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第435章 那只凤凰男(4)

    宁舒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裁剪得体,造型好看,确实不适合做事穿,但是原主都是这种衣服,本来家里就是做服装生意的。

    原主虽然单纯,但是审美放在那里的。

    出了房间,宁舒看到张嘉森的爸爸正坐在台阶上抽旱烟,裤腿挽起,光着脚,脚上全是泥巴,显然是刚刚下田回来了。

    苗妙妙的公公基本没有跟原主说过什么话,有什么话都是对张嘉森说,基本没有沟通过。

    宁舒走进堂屋,早饭放在桌子上,宁舒感觉有些饿了,坐了下来,张小妹张晴晴走进来对宁舒说道:“爸还没有上桌子,你怎么就先上桌子了。”

    宁舒不知道还有这个讲究,站了起来,张小妹拉住了宁舒的胳膊,撒娇地说道:“苗姐,你说要把睡衣送给我的。”

    宁舒看着张小妹,她身上的羽绒服还是原主买的,张小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到原主有什么好东西,就跟苗妙妙要,包包,衣服,化妆品,小到一个水晶发夹。

    苗妙妙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观的人,钱在她的心中就是数字,就算是一个发卡,价格都可能很高。

    但是每次张小妹跟苗妙妙要东西,她都给了,但是张小妹从来没有叫过苗妙妙一声嫂子,而是叫什么苗姐。

    这算什么称呼。

    张小妹见宁舒不说话,摇着宁舒的胳膊,“苗姐,借我穿一天行不行?”

    宁舒:……

    说是穿一天,但是东西就是她的了。

    “妙妙,你就借给小妹穿一天,到时候我让她还你。”张嘉森妈妈端着一盘子咸菜进来,放在桌子上。

    张小妹撅了撅嘴,但是没说话。

    宁舒淡淡地说道:“吃过饭再说。”

    张嘉森爸爸走进来,坐在上首。

    早饭非常简单,就几个荞面馒头,一盘咸菜,还有就是玉米糊稀粥,最奇葩的是每个人还只能吃一个馒头,当然像张嘉森爸爸这样的苦劳力能吃饱,每次做饭张嘉森妈妈都能准确掌握好每个的份量。

    张嘉森走的时候,明明给了他妈不少的钱,让她改善一下家里的伙食,但是每天的伙食还是很差。

    宁舒觉得是张嘉森妈妈舍不得买好吃的给自己这个外人吃,等到她走了之后,就舍得吃了。

    在这里屋里,她就是一个外人。

    张小妹还有个双胞胎哥哥,到了吃饭的时候就从屋里出来了,手中拿着手机玩,头也不抬一下,也不叫人。

    说起来这个手机还是原主买的。

    原主来张嘉森老家之前准备了很多的礼物,张嘉森事先给家里打电话问家里人需要什么,然后原主就一一准备了礼物。

    宁舒想想觉得原主傻。

    宁舒坐了下来,张嘉森的妈妈替宁舒盛了一碗玉米糊稀粥,宁舒看着碗,碗好像没有洗干净,上面沾着什么黑点,筷子看着也不干净。

    尤其是看到张嘉森的妈妈吃着吃着就咳嗽一声,吐一口痰,宁舒就没有什么胃口了,只是拿了一个荞面馒头吃,味道也不好,感觉像是死面疙瘩。

    宁舒觉得挺恶心人的,这还是才到家里的儿媳妇,至于这样苛待人吗?

    下马威吗?

    真是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忍下来了,宁舒表示自己忍不了。

    这家人面对苗妙妙的时候,既要面子又自卑,其实都想踩在苗妙妙的头上,尤其是苗妙妙的婆婆。

    吃过饭之后,张嘉森妈妈就对宁舒说道:“先把猪喂了,鸡鸭我已经喂过了,猪喂了然后去割猪草。”

    宁舒:……

    宁舒可没有这个美国时间做这些事情,她要回去了,解决了张嘉森,自然就剔除了这些吸血虫。

    宁舒张嘉森的妈妈点头,对张小妹说道:“你不是要睡衣吗?跟我去屋里拿吧。”

    张小妹顿时笑了起来,跟着宁舒进了房间,张嘉森的妈妈看到这一幕,嘴唇蠕动了一下到底没有说什么。

    宁舒把早上换下来的睡衣给了张小妹,张小妹高兴地摸着睡衣,惊叹地说道:“这好舒服啊。”

    宁舒对张小妹说道:“我的身体不太舒服,你能不能帮我把猪喂了,再去割猪草。”

    张小妹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不满地说道:“妈让你做,这是你的工作,既然你嫁到我们家,就应该听话。”

    宁舒面色不变,从行李箱中拿出一瓶造型漂亮的香水,说道:“你帮我吧,这瓶名牌香水我送给你。”

    张小妹连忙抢过了宁舒手中香水瓶,打开盖子闻了闻,然后盖上盖子,紧紧捏在手中,不想还给宁舒了。

    “可是妈说了让你做。”张小妹表情有些踌躇。

    宁舒又拿了一瓶指甲油,“这个送你,再送你一套化妆品,这些东西我都很宝贝,如果不是我不舒服让你帮我,我都舍不得给你。”

    “好,我帮你。”张小妹把这些东西都卷走了,匆匆出了宁舒的房间。

    宁舒把门锁起来,将衣服什么的塞到了行李箱中,她可不会老老实实等到张嘉森来接她。

    把自己的新婚妻子扔在乡下,一个人回去上班?说明张嘉森不像跟苗妙妙呆在一起。

    “小妹,怎么是你喂猪,你嫂子呢?”院子里响起张嘉森妈妈的声音,她的声音很大,估计是故意让宁舒听见。

    张小妹说道:“苗姐有些不舒服,我替她做了,妈,苗姐给了我一些东西,让我替她做。”

    “城里人就是娇气,看着好好的,就知道偷懒。”张嘉森妈妈嘀嘀咕咕地说道,估计是看在宁舒给了张小妹很多东西,倒没有找宁舒的麻烦。

    宁舒一直呆在屋里,等到张嘉森的父母都去做事了,张小妹去割猪草了,还有个呆在屋里玩手机不管事的小叔子。

    宁舒写了一个便条,内容是我回家了,不要找她之类的,然后提着行李箱,悄悄走了,在村里的马路上等到了大巴车,买了票就走人。

    其实呆在那家里挺让人压抑窒息的,张嘉森难道就没有想过苗妙妙在陌生的坏境中会害怕,不能适应。

    车子很颠簸,宁舒差点都要被颠吐了,再加上早上没有吃什么东西,有些心慌,心里念叨着清心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