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第436章 那只凤凰男(5)

    经过一路的颠簸,宁舒总算到了车站,拖着行李箱下车的时候,一个男人走过来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

    宁舒看着这个男人,身上穿着黑色呢子大衣,围着一根灰色的围巾,围巾一直垂到膝盖,显得他的身体更高更挺拔了。

    看到这个男人,宁舒的心里涌上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有痛恨还有怅然。

    一张白净的脸,一表人才,这便是张嘉森。

    张嘉森长得很不错,不然也不会迷惑住苗妙妙,俯下身来接行礼的时候,能闻到他身上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

    这是一个干净的男人,但是心思叵测。

    宁舒扯出了一个笑容,“你来接我了。”

    张嘉森的眼神宁舒扫过,紧缩着眉头,语气带着既不可查的责备,“怎么突然就离开了家,家里人到处找你,还是小妹给我打电话了,我估计你是回来了,就先到这里来接你。”

    宁舒又一笑,说道:“我不是留了字条吗?”

    “爸妈并不识字,你留得字条他们也看不懂,怎么这么任性,像个小孩子一样。”张嘉森看似宠溺地说道,但是却是真的在责备宁舒任性。

    宁舒拨了拨被车站冷风吹乱的头发,淡淡地说道:“老人不识字,小妹是识字的,再不济还有小叔子,他们两个是识字的。”

    张嘉森眯了眯眼睛,将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

    宁舒上了副驾驶,张嘉森开着车,时不时扫了宁舒一眼。

    宁舒没有理睬张嘉森的眼神,看着车外,心里在思索,第一眼见张嘉森,宁舒就知道这是一个难对付的角色。

    难怪最后登上了人生巅峰。

    苗妙妙只是他的一个垫脚石而已,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的男人。

    宁舒心里冷笑了一声。

    “身体不舒服吗?”张嘉森看宁舒不说话,眉头皱了皱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张嘉森皱眉头的时候特别有味道,配着低沉的声音,让人很容易沉沦。

    “我没事,早上没吃什么东西,饿的。”宁舒淡淡地说道。

    张嘉森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了,说道:“乡下的东西没有城里的精致,你肯定是吃不惯的。”

    宁舒点头,“是吃不惯,最近一直便秘。”

    张嘉森:……

    气氛一下沉默了下来,宁舒将头靠在车椅闭上眼睛,“先回我家,我眯一会。”

    张嘉森脸色淡淡的看不出情绪,加大了油门。

    到家之后,张嘉森停了车,转过身来替宁舒把安全带解开,宁舒睁开眼睛就看到张嘉森伏在自己的面前,宁舒伸出手推了一下他,问道:“干什么?”

    张嘉森的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到家了,我替你把安全带解了。”

    宁舒哦了一声,推开车门下了车,走进了独院别墅里。

    张嘉森跟上了宁舒,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手,宁舒条件反射地甩开了张嘉森的手。

    张嘉森没有生气,只是皱着眉头紧紧地看着宁舒,肯定地说道:“你在生气。”

    “没有。”宁舒像原主那样一笑,“我怎么可能生你的气呢。”

    张嘉森还想说什么,但是宁舒已经进屋了,张嘉森有些无奈跟上去。

    “妈。”宁舒对着客厅里插花的苗妈喊了一声,苗妈愣了一下看到宁舒,扔下了手中的花,走过来抱住了宁舒,然后上下打量宁舒。

    “嗯,瘦了,也黑了,怎么弄得这么狼狈。”苗妈的语气带着心疼,“早该回来了。”

    苗妈是一个有气质保养得益的中年妇女,但是看着只有三十多岁,显得很年轻。

    “妈,我好想你。”宁舒紧紧抱着苗妈,这具身体抱着苗妈的时候,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了,显然是原主的情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苗妈立马去给苗爸打电话了,宁舒先到楼上去洗了一个澡,在乡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洗澡,厕所都四面漏风,再说了天这么冷,洗澡还不得冻死。

    宁舒痛痛快快洗了一个澡出来,看到张嘉森正正坐在沙发上,手中捧着书,正在看书。

    看到宁舒出来了,张嘉森放下了手中的书,对着宁舒一笑,张嘉森是不苟言笑的人,但是这么一笑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

    宁舒淡漠地看着张嘉森的笑脸,张嘉森皱了一下眉头,走到宁舒的面前,伸出长臂抱住了宁舒,下巴磕在宁舒的头上,伸出手摸着宁舒的头发,低沉地说道:“别生气,皱着一张脸不好看。”

    “你说来接我为什么不来接我?”宁舒仰着头质问道,“我在乡下一直等你来接我。”

    张嘉森松了一口气,脸上晕开了笑容,摸着宁舒的头,“你说这件事啊,最近公司有点忙,如果你不回来,过几天我就打算去接你。”

    “呵呵……”宁舒给了张嘉森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你这丫头。”张嘉森的表情很无奈,无奈中又夹杂着宠溺。

    这丫绝壁是影帝。

    “妙妙回来啦,快下来给爸爸看看。”楼下响起苗爸的声音。

    宁舒拨开了张嘉森放在自己头上的手,转身就下楼了,张嘉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眼神深沉诡谲,随即紧紧握着自己的拳头。

    然后跟着下楼了。

    宁舒抱住了胖胖的苗爸,苗爸是一个胖子,头顶地中海造型,难怪剧情里会脑溢血。

    “爸爸,你应该减肥了,太胖了对身体不好。”宁舒并不希望苗爸那么快就走了。

    宁舒很怀疑苗妈苗爸的死亡,尤其是苗妈,在苗爸死后一年,一个好生生的人就这么死了。

    而苗妙妙也被查出得了神经病,宁舒甚至还怀疑其中有张嘉森的功劳。

    但是苗妙妙一直都是一个活得懵懵懂懂的女孩,能在最后死亡的时候能意识到自己被张嘉森骗了已经很不容易。

    所以有些事情还要宁舒自己去验证。

    “好,好,都听你的闺女。”苗爸一摸自己的头,笑着说道,又看到从楼上下来的张嘉森,说道:“你也来了。”

    张嘉森对苗爸很恭敬,喊了一声爸。

    宁舒看着张嘉森做派,哪怕苗爸一直对张嘉森的家庭条件不满意,但是张嘉森没有怨怼,对苗爸都是恭敬有佳的。

    这是一个能忍的男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