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第443章 那只凤凰男(12)

    宁舒看着客厅里的人,人一多,客厅里就显得非常地凌乱,而且张嘉森爸爸抽的旱烟烟雾很大,在屋里久久散不去。

    张嘉森的妈妈一咳嗽,呸地一声对着白净的地板砖就是一口浓痰。

    想想以后这么多人大人小孩住在这里,洗澡上厕所,光是想想就让人颤抖,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灾难。

    这些人培养张嘉森是要有回报的,现在张嘉森功成名就了,就是到了该报答的时候。

    而张嘉森全盘接收,甚至连自己的大姐也接手了,还要让自己一起供养这么一大家子。

    如果是原主,也许就真的要伺候这一大家子吧。

    哪怕心里再念着清心咒,宁舒都感觉自己的肝气得要爆炸了,再次刷新了对张嘉森的感官。

    这个自私无比的男人。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问道:“难道你大姐一家也要住在这里?”

    张嘉森伸出手拉着宁舒的手,温柔地说道:“大姐也是苦命的人,姐夫是一个混不吝的人,爱赌,现在带着他进城了,给他找个工作安稳下来,但是大姐对我很好,省下来的钱都给我念大学了,大姐她遇人不淑,到这里来还可以帮忙照顾爸妈。”

    遇人不淑?!宁舒直接气笑了,苗妙妙才是真的遇人不淑吧,遇到了你这头狼,什么都没有了,最后连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张嘉森,张嘉森……

    宁舒看着张嘉森的眼神非常淡漠,甩开了张嘉森的手,淡淡地说道:“你大姐对你好,又不是对我好,关我什么事情,我又没有用过你爸妈一分钱。”

    张嘉森一脸愕然,“妙妙,你……”

    “我们是夫妻。”张嘉森神色带着哀求,“他们是我的父母。”

    你要真想孝敬你的父母,怎么不把这一大家子带到汤臣名居的豪宅去。

    宁舒没有说话,因为她一句话都不想跟张嘉森说,简直被恶心到不行了,真特么受不了了。

    ”妙妙,你咋个还不去做饭那。”张嘉森妈妈走过来朝宁舒说道。

    宁舒冷漠地看着张嘉森妈妈,她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就因为自己和她儿子结婚了?别忘了她儿子有今天,完全是因为苗家。

    踩人也要看对象。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张嘉森妈妈被宁舒的眼神吓到了,有些气急败坏,走过去想要拽宁舒的胳膊却被张嘉森挡住了。

    “我去做饭,你们等着。”张嘉森拉着宁舒进了厨房,就让宁舒在旁边看着,没有让她动手。

    宁舒淡漠地看着张嘉森手脚麻利地做饭,说起来剧情里张嘉森从来没有替苗妙妙做过饭,都是苗妙妙照顾张嘉森。

    苗妙妙是一个富家小姐,为张嘉森洗手做汤羹,但是张嘉森却从来不放在心上。

    很快张嘉森就弄了一桌饭菜,一屋子的人一窝蜂涌到饭桌,满满当当挤在饭桌上。

    宁舒都没有位置坐,也没有说话,挎着包就准备走了,张嘉森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久之后,她会把这一窝子的人一锅端了。

    只要没有了张嘉森,这些人蹦达不起来。

    张嘉森看宁舒要走了,抓住了宁舒胳膊,张嘉森也许在生气,抓着人的时候,手劲有些大,宁舒感觉自己的胳膊很痛,直接出声道:“你干什么,你抓疼我了。”

    饭桌上的人都看着宁舒,张嘉森连忙放松了力道,柔声朝宁舒说道:“吃饭了,你去哪里?”

    “弟媳,你来坐。”大姐张问兰立刻让了一个位置,让宁舒坐,张嘉森不由分说将宁舒按坐在椅子上,然后坐在旁边。

    张嘉森伸出手在桌下紧紧握着宁舒的手,显然是在用这种方式胁迫宁舒妥协。

    宁舒一使劲挣开了张嘉森的手,对站着的张问兰说道:“你来坐,你还带着孩子呢。”

    “不用,弟媳你坐,我站着吃就可以了。”长姐张问兰连忙摆手说道,神色卑微。

    张问兰丈夫覃合宇有些讨好对宁舒说道:“对,她站着吃就好了,弟媳你坐着。”

    宁舒看都不看这个男人一眼,这么埋汰自己的妻子,真是极品的一家人。

    “吃个饭还这么矫情,哪家媳妇像你这样。”张嘉森妈妈对宁舒非常不满,板着一张脸,要在这个新的家庭里要树立自己绝对的威严。

    宁舒表情淡漠地扫了一眼张嘉森妈妈,她又不是原主,真的把婆婆当成亲妈,一腔真心都喂了狗,这些人根本就看不到,反而觉得这是媳妇该做的。

    你的付出是理所应当的。

    恶婆婆说的就是张嘉森妈妈这种,处处要把媳妇捏在手心,就跟捏小鸡仔一样。

    有这样强势的婆婆在,哪怕再爱这个男人,都不能嫁,天下男人多的是,也不要指望男人会帮自己,天下女人多的是,老妈只有一个,没有这个老婆还可以再娶一个。

    宁舒觉得苗妙妙其实脑子有坑,分不清好歹。

    说到底还是惯的。

    在自己的地盘还这么横,宁舒听到张嘉森妈妈这么说,立马就甩脸子了,说道:“这房子是我爸妈给我买的,你们住的是我的房子,不要惹我不高兴。”

    张嘉森妈妈顿时说道:“什么你的房子,这房子也有嘉森的名字,这么就是你一个人的房子了。”

    宁舒淡淡一笑,看吧,这就是原主脑子一热,为爱情冲昏头脑的后果,人家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个房子也是他们的,张嘉森没有出过一分钱,但是房产证上有张嘉森的名字,这家人就可以说这房子是他们的。

    宁舒意味深长地看了张嘉森一眼,显然是张嘉森将这栋房子事情告诉了张家,张家人才知道这个房子是属于张家。

    张嘉森和宁舒的眼神对上,张嘉森的神色很难看,脸上带着愠怒,这份愠怒是对着宁舒,责怪宁舒弄得大家都下不了台。

    “够了,吃饭还吵什么。”张嘉森爸爸用旱烟管敲了一下大理石餐桌,估计是不知道大理石没有木桌禁敲,敲出了一道细缝,顿时让张嘉森爸爸脸色黑红黑红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