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第442章 那只凤凰男(11)

    宁舒没有理会张嘉森和薛蔓蔓的事情,现在多半的时间都呆在工厂里,发现工厂很多摄像头都不能用,很多都是坏的,就算是有好的摄像头,但是在工厂里的老员工,都能避开摄像头。

    随便顺走点东西,剪刀针线什么的,虽然不是多么昂贵的东西,但是工厂里这么多人,每个人顺走一把,那也是不少的数字。

    宁舒不动神色,从苗爸手中拿了一笔钱找了专业人员,在员工下班之后,在工厂比较重要的地方都装上了微型摄像头,尤其是在仓库里。

    苗爸疑惑宁舒怎么不从公司财务部拿钱。

    宁舒当然不会说,公司里有张嘉森盯着,她要从财务部走这笔钱,张嘉森绝对会问她干什么。

    宁舒并不想让张嘉森知道这件事,既然她要管理工厂,必须要把工厂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宁舒又让苗爸查账,特别最近两年的账,尤其是张嘉森高升之后的账。

    汤臣名居的房子绝对是张嘉森从公司里贪墨的。

    苗爸见宁舒风风火火要查帐,并不赞同,说道:“没有那一个账本是绝对干净的,有些钱我是放在一边,就当给这些人一些小恩小惠,心里有鬼反而认认真真工作,不用查账。”

    宁舒摇头,说道:“我查的不是这种小额,而是大笔的,我就随便查查,爸爸你帮我。”

    苗爸也不忍心打击宁舒的积极性,让自己的秘书去拿账本,对财务部的说法就是想看看最近两年的销售额。

    宁舒看到苗爸肯帮忙,松了一口气,想到汤臣名居的房子,心头哗啦啦飙血,这是多少钱,都是从苗家身上吸的血。

    苗家公司是其实一年的盈利并没有多少,剔除各种成本,人工,盈利基本就那么多。

    这些贪墨的钱无非就是进货的时候造假,报价的时候抬高价格。

    宁舒心里对张嘉森的恶感越来越大,骗婚出轨,还狼子野心夺走别人东西,还特么觉得自己委屈,觉得自己忍受着岳家的轻视多么不容易。

    宁舒正在工厂办公室看设计师设计的衣服,就接到了张嘉森的电话,宁舒想也没想就挂掉了,紧接着手机又响了,宁舒又挂掉了,挂掉之后手机又响了。

    宁舒这回慢悠悠接通了,“喂。”

    电话那头传来张嘉森的声音,“妙妙,你怎么挂我电话。”

    “是你的电话啊,我以为是什么骚扰电话,我在忙,就挂了。”宁舒轻飘飘地说道。

    张嘉森也不再说挂电话的事情了,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妙妙,你先回来,家里有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我有点忙。”宁舒说着就要挂掉了电话。

    “妙妙,你先回来好吗?”张嘉森的声音很温柔,透过电话更加磁性迷人了。

    宁舒挑了挑眉头,现在又有什么幺蛾子,说道:“我马上就回来。”

    张嘉森说的家是苗家夫妻买给小夫妻买的婚房的,是环境相当好的高档小区,宁舒开车回去了。

    到了家门口,宁舒掏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玄关的地方乱七八糟地摆着鞋子,而且这些鞋子上还沾着泥巴。

    屋里也是烟熏火燎的刺鼻烟味,宁舒走进去,客厅里非常热闹。

    张家老夫妻坐在沙发上,张嘉森爸爸手中抽着旱烟,烟灰落在沙发上形成了一团黑灰。

    张嘉森妈妈吃着茶几上的水果,水果皮扔得满茶几都是,张小妹一双眼睛到处滴溜乱转,眼中露出了满意之色。

    至于张小妹的双胞胎哥哥现在正霸占着电脑,玩得真高兴呢。

    其中还有宁舒没有见过的三个陌生人,看着像一家三口,女人的手中还抱着三四岁的小女孩,她的丈夫目光不纯,一双眼睛在屋里到处打量,时不时搓搓手。

    宁舒:……

    宁舒的瞳孔缩了缩,心中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本来这个房子蛮大的,将近两百平米,但是这么多人堵在这里,房子一下显得非常地拥挤。

    “妙妙,你回来了。”张嘉森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宁舒眼神非常温柔。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结果闻了一肺腔的烟味,让宁舒忍不住呛了起来。

    “哼,做媳妇的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呆在家里还要让男人做饭。”张嘉森妈妈摆出了婆婆的款,她的身上穿着暗沉沉的衣服,一张脸黝黑的,跟这个房子豪华的装饰格格不入。

    更显得张嘉森妈妈土气,但是她现在挺直了背部,努力想要在宁舒的面前展现婆婆的风姿。

    “妈。”抱着孩子的女人拉了拉张嘉森妈妈,然后朝宁舒说道:“弟媳妇。”

    “妙妙,这是我大姐,张问兰。”张嘉森朝宁舒说道,又指了指指了指张问兰旁边的男人,“这是大姐的丈夫,覃合宇。”

    覃合宇对着宁舒露出了讨好的笑容,露出了大黄牙朝宁舒喊道:“弟媳妇。”

    宁舒移开了目光,看着这一大家子,然后歪着头看着张嘉森,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不光是张家,现在连张嘉森大姐一家都来了。

    张嘉森伸出手拉着宁舒到了阳台,似乎在组织语言,宁舒不说话,心里再冷笑,扫了一眼屋里的人,倒要看看张嘉森说什么?

    “妙妙,爸妈过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张嘉森说道,“爸妈幸苦了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的福,为了供我上大学,砸锅卖铁的,弟弟妹妹也没有过一天好日子,大姐也是想法设法接济我,妙妙,我们夫妻一体,我的爸妈也是你的爸妈,你可以理解我吗?”

    我理解你麻痹,她没有拿过张家一针一线,她对张家没有责任,现在张嘉森要用婚姻强行将这份责任扣在她的头上。

    这就好比,婚前你借了很多钱,一结婚就让老娘帮你还钱,想得真.骚。

    宁舒都要气炸了,张嘉森真是把她当成傻子,真以为她爱他,觉得自己什么都该听他的。

    这么一大家子需要供养,说不定还有更多的人加入这个队伍,什么七大姑八大姨,

    宁舒心里念着清心咒,我不生气一点都不生气,呵呵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