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第444章 那只凤凰男(13)

    “家里有这么多人,待会我去买张大桌子。”张嘉森替自己爸爸解围,张嘉森又转头朝宁舒说道:“是吧,妙妙。”

    宁舒咧了咧嘴,眼观鼻鼻观心,无视张嘉森的话。

    张嘉森的脸上闪过愠怒,说道:“吃饭,吃饭。”

    一听张嘉森说吃饭,一家人都跟饿了好久一样,夹着菜就往嘴里塞,就是腼腆卑微的张问兰站在桌边不停给自己女儿夹菜。

    宁舒没有动筷子,张嘉森夹了菜放在宁舒的碗里,宁舒慢慢咀嚼。

    张嘉森妈妈吃得满嘴油,对宁舒问道:“你以后好好呆在家里,不要到处跑,赶紧生个孩子。”

    宁舒放下筷子,慢条斯理用纸巾擦嘴,说道:“我要在公司上班,生孩子的事情以后再说。”

    张嘉森妈妈瞪大了眼睛看着宁舒,一脸凌厉,“女人就要呆在家里生孩子伺候男人,整天到处跑像什么样子,不生孩子难道你想让老张家绝种?”

    宁舒:……

    好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宁舒气极反笑,带着恶意说道:“反正第一个孩子也是跟着苗家姓苗,是苗家的孩子,我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生。”

    宁舒这话一出,饭桌上的人都愣住了,张嘉森爸妈看着宁舒的眼神不善,张嘉森妈妈一脸愤怒道:“张家的种,凭什么姓苗?”

    “嘉森,这是怎么回事。”张嘉森爸爸朝张嘉森质问。

    宁舒一脸好奇,“你们不知道吗?当初我爸爸说了我和嘉森的第一个孩子要姓苗,嘉森是答应的,所以我们才能结婚的。”

    “妙妙。”张嘉森朝宁舒低吼一声。

    宁舒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我该去上班了,你们慢慢吃。”

    宁舒拎着包就走了,张嘉森跟着追了出来。

    “妙妙,妙妙你等等。”张嘉森小跑跟上了宁舒,看到宁舒要开车门,伸出手按住了车门。

    宁舒看着张嘉森,张嘉森皱了皱眉头,放柔自己的语气,“妙妙,你不要生气,他爸妈是农村人,有些事情比较固执,所以我才不敢将这件事告诉她们,以后有什么事情,你要事先跟我商量,今天的事情就不会闹得这么僵。”

    宁舒简直都要气炸了,你特么不安好心才会答应苗爸的要求,这会还来指责她了,好像是自己是被逼的,宁舒冷声说道:“你爸妈要来你也没有告诉我,等人都到了家里,我是最后一个知情,那你有事怎么不跟我商量。”

    “妙妙,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张嘉森皱着眉头,申请怅然,“你以前不是这样胡搅蛮缠的。”

    宁舒:噗……

    宁舒真是一口老血喷出来,以前是因为苗妙妙好骗,但是她现在说点事实,特么就成了胡搅蛮缠了。

    宁舒推开了挡在车门前的张嘉森,打开车门坐进车里开车就走了。

    跟这种人说话简直就是找虐。

    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张嘉森成功的是基础上,如果张嘉森什么都没有了,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在她的面前高高在上。

    张家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苗家给的,没有苗家,张嘉森能爬得这么快?

    一面依靠别人,一面还要践踏别人。

    天下的极品奇葩不要太多了。

    张家理所应当的态度更极品,也许在他们的心中,媳妇就是低人一等的存在。

    觉得苗妙妙再有钱,那也是张家的媳妇,就该规规矩矩,就该卑微。

    宁舒灌了一瓶水,都无法浇灭心中火气,不停在心里念着清心咒。

    姐我纵横那么多世界,见过的奇葩极品不少,绝对不会跪在这里,一点都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麻痹的,还是好生气……

    这时宁舒接到了侦探事务所负责人的电话,说是宁舒想要的东西到手了。

    宁舒到了咖啡馆,没有说话,先打开了文件袋,看到了房产证复印件,上面有且只有张嘉森一个人的名字。

    宁舒突然笑了起来,再次验证张嘉森是一个物质自私的男人,同时也是警惕心很强的人,哪怕薛蔓蔓是大学时候的情侣,但是房产证上写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薛蔓蔓在张嘉森心里比不上金钱,穷怕了的张嘉森心中只有钱。

    宁舒将房产证复印件收了起来,还有一些张嘉森和薛蔓蔓亲密的照片。

    张嘉森,呵呵……

    “薛蔓蔓的情况弄清楚了吗?”宁舒问道。

    负责人点头,“查清楚了,薛蔓蔓是本市人,父母是国企员工,小康家庭衣食无忧,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很喜欢名牌,张嘉森给她买了不少的名牌呢。”

    宁舒嗤笑了一声,一个爱慕虚荣,拜金的孔雀女,一个是虚伪自私,物质的凤凰男,两人配一脸。

    “我想要他们更亲密的照片,比如床.上的照片,如果是录像更好。”宁舒说道。

    负责人耸了耸肩膀,“这非常难。”

    宁舒淡淡地说道:“我相信你们办得到,我这个外行人都能想到办法,比如装成钟点工去打扫房间,往卧室里塞一个微型探头,一段录像就出来了,别说有多难。”

    负责人:……

    “可以,但是价格……”负责人看着宁舒。

    宁舒挑了挑眉头,“照顾你这么多生意,打个折。”

    宁舒给了负责人钱,然后就把这些东西都放到银行保险柜里了。

    忙活了一天,宁舒的脑袋都是懵的,尤其是张嘉森,简直能把人给气懵了。

    宁舒直接将自己银行卡的钱转到另一张卡上,因为这张卡被绑定了,婚房的水电费,什么物业费都是到到时间直接从银行卡扣的。

    那是高档小区,物业费什么都不是小数目,但是这些钱居然都是苗妙妙交,张嘉森为这个家没有付出一分钱。

    苗妙妙的脑子不止是有坑,而且还是陨石坑,把张嘉森养的好好的,然后张嘉森去养别人。

    宁愿喂给狗,狗至少还会朝人摇尾巴叫两声,扔水里还能听见水花响,但是给这些人,这些人就觉得理所应当,花你的钱,住你的房,还要把你当奴隶使。

    回到家里,宁舒先是替苗爸熬了药膳,熬药膳这种事是宁舒亲自动手,她也算是一个大夫,好歹也是一代神医的弟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