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那只凤凰男(3)

    这就是一个穷小子和富家小姐的故事。

    原主叫苗妙妙,喜欢上了自己爸爸公司的员工张嘉森,然后不顾父母地反对非要嫁给张嘉森,苗妙妙是独生子女,妈妈在生她的时候大出血失去了生育能力。

    夫妻自然对苗妙妙宠爱有加,而苗妙妙本人也被养成了天真的性子,在偶然一次去苗爸的公司,鞋跟断了,一个男人就走过来,帮她把鞋子用胶水黏好了,才没有出丑。

    张嘉森是一个沉默稳重的男人,并没有嘲笑苗妙妙的狼狈,反而帮主了苗妙妙。

    苗妙妙看张嘉森穿着白色的衬衫,领子和手腕都是干干净净的,整个人看着很清爽。

    苗妙妙偷偷看了一眼张嘉森挂在脖子上的蓝带子工作牌,记住了张嘉森的名字。

    那个时候的苗妙妙的心里是雀跃的,之后就是经常往公司里跑,一来二去就跟张嘉森熟悉了。

    张嘉森是那种话不多却给能依靠的感觉,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张嘉森将自己的家庭情况告诉了苗妙妙。

    苗妙妙没有嫌弃张嘉森的家庭复杂,反而心疼张嘉森有一大家子要养活,上有父母要负担,下有弟妹要养育。

    后来张嘉森跟苗妙妙求婚了,苗妙妙同意了。

    但是苗家父母坚决不同意,自己千娇百宠的女儿嫁给这要那个穷小子,而且还是山沟沟里出来的。

    还有什么姐姐,小姑子小叔子,这么复杂,妙妙的性子处理不来这种人际关系。

    但是苗妙妙铁了心要跟张嘉森结婚,苗家父母本来就宠爱女儿,看张嘉森也是一表人才,就同意了,但是有个条件就是第一个孩子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都必须姓苗。

    说真的,苗家父母这样就有点瞧不起人,但是张嘉森一口就同意了。

    苗家夫妻还给两人卖了房子,房子面积很大,花了几百万,苗爸要在房产证上写苗妙妙的名字。

    但是苗妙妙认为他们都要结婚了,夫妻一体,应该写上两个人的名字,那怕张嘉森拒绝,苗妙妙还是坚持要在房产证上写上张嘉森的名字。

    于是婚前财产变成了婚后共同财产,张嘉森第一次吻了苗妙妙的嘴唇。

    两人谈恋爱的时候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的,亲密一点就是牵手,最亲密的就是张嘉森吻苗妙妙的额头。

    到底是自己的女婿,职位太低了让人笑话,张嘉森先是被提升为了科长,接着是部门经理,现在已经是副总经理了。

    来公司不过三年,但是晋升的速度就跟坐火箭一样。

    两人结婚之后,张嘉森就带着苗妙妙回到了老家,苗妙妙这才真实感受到张嘉森的家里有多穷,土胚房一切都很破旧,做饭烧柴,烟熏火燎的,这是苗妙妙无法想象的。

    张嘉森在家里住了几天,就准备会城里了,回去工作,却把苗妙妙留了下来,理由就是让苗妙妙多跟家里人接触培养感情,过段时间就来接她。

    苗妙妙想着张嘉森的父母就算是自己的父母了,就留了下来,但是留下来的日子并不好过,苗妙妙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小姐,但是张嘉森的妈妈,苗妙妙的婆婆却让苗妙妙喂鸡鸭,喂猪,还要到田坝上去割猪草。

    苗妙妙哪里会做这些,肯定是做不好的,婆婆就会指责苗妙妙,苗妙妙想着这是自己的婆婆,是张嘉森的妈妈,很尊敬婆婆。

    苗妙妙就等着张嘉森来接自己,哪怕苗家夫妻打电话来让她回去,苗妙妙都没有回去。

    最后还是苗爸给张嘉森施压,张嘉森才将苗妙妙接回市里。

    回去的苗妙妙专心做家庭主妇,学着照顾张嘉森。

    事情的转折是苗爸脑溢血住院了,随后病情极速恶化,陡然间就撒手人寰,留下苗妈和苗妙妙一对母女,作为苗家的女婿,张嘉森自然出手稳住了公司,一边要顾着公司,一边要照顾这对母女。

    公司实际上已经是张嘉森的了,苗妈估计是因为伤心过度,身体越来越虚弱,一年之后也跟着苗爸走了。

    两个亲人这么突然离开自己了,苗妙妙心中的世界崩塌了,更加依赖张嘉森,甚至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张嘉森带着苗妙妙到医院去检查,结果是苗妙妙得了神经病,因为神经太紧张了。

    一次苗妙妙在街上偶然看到一个女人挽着张嘉森的胳膊,苗妙妙不管不顾就想要冲过去质问张嘉森,但是过马路的时候直接被车撞死了,撞飞了很远。

    苗妙妙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张嘉森冷漠的脸。

    苗妙妙的心愿:他不要再被张嘉森骗了,她要守住父亲的产业,让本来一无所有的张嘉森一无所有。

    宁舒接受完剧情是这个表情:→_→。

    这是多单纯的妹子啊。

    苗妙妙的前半生泡在蜜罐中,后半辈子花样悲剧。

    这个张嘉森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

    尼玛,真的好冷啊,宁舒裹了裹被子,门外传来了砰砰砰的巨响敲门声,墙灰都掉下来了。

    “妙妙,你还不起来。”门外传来张嘉森妈妈的声音,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婆婆。

    张嘉森妈妈一边大力敲门,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妙妙。

    “马上就来了,再穿衣服呢。”宁舒喊了一声,到底狠狠心掀开被子起来了,不起来这个婆婆会没完没了的。

    这个婆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调教这个有钱儿媳妇,然后去跟别人吹,自己的儿子娶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然后她还把这个媳妇调教地很好,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每次接收都别人羡慕嫉妒的眼神,就让张嘉森的妈虚荣心得到满足。

    至于苗妙妙对她的尊重她看不见,她就觉得自己压住了这个有钱媳妇。

    “到底好了没有,怎么还没有出来。”婆婆又开始敲门,很大力,宁舒都怀疑她要破门而入。

    宁舒穿好了衣服打开门,看到一个老态的中年妇女,她的皮肤黝黑,皮肤粗糙,脸庞瘦削,连颧骨冒起来了,眼角和额头上都是皱纹。

    婆婆看到宁舒身上穿着的衣服,阴不阴阳不阳地说道:“穿这么好看做什么,待会还要做事的,真是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