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第429章 宠溺入骨(24)

    宁舒替宋凝拉开了椅子,宋凝笑着跟宁舒道谢,坐了下来,然后然后宁舒才坐在宋凝的对面。

    点菜也是让宋凝先点。

    安暖在旁边看着,觉得宫洛对宋凝真温柔。

    宗政彬看到安暖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看,顿时有点不高兴了,说道:“你的老公在这里呢。”

    安暖顿时朝宗政彬笑的甜蜜,用叉子插了一块牛排喂给了宗政彬。

    宁舒在旁边看着,当真觉得牙酸,这样的场合还秀恩爱。

    宋凝看到这一幕,只是淡笑着没有说话。

    “宫总裁,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面。”宗政彬端起酒杯朝宁舒举了举。

    宁舒脸色冷漠地端起酒杯,对着宗政彬回敬,淡淡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

    “我说真的,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不是,应该说是忘恩负义吧。”宁舒看着安暖,“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呢。”

    宗政彬紧紧皱着眉头,“宫总裁,小心说话。”

    宁舒看着安暖说道:“你弟弟当初生病了,我借钱给你,最后还变成我的不是了,你们之间吵架,你居然拉住我当挡箭牌,现在宫氏集团和鼎风集团关系紧张,也是因为你的缘故。”

    安暖摇头,“我不想这样的。”

    “但是你就让事情发生成这样了。”宁舒语气淡漠地说道:“我就算是冷血的资本家,但是我为社会创造了财富,而你是一个不知恩图报的人。”

    宁舒一直搞不懂自己要回借款,怎么就让安暖这么难受了,借钱还债,难道不应该还钱么。

    安暖嘴里口口声声说着‘我会还钱’,当真还钱又是这个德行。

    宁舒觉得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安暖被宁舒的话说得脸色苍白,想要张嘴反驳,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根本就没有这个男人说的那种心思。

    安暖感觉很难堪,眼睛里起了水雾。

    宁舒抿了一口酒,“别哭,在这种地方哭可不好看。”

    “宫洛,注意你的态度,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说。”宗政彬眯着桃花眼,充满压迫地看着宁舒。

    宁舒嗤笑了一声,“还真是霸道总裁啊。”

    没有理会宗政彬,宁舒朝宋凝说道:“吃吧,吃过了我们去看电影。”

    “好。”宋凝笑得灿烂,勾着嘴角,显得矜持有度。

    见旁边这一桌人不理会自己了,安暖觉得气愤极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可恶。

    安暖直接站了起来,拿着包就走了。

    “哎,安暖。”宗政彬看到安暖走了,立刻追了上去了,出了餐厅。

    宗政彬伸出手抓住了怒气冲冲的安暖,神色有些不好地问道:“你跑什么呀,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你根本就不用躲避宫洛。”

    安暖眼泪突然就下来了,噼里啪啦地落在宗政彬的手背上,宗政彬伸出手,用指腹轻柔地擦着安暖的眼泪,吻在安暖的额头上,说道:“你为别人哭,我很心疼。”

    安暖眼泪流得更快了,抽抽噎噎地说道:“当初我没有办法,弟弟躺在医院里,急着用钱,我只能跟宫洛借钱,因为钱,我现在的尊严被宫洛踩在地上,因为我曾经跟他借钱了,所以他现在能这么侮辱我。”

    “别说了,我知道了,我只恨没有早点认识你,让你和宫洛产生了这样的关系。”宗政彬抱住了安暖,宽慰安暖。

    餐厅里,宋凝放下了刀叉,朝宁舒说道:“我吃完了,你说要请我看电影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宁舒站起来,朝宋凝说道。

    宋凝一笑。

    下午宁舒并没有去上班,而是跟着宋凝去看电影,然后去购物,到有种闺蜜之间shopping的感觉。

    宁舒看着宋凝,也许等到宫洛回来,宋凝和宫洛能修成正果也说不定。

    在宁舒看来,宫洛和宋凝更加相配,两人的生活的环境是相似的,眼光也处于同一阶层的,三观也是契合的。

    两人在一起根本就不需要磨合,不需要为对方的三观妥协和让步。

    从古至今讲究的都是门当户对,这是有道理的。

    龙不入蛇群。

    灰姑娘的爸爸还是伯爵呢,不让灰姑娘怎么有机会参加宫廷宴会。

    鼎风集团对宫氏集团加大了打压力度,宁舒毫不客气地反击了,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

    在宁舒看来,现在的宗政彬就相当地不理智,想不通宗政彬这么执着想要弄垮宫氏?

    也许是为了安暖,也可能是剧情的力量。

    总之宁舒绝对不会束手待毙,你们爱就爱,非要这样吗?

    剧情里的宫洛就如同现在的宗政彬一样,但是宫洛比宗政彬强大太多了,对付别人根本没有宗政彬吃力。

    宗政彬本来只是男配的配置,现在隐约要扶正了,配置自然有待加强,朝宫氏集团下手,自然能让鼎风集团财力上去。

    宗政彬对她下狠手,她也毫不客气,不过宁舒这边有宋家帮衬着,倒是周围虎视眈眈伺机上来咬一口肉的人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而鼎风集团在这次的争斗中让竞争对手抢走了不少的商业资源。

    就在两方人斗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一张请柬送到了宁舒的书桌上。

    宁舒翻开这个请柬,是宗政彬和安暖的结婚请柬,宁舒用手指一弹请柬,总算是要结婚了,倒是快点啊。

    结婚这天,宁舒带着几个保镖到豪华大酒店去参加宗政彬和安暖的婚礼。

    宗政彬一身白色的西装礼服,看到宁舒带着几个带着墨镜的保镖,桃花眼里闪过璀璨的光满,更显得他英俊多情。

    “宫洛,来参加我的婚礼居然还带着保镖,我还从来不知道你胆子这么小呢。”宗政彬伸出手跟宁舒握了握。

    宁舒不在意宗政彬的嘲笑,淡然地说道:“我胆子一直都这么小,毕竟今天人这么多,最容易出事了。”

    宗政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觉得宫洛这是在诅咒她和安暖的婚礼出事。

    这是他和安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怎么容许有失误出现,所以宫洛想得太多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宫洛怎么样,即便是要对付宫洛,也不是在这个时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