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第391章 你是我的天神(16)

    宁舒让珠儿拿了蒲团,自己跪在祠堂的正门口,对屋里的安灵芸说道:“跪好了,不光是你做错事了,我也做错了事情。”

    安灵芸从门缝看到自己的娘跪在地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喊道:“娘……”

    “跪着。”宁舒冷冷地说道。

    有宁舒在外面,安灵芸的心一下镇定了许多,跪在了蒲团上,看着周围,只觉得祠堂里阴森森的。

    珠儿给宁舒披了披风,宁舒闭着眼睛,一遍遍运气浇灭心中的灼心的怒火,她必须保持冷静,冷静。

    不然她和原主有什么区别。

    她一个局外人都如此生气和狂躁,那么处在这种局面里的卫令娴,整个人都是放在火中炙烤,各种情绪能把人给逼疯了。

    总觉得有什么力量让人疯狂而绝望,上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娘,你在吗?”安灵芸听到外面静悄悄的,忍不住出声问道。

    宁舒嗯了一声。

    安灵芸的心一下就镇定了下来。

    安灵芸朝宁舒问道:“娘,你做错了什么?”

    宁舒冷漠地说道:“太宠爱你们了,让你们是非不分,不知世事,凭着心中的喜好,武断地决定对错,甚至害了整个将军府,愧对安家列祖列宗。”

    安灵芸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心里又委屈又害怕,疼爱她的娘亲不应该是这样。

    宁舒动了动自己的膝盖,闭着眼睛在心里念着绝世武功的口诀。

    宁舒觉得自己有必要兑换一点能够让人心情平和的秘籍,比如清心咒之类的。

    安灵芸时不时出声,确定宁舒是不是在外面,只要宁舒应一声,安灵芸的心中就无比安定。

    “娘,你恨明珠郡主是吗?”安灵芸问道。

    宁舒淡淡地说道:“灵芸,有些事情,你要用自己眼睛看,你设身处地站在娘这边,你把自己当成娘,你觉得呢?”

    宁舒又说道:“不用你站在娘这边,就说你以后,你嫁人了,你的夫君爱上了一个女子,而这个女子身份高贵,你将要面对被休弃的可能,不光如此,你幸苦养育的孩子将要叫别人娘。”

    “你爱的夫君不爱你,你爱的孩子不爱你,你将老无所依,凄苦而死,死后都没有人给你烧点纸,而你爱的夫君却和别人恩恩爱爱,你会喜欢那个抢你夫君,抢你孩子的女子吗?”宁舒声音平静,很平淡。

    可是在安灵芸的心中炸响一道道的响雷,让她的身体都颤抖凄厉了,带着哭腔说道:“娘,我……”

    宁舒叹了一口气,说道:“灵芸,这件事远远不是这么简单的,你好好想想,娘希望将军府平安,希望你和你哥哥平安。”

    这就是原主的心愿,在这场灾难中尽量将伤害降到最低。

    至于卫令娴想要回到没有明珠郡主的日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就是发生了。

    这两个孩子是卫令娴在意的,宁舒已经尽量让两个孩子知事。

    麻痹,真是难为她没生过娃的人教育孩子。

    “娘,明珠郡主说她没有想过要和你抢爹,她说可以不计名分留在爹爹的身边,她说……”安灵芸最后说不下去了。

    宁舒没有生气,对安灵芸说道:“还有呢,你觉得明珠郡主是什么样的人?”

    “明珠郡主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她清丽脱俗,而且还才华横溢,还会作诗。”安灵芸说道。

    宁舒说道:“明珠郡主再怎么平易近人也是皇家郡主,她的身份高贵和我们就不是平等的,她可以不计较,但是计较起来就是大逆不道。”

    一晚上,宁舒和安灵芸一会说会话,宁舒在门口跪了一晚上,起来的时候腿已经麻木了,打开祠堂的门看到安灵芸倒在地上,摸着头是发热了。

    宁舒不紧不慢地让珠儿把发热的安灵芸弄到房间里,说句诛心的话,宁舒宁愿安灵芸这样病着,也不愿意看到她整天上窜下跳的。

    给安灵芸吃了感冒药,老太太过来看到孙女又病了,唉声叹气的,有些责备宁舒整夜把安灵芸关在祠堂弄病了。

    宁舒没有吭声,老太太嘴里一直念叨着作孽孽障啊之类的。

    这边安灵芸还病着,那边安佑醒过来就吵着要出去,宁舒直接让人直接把窗户都封起来了,免得安佑跑了。

    老太太对宁舒的举动,闭着眼睛,眼角带着泪水,却没有说什么。

    宁舒进屋看着安佑,说道:“安佑,在你没有冷静之前,你还是在这个屋子里呆着吧。”

    安佑淡漠地看着宁舒,“你以为你这样能困得住我吗?”

    宁舒淡淡地说道:“我知道困不住你,我只想让你想清楚了,你的身上背负着将军府所有人的性命,你确定要这么多人的性命来成全你和明珠郡主的爱情?”

    “皇上太后怪罪下来,娘那么大的年纪她承受不了,还有儿子安瑜的前途,还有灵芸未来的幸福,你的不顾一切可有考虑她下半辈子的生活,你这样不管不顾,灵芸坏了名声嫁给谁?”

    明明有这么多的责任在身,为什么安佑还能如此任性,硬是要飞蛾扑火。

    说到底自私自利。

    人一辈子有时候不光是为自己活着。

    安佑痛苦地捂着头,低吼着,神色挣扎扭曲,宁舒没有管他,直接将门锁起来了。

    安灵芸发热很严重,在床上躺着都开始说胡话了,宁舒给她擦身体里,又给她吃了感冒药,可比喝中药来得快。

    宁舒依旧不慌不忙的,让老太太的焦灼的心都稍微安定了一下,觉得这个儿媳妇是坚强的,面对这样的事情,还要打理将军府。

    拉着宁舒的手感叹不已,说道:“令娴,你放心,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如果不是你在,我这把老骨头就熬不住了。”

    因为这些人都跟她无关,毛关系都没有,所以她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心疼,自然就冷静无比。

    现在安佑也不在歇斯底里了,宁舒送饭进屋他就吃,也很少发脾气了,似乎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起来了。

    时常发呆,有些又握着拳头,显然心中在剧烈地挣扎着,一边是家庭,一边是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就像有一把刀将他的心脏硬生生砍成了两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