回到家里,苗爸看到宁舒和张嘉森一起回来,没说什么,对待张嘉森一如既往。

    这让宁舒宁舒有些疑惑,难道苗爸并没有查出什么东西?

    在苗家夫妻面前,张嘉森对宁舒要比平时殷勤一些,比如只夹宁舒喜欢的菜,不对是苗妙妙喜欢吃的。

    总是在细小的举动中展现自己的宁舒的疼爱。

    宁舒心安理得接受了张嘉森的服务,既然是上赶着,没必要拒绝,本来就是在作秀。

    似乎觉得作得还不够,张嘉森晚上还要留下来过夜。

    宁舒的心里顿时就有点不好,之前跟薛蔓蔓那啥了,难道晚上还要跟她,宁舒瞅了一眼张嘉森下面,吃得消么?

    张嘉森捕捉到宁舒的眼神,挑了挑英挺的眉头,眼神邪魅,显然是觉得宁舒想要了。

    洗了澡之后,张嘉森躺在床上,拥住了宁舒,说道:“妙妙,我们生个孩子吧。”

    宁舒一笑,点头,“好呀。”

    张嘉森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宁舒又说道:“可是我现在生孩子,工作的事情怎么办,还有你爸妈不同意孩子姓苗,到时候两家人一定会吵起来的,嘉森,其实我很怕你妈妈,我不想因为孩子,让我和你妈妈的矛盾激发。”

    张嘉森听到宁舒如此说,一脸愕然,问道:“这话是谁跟你说的?”以苗妙妙的脑子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些,张嘉森有些烦躁地拨了拨头发。

    让苗妙妙怀孕是最好解决现在不上不下的局面,怀孕的苗妙妙自然不会再工作了。

    但是现在苗妙妙这番有理有据的话让给张嘉森无法反驳,苗妙妙是为了家庭的安稳,但是张嘉森心里堵得慌。

    最让张嘉森生气的是现在的苗妙妙不听话。

    张嘉森锐利的眼神从宁舒的脸上一寸一寸地扫过,带着审视,嘴角又晕开了笑容,“不管这个孩子姓苗还是姓张,都是我们的孩子。”

    宁舒也笑了起来,“说得对。”然后打了一个呵欠把被子一裹就睡觉。

    张嘉森的手放在宁舒的胳膊上,带着一股温情,朝宁舒问道:“妙妙,爸怎么想起查账了,是不是账有什么地方不对?”

    宁舒心里很清醒,面上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爸爸就是觉得公司的收益少了,所以就想查查看,怀疑有人中饱私囊。”

    张嘉森眼睛眯了眯,淡淡地说道:“大环境如此,金融危机影响下,能盈利就很好,很多公司都倒闭了。”

    “那爸查出什么了吗?”张嘉森诱哄着宁舒,“如果有人真的中饱私囊,绝对不能让这样的蛀虫留在公司。”

    宁舒打了一个呵欠,说道:“应该有查出什么吧,最近爸爸都很生气。”

    张嘉森放在宁舒胳膊上的手一抖,然后柔声说道:“困了就睡吧。”

    宁舒放缓自己的呼吸,看着就跟睡着的样子,不久感觉到旁边的张嘉森起床了,宁舒睁开眼睛看到张嘉森正在阳台抽烟。

    站在阳台上,黑影咕咚的形似鬼魅。

    张嘉森在阳台站了很久,手中夹着燃烧的香烟,然后就下楼了,宁舒赤着脚跟着下楼了,在楼梯的地方听到厨房里传来张嘉森和一个女人的声音。

    宁舒听着这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是苗家的佣人,在苗家做了好几年。

    张嘉森和佣人的声音很小,宁舒听不清楚,直接走到了厨房门口,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张嘉森看到宁舒,一脸坦然,举了举手中的杯子,说道:“我想喝水,我不到水杯,让平嫂给我拿个杯子,你怎么下来了?”

    宁舒的眼神在平嫂的脸上扫过,平嫂说道:“我起夜,看到姑爷在厨房里找东西,就替姑爷拿了水杯。”

    并没有问你,你解释什么,宁舒哦了一声,显然是相信了这个说辞。

    张嘉森喝了一口水,朝宁舒问道:“不睡觉,怎么下来了,鞋子也不穿,这么冷的天也不怕冻着。”

    “我醒过来看你没在床上,卫生间也没人,我以为你回去了。”宁舒揉了揉眼睛,显得很困顿。

    张嘉森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了,放下杯子然后直接将宁舒横抱起来,对着宁舒柔和一笑,“抱着你上去,这样你就不会冷着脚了。”

    宁舒脸上露出了笑容,没说什么就让张嘉森抱上楼了,回头看到平嫂有些脚步匆忙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宁舒眯了眯眼睛,收回了眼睛,又看到张嘉森锁骨之下的地方有个红印子,穿衬衫打领带自然是看不到,但是穿着睡衣就露出这个地方。

    宁舒:呵呵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