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第410章 宠溺入骨(5)

    宁舒以为有宋凝来给她当秘书就算了,但是一会之后,秘书长居然又带了一个秘书来了,而这个秘书居然是安暖。

    看到安暖的时候,宁舒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剧情居然把安暖送到了她的面前。

    那天晚上她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宋凝感觉也不好了,眼神在宁舒和安暖之间徘徊,难道这两人已经发生了关系了,宋凝恨恨地跺脚。

    为什么安暖就是这么阴魂不散呢。

    秘书长朝安暖介绍宁舒的时候,安暖瞅着宁舒,总觉得这个男人很面熟,非常面熟,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以后就负责给总裁端茶倒水。”秘书长朝安暖说道。

    安暖点点头,眼神一直放在宁舒的脸上,宁舒掀了掀眼皮,冷淡地说道:“看够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安暖总算是想起了,这个人居然是牛郎,被她认为的牛郎。

    安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她实在是受不了渣男和毒闺蜜了,不呆在原来的公司,应聘到了宫氏集团,但是没想到未来上司居然是牛郎。

    安暖一张脸爆红,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没有人了,安暖觉得自己醉得太厉害了,什么感觉都没有。

    现在看到牛郎上司,安暖想死。

    “没什么事就出去吧。”宁舒挥挥手,简直头痛地不行。

    宋凝的眼神一直放在安暖的身上,等到安暖出去了,宋凝朝宁舒问道:“你认识她吗,她表现得的样子似乎认识你。”

    宁舒看到宋凝脸上带着伤心和委屈的样子,头更疼了,说道:“我不认识她。”

    没想到作为男人,能享受美女环绕的待遇,但是宁舒心里苦啊,她一点都不想要。

    宋凝撅着一张嘴看着宁舒,伸出手环住宁舒的脖子,委屈地说道:“宫洛,你是我的未婚夫,你只能是我的。”

    宋凝说这话的时候,神色霸道又带着小女人的撒娇,一点都让人不反感。

    靠近的时候,宁舒闻到宋凝身上的馥雅的香气,不是那种香水的香气,更像是一种人体散发出来的香味,自然体.香,吐气如兰。

    宁舒心肝颤了颤,真是一个极品的女人啊,弄死都想不通原主这么不喜欢呢。

    宁舒扳开宋凝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么?

    “你是宋家小姐,别在这里胡闹,秘书这种事不是你能做的。”宁舒有些无奈地说道。

    宋凝眼里闪过无语和阴郁,实在是想不通宫洛为什么就对自己无动于衷,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够美丽,不可能啊。

    “我当然要在这里守着,以免你被什么狐狸精给叼走了。”宋凝又说道。

    宁舒更无奈了,“哪有什么狐狸精。”

    她特么是多没有节操才去上妹纸啊。

    宋凝紧紧蹙着眉头,眼神一寸一寸在宁舒的脸上扫过,突然朝宁舒问道:“宫洛,你是不是喜欢男人,作为你的未婚妻,我有权利知道。”

    宁舒多想说自己喜欢的就是男人啊。

    感觉宋凝和剧情中里的宋凝也不太一样了,剧情的宋凝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嫉妒得黑化了,自然被男主灭了。

    但是没有想到宋凝是这么美丽的女人,男主也舍得下手。

    宋凝出去了,走到茶水间看着正在练习煮咖啡的安暖,上下打量着安暖。

    宋凝撇撇嘴,真的好一般啊,很普通的女人,为什么宫洛就喜欢这个女人,放着她这么好条件的女人不要。

    特么的是瞎子。

    安暖感觉到有人打量自己,转过头来就看到了眼波深沉的宋凝,看到宋凝的时候,安暖觉得对方好漂亮,心里生出一股自卑之情。

    又想到自己的闺蜜,一个美丽却风.骚的女人勾引了她的男朋友,还在她的面前炫耀。

    宋凝嘴角含着微笑,打量着安暖,安暖感觉自己都要被对方给剥掉衣服一般,这种感觉很不爽。

    安暖朝宋凝打招呼,说道:“你好,我是安暖,很高兴认识你。”

    宋凝说道:“你好。”

    气氛一下就沉寂了下来,安暖端起咖啡,说道:“我先去给总裁送咖啡了。”绕过宋凝,就朝总裁办公室去了。

    宋凝看着安暖的背影,靠在墙边看着安暖的背影,眼神诡谲,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拨了拨自己的头发。

    站在办公室雕花大门前,安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看到坐在办公皮椅上的男人,认真地看着文件,一丝不苟,一身的裁剪得体的西装配着一张英俊的脸,犹如神祗。

    安暖非常想死,她是脑子有问题才会把这个男人当成牛郎啊,而且他们之间还发生了那种关系。

    简直尴尬到不行啊。

    安暖把咖啡送到宁舒的桌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朝宁舒说道:“那个总裁……”

    宁舒转过头看着安暖,看到她一张脸窘迫无比,通红得冒汗了,问道:“什么事?”

    真的好想将安暖炒鱿鱼了。

    安暖一手抓着自己的衣服,显得有些紧张,说道:“那个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能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宁舒:……

    宁舒抹了一把脸,说道:“如果你是说把我当成牛郎的事情,我不介意。”

    安暖松了一口气,又说道:“还有酒店的事情。”

    “酒店的事情?”宁舒看安暖一张脸红得要爆炸了一半,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宁舒脑子炸响了一下,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有些无语地说道:“你该不是以为我们……”宁舒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安暖,“你是不是想多了。”

    安暖的一张脸顿时爆红又夹杂羞愤,忿忿地说道:“你不要说了,你能不能把这件事忘记了。”

    宁舒额头上的青筋又跳了跳,“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的,是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安暖长长出了一口气,“我们彼此都忘记吧。”

    宁舒:……

    真是日了狗了,宁舒呲了呲牙,为什么安暖就坚定他们发生了什么了呢?

    宁舒清楚得记得自己没有剥安暖的衣服,将她扔在酒店房间就走人了,难道有人后来补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