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第397章 你是我的天神(22)

    现在的宁舒基本什么事情都不做,管家有安灵芸,不用伺候安佑,简直提前再过老年生活。

    宁舒看着安灵芸和明珠因为一根白玉簪子起了冲突,明珠惯用的伎俩就是哭哭啼啼的,动不动就下跪吓人。

    安灵芸跟着宁舒身边,总是去参加宴会,自然知事了不少,不管怎么样,明珠都是长辈,给自己下跪,她的名声还要不要。

    安灵芸越发觉得明珠心思恶毒,用这样的方式来败坏她的名声,所以明珠一跪下,安灵芸也跟着跪下。

    安灵芸的这种做法让明珠的心里就跟吞了苍蝇一样,心里又委屈又痛恨,为什么安灵芸要这样对待自己,她对安灵芸那么好,将自己的好东西都给了她,她为什么还这么贪得无厌。

    明明之前的将军府是那么温暖,安灵芸也是她的朋友,为什么她现在变成这样了,她已经解释了,她是情不自禁的,她想要融入将军府,但是安灵芸为什么要这样。

    明珠觉得安灵芸背叛了她们之间的友情。

    当然最终的矛盾还是要安佑出来调解,安佑自然是向着自己深爱的人,这根白玉簪子自然是给明珠了。

    安灵芸很生气,非常生气,这是她的父亲,为什么总是向着这个女人,为什么呀。

    这个时候的安灵芸就跟当初的卫令娴一样,嫉妒,痛恨,不满,还有受伤,她的父亲想都不想就偏向明珠,连事情的经过都不问,就这样偏向明珠,让安灵芸感觉很受伤。

    宁舒看安灵芸跪在地上,身体都气得颤抖了,而安佑却抱着明珠,心里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宁舒将跪在地上的安灵芸拉起来,安灵芸转头看到自己的娘亲,之前憋着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宁舒看着安佑说道:“夫君,将军府铺子收益不行,你降职了之后,俸禄没有以前多了,现在将军府的日子不好过,现在灵芸当家,总想着节省一点,这根白玉簪子当初是灵芸买给明珠的,现在灵芸想着要回来,变卖了支撑将军府的开支。”

    安佑咋一看到自己的原配妻子,恍惚了一下,觉得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她了,平时这个女人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他宠爱明珠,她也没有说什么。

    安佑的心里有些不自在,如果对方大吵大闹阻止他和明珠,他根本就不会有愧疚的心理,现在听她冷静地说着事实,安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安佑拿过了明珠手中的白玉簪子,给了灵芸。

    明珠的脸色一瞬间有些不好看了,这不是一个簪子的事情,卫令娴这么一说,安佑就不簪子给她了,这让明珠心里很不舒服,而且也有危机感。

    安灵芸手中握着白玉簪子,眼中是深深的嘲讽。

    明珠噗通一下跪在宁舒的面前,宁舒就清冷地看着明珠,大方接受了明珠的跪拜,因为她现在就是一个小妾,还真以为自己是明珠郡主,自己一跪,别人就惶恐不安。

    “夫人,是我不好,我没有想到将军府这样,明天我就拿出我的体己钱出来。”明珠非常深明大义地说道。

    宁舒淡然一笑,“很好,你这样想就好了,毕竟你也是将军府的一员。”

    明珠脸上露出又笑又哭的表情,砰砰砰地朝宁舒磕头,“多谢夫人接纳我,多谢夫人。”

    宁舒笑得越发端庄贤惠了。

    宁舒拉着安灵芸到自己的院子,从匣子里拿了簪子送给安灵芸,安灵芸连忙摆手,“我不要娘的簪子,我就是故意的,故意要明珠的簪子。”

    宁舒拉着安灵芸的手,说道:“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替自己找好理由,让自己处于有利的一方,这样为难别人也不会把自己陷进去,你父亲现在宠爱明珠,自然明珠说什么都是对的,你是一个姑娘,不应该搀和到父亲的后院中,你父亲宠爱谁就让他宠爱谁。”

    “可是娘,我心里不甘心。”安灵芸跺着脚,“现在的爹眼中就只有明珠,你难道你就不甘心吗?”

    宁舒看着安灵芸,“凡事沉住气,你这样硬碰硬,对你有什么好处,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恨又怎样,你爹还是向着明珠。”

    “你不要跟明珠闹,一个是姨娘,一个是小辈,对你名声不好。”宁舒嘱咐安灵芸。

    安灵芸自然是知道自己娘是为了自己好,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没一会,明珠亲自拿了自己的体己钱到宁舒的院子,把一袋银子给宁舒,宁舒让安灵芸接下来了。

    安灵芸撇了撇嘴,就这么一点钱,之前明珠来将军府的时候,买东西都是用银票的,这么一点钱根本就不够银票的零头。

    明珠走的时候脚步都轻了,显然认为自己和安佑的爱情得到所有的人成全和祝福。

    宁舒摇了摇头,跟这种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计较,就是自找苦吃,而且只要一说什么,就是说话大声一点,立马就会跪下来忏悔,不断地乞求别人的原谅。

    我错了,我道歉了,你就应该原谅我,你不原谅我就是你的不对,就是你的错。

    没有什么比她们的真爱破灭更让他们痛苦的。

    虽然将军府的人成全了自己和安佑的爱情,但是现在明珠现在又有新的烦恼了,那就是她和安佑之间的亲密之事。

    每次每次都是这样,她才有一点感觉,但是欢.爱就已经结束了,明珠有时候难受得痴缠着安佑,但是安佑就是没有办法了,总是推脱累了。

    明珠的心里存着阴影,觉得安佑去找其他女人了,但是自从她来了将军府,安佑就一直和她在一起,从俩没有去过卫令娴的院子。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明珠就觉得安佑有些不行,安佑是明珠的第一个男人,她不知道其他男人是怎样,出于女人的羞耻,明珠并没有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说出来。

    不想让安佑觉得自己是个浪荡的女人。

    而安佑能察觉到明珠的不满,但是他是有心无力,他喝了那么多的药,但是没用啊,安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事,这种感觉让他很恐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