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第430章 宠溺入骨(25)

    宗政彬和安暖的婚礼非常盛大,让整个w市都瞩目,很多记者到处拍照。

    而且来参加宴会的都是政商名流,到场的每个人身份都不简单,看来宗政彬为了这场婚礼付出了很多,这样盛大的婚礼是每个女人都渴望的。

    女人这辈子渴望的不就是嫁对人,在婚礼这天做一个让世界羡慕的小公举。

    所以安暖这个普通的女孩子能有这样的机遇,简直让人羡慕嫉妒啊。

    宁舒就坐在角落里,几个保镖在旁边保护着宁舒。

    优雅的小提琴声流泻着结婚进行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蜜的气氛。

    新娘在一帮人的人簇拥下走了出来,安暖的身上穿着昂贵精致的婚纱,脖子上带着钻石项链。

    安暖只是一个清秀佳人,但是这么一大打扮出来,却让人惊艳。

    安暖一出来,周围的记者就对着安暖一阵狂拍,安暖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甜美的笑容。

    安暖在自己父亲的带领下走向了宗政彬,宗政彬嘴角含笑,眼神含情,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安暖,幸福尽在咫尺。

    宁舒就这么看着宗政彬和安暖互相宣誓,觉得自己身上的束缚又减少了一些。

    宁舒环视,发现宗政彬的父母脸上没有多少的喜悦,显然对这儿媳妇是不满意的。

    其实剧情里宫洛的父母对安暖也不满意,但是宫洛将宫氏集团经营得很好,而且在宫氏集团的权利极大,手中握着的股份比宫洛的父亲,公司的董事长手中的股份还多。

    宫洛属于翅膀长硬了,父母奈何不了他,而且安暖也很少受到来自公婆的刁难,这些都是宫洛替安暖挡住了。

    但是宗政彬到底没有发展到这一步,没有强大到让他随心所欲。

    宫洛一直迁就着安暖,让安暖在这段差距极大的婚姻中没有受到伤害,反而是幸幸福福的。

    但是宗政彬能做到吗?

    不管如何,宫洛就是比宗政彬强大,宫洛毕竟是原配男主。

    就在宗政彬和安暖准备交换戒指的时候,一个妖娆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高跟鞋在地上发出哒哒哒响亮的声音。

    这架势一看就来着不善,一看这个女人就是宗政彬没有处理好的红颜知己。

    宗政彬看到这个女人,脸色变了变了,直接让保全将这个女人拉出去。

    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全想要把女人拖走,但是这个女人居然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把枪,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立刻让气氛骚动紧张起来,一些胆小的女人抱着头发出了尖叫声。

    安暖吓得脸色煞白,宗政彬将安暖抱在怀中安慰,冷眼看着开枪的妖娆女人,冷声说道:“危红,你干什么?”

    宁舒认识这个叫危红的女人,是w市****老大的女儿,以宗政彬之前猎艳和花心,自然跟这种野性美艳的女人有一腿,好吧,今天的戏码很精彩。

    危红用枪支指着安暖,冷声说道:“你今天娶她,我就杀了她。”

    安暖吓得身体瑟瑟发抖,宗政彬挡在安暖的面前,朝危红冷漠说道:“那你就先杀了我。”

    “你知道我舍不得杀你,让开。”危红脸色铁青。

    来参加宴会的客人都被疏散走了,危红并不在意这些人,她的目标是安暖这个女人。

    宁舒在几个保镖的护卫下,出了酒店,走之前还给给了宗政彬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接收到宁舒的眼神,宗政彬脸色铁青,心里甚至觉得危红是宫洛弄来的。

    察觉到背后安暖吓得浑身颤抖,宗政彬眉宇间都是心痛和怜惜,看向危红的眼神冷酷极了,让危红本来伤心悲愤的心更加难受了。

    她和宗政彬就是那种关系,彼此都很会玩,属于****但是在床第之间,女人就是比男人更容易爱上。

    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婚礼,这样虎头蛇尾结束了,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宁舒的表情是淡漠的,心里是幸灾乐祸的,秀恩爱死的快。

    第二天,宁舒一早起来就打开了娱乐报纸,头条果然是昨天婚礼的事情。

    危红开枪打伤了宗政彬,危红的目标本来是安暖,但是没有想到宗政彬能替安暖挡枪。

    打中了心爱之人,危红发愣的时候被保全给制住了,现在的危红还关在局子里,宗政彬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

    宁舒耸了耸肩膀,一点都不同情,谁让你流连花丛了,管不住自己的下面,又没有处理好之前女人的关系,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算是自作自受。

    玩弄感情最容易引火烧身。

    还有一些不良的小报说宗政家要休了安暖这个儿媳妇,结婚第一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一本正经地列出了宗政彬和安暖生辰八字,瞎说什么两人相克之类。

    但是昨天的婚礼事件让这些报社业绩提升了很多。

    宁舒把报纸放在一边,虽然是婚礼不是很顺利,但是安暖和宗政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毕竟两人已经领了结婚证。

    就是不知道这次的婚礼失败了,还会不会再举行一次,就算再举行一次,有人参加吗?

    一段糟糕的婚姻开端。

    趁着宗政彬住院生死不知的时候,宁舒非常无耻落井下石加大对付鼎风集团的动作。

    这个时候不上,难道要等到宗政彬好了之后打擂台吗?趁你病要你命。

    在宁舒的打压下,鼎风集团的业绩下降了很多,被抢夺了几个国际合作案。

    宗政彬的父亲还来找过宁舒,让宁舒做事不要这么绝,不然鱼死网破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

    宁舒嗤笑了一声,一直都是宗政彬主动挑衅,也是宗政彬先动手的,现在再来指责她,宁舒甩都不甩鼎风集团的人。

    宁舒到医院去看了一下宗政彬,倒是命大没有出什么事情,安暖寸步不离地照顾。

    看这两人的感情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反而经历了生死,反而更加坚定了。

    宁舒却在心里替宗政彬点了一根蜡,如果不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替安暖挡住了子弹,证明了对安暖的爱,安暖会这么容易原谅宗政彬?

    如果宗政彬没有中枪了,安暖根本就不会原谅宗政彬,尤其是婚礼上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宗政彬用受伤换取安暖的原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