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第414章 宠溺入骨(9)

    “呵呵,你把拉到女厕所,是想对我欲行不轨,居然还敢倒打一耙说我是变态进女厕所。”宁舒冷笑了一声,“滚开,再挡在我面前,我直接用脚踹。”

    安暖顿时炸毛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宁舒:“你怎么能这么无耻,你简直不要脸,你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明明就是你进女厕所,你还说我对你欲行不轨。”安暖都要气哭了。

    宁舒却觉得安暖的反应实在是太过激了,这就是剧情,要让两个人抵死缠绵,她就是无意识走错了厕所,都能闹出这样的事情。

    宁舒一把推开安暖,“滚开,不要挡道。”

    安暖一不注意被宁舒推到在地上,痛苦闷哼了一声,宁舒看到安暖跌倒在地上,眼里包着泪水,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愤恨,宁舒压抑住自己想要过去扶起安暖的冲动,钻进了隔壁的男厕所。

    撒了一泡尿,宁舒从厕所里出来,看到安暖还跌坐在地上,委屈地抹着眼泪。

    宁舒知道自己就算是好心过去扶起安暖,安暖也不会领情的。

    特么的现在她和安暖要走欢喜冤家的路线吗?

    总之无论何时,安暖总会在她的面前晃悠,吸引她的注意力。

    宁舒迈着长腿,目不斜视从安暖的面前走过,安暖看着宁舒的背影,撇撇嘴,嘀咕道:“真是坏家伙。”

    宁舒觉得剧情真心操蛋,安暖成为秘书,她要时时刻刻面对安暖,现在安暖成了保洁员,宁舒随时能撞见打扫的安暖,甚至安暖还要打扫总裁办公室。

    简直日了狗了。

    宁舒对此表示,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坑爹的,尤其是还有个男女通吃魅力无边的未婚妻,还要抵制自己蠢蠢欲动的心,简直别提多苦逼了。

    “彭’的一声,办公室里地上的大花瓶被打碎了,拿着帕子擦灰尘的安暖一脸懵逼,连忙跟宁舒道歉,“总裁,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挥挥手,“出去。”

    宁舒是怎么都想不通保洁部怎么让安暖达打扫总裁办公室呢,尤其是安暖才到保洁部,这样重要的工作怎么就给了安暖。

    不用解释这就是剧情。

    宁舒感觉很心累。

    宋凝在一旁环胸看着发生的事情,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心中着实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的女孩子会让宫洛那么喜欢和宠溺。

    想到这,宋凝的眼中闪过阴郁。

    安暖连忙跟宁舒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这花瓶从我的工资里扣吧。”

    宁舒又想抹脸,身处唯美爱情中,却让人如此抓狂。

    “你才上班几天,能有多少工资,你为什么就不能离开宫氏?”宋凝看着安暖问道,“这个花瓶你一年的工资都买不到。”

    安暖有些震惊地长大了嘴巴,看着一地的碎片,“怎么会这么贵?”

    安暖徒手捡花瓶碎片,连声说道:“我真得不是故意的,呀……”

    安暖的手指被花瓶碎片划破了,正潸潸冒血珠。

    宁舒:……

    宁舒深深叹了一口气,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是想要让她心疼安暖吗,剧情真是无所不在。

    宋凝率先拿了纸按在安暖冒血的手指上,淡淡地说道:“出去吧。”

    “可是……”安暖看向宁舒。

    宁舒挥了挥手,看都不看安暖,安暖有些失望地出去了。

    宁舒看着一地的碎片和血迹,摇了摇头。

    宋凝走过来,看着宁舒问道:“怎么的,心疼了?”

    “我下班了,我先走了。”宁舒拿起西装外套就走了。

    宋凝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觉得这个男人是她见过心智最坚定的人,面对她居然这么无动于衷。

    难道他就那么喜欢安暖吗?

    宋凝一拍自己的脸,简直了……

    宁舒出了办公室,到车库里开车,车子才上马路,一个人影却突然对着她的车头走了过来,宁舒赶紧刹车,吓了一跳。

    尼玛,是谁不要命了。

    宁舒打开车门,看到安暖一脸苍白地跌坐在车头前,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宁舒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怎么到哪里都遇到这货。

    剧情也是蛮拼的。

    “你干什么?”宁舒深呼吸压抑住自己的心里的火气,心里全是草泥马。

    安暖转过头来看着宁舒,瞳孔颤抖着,说道:“总裁,我不是故意的,我心里想着事情,真的没有注意到。”

    安暖艰难想要站起来,但是腿好像扭到了,哎呦一声,表情痛苦。

    宁舒:……

    她能把这个扭脚的女主丢下吗?

    感觉一天的时间,他随时随地都能遇到安暖,真心让人烦躁。

    “你没事吧。”宁舒朝安暖问道。

    安暖连忙摆手,说道:“我没事的,没事。”

    宁舒点点头,“没事就好。”宁舒转身就想上车走人了。

    “那个,总裁,你等一下。”安暖瘸着腿朝走到宁舒面前。

    宁舒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问道:“还有什么事,是不是需要医药费?”

    安暖顿时脸色一板,“我不要你的钱。”

    宁舒勾起嘴角,不要生气,要微笑,一定要心平气和的,宁舒微笑着朝安暖问道:“不要钱,你还有什么事吗?”

    安暖说道:“花瓶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赔你的,花瓶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不小心,我只希望你不要把我赶出公司?”

    宁舒耐着性子说道:“为什么,这花瓶可是很值钱,你一年的工资都不够,只要你离开公司,这个花瓶自然就不要你赔。”

    安暖第一次见这个男人跟这么说这么多话,平常对她都是不耐烦的,安暖的心里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摇着头说道:“我不能离开公司。”

    宁舒:为毛为毛为毛啊。

    “为什么?”宁舒有些无力地说道,她真的搞不懂女主的心里在想什么。

    安暖说道:“我需要这份工作,我弟弟在读大学,我每个月还要往家里寄钱。”

    宁舒动了动脖子,说道:“但是你需要赔花瓶,你一年的工资就没有了,就相当于白干一年,你完全可以辞职找别的工作。”

    安暖又摇头,“我不能离开公司。”

    宁舒:……

    特么的,话题一直在循环循环再循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