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第390章 你是我的天神(15)

    宁舒骑着自己的马,牵着安佑的马,昏迷的安佑横趴在马背上,宁舒一甩手中的马鞭,一鞭子抽在安佑的身上。

    太特么烦人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极品。

    被宁舒抽了一鞭子的安佑闷哼了,到底没有醒过来。

    回到将军府,老太太正焦急地等着,看到昏迷地安佑,脸色难看,宁舒解释道:“婆婆,当时安佑要强闯宫门,我就让人打晕了他。”

    宁舒可不想跟老太太说自己动手打的。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让人把马背上的安佑弄回房间,对宁舒说道:“令娴,你做得对。”

    “现在将军府就只能靠你和我了。”老太太抓住宁舒的手,拍了拍,“安佑能有你这样的妻子是他的福气。”

    福气吗?不过安佑是真的身在福中不知道福。

    所以说讽刺啊,本该是男人护着家,为整个家庭遮风挡雨,上行孝道,下育子女,但是却要女人来支撑整个家。

    昏头的男人真可怕。

    她能这么冷静,因为不爱所有心头一点波动都没有,陷入感情漩涡的人是没有理智。

    宁舒对老太太说道:“将军府会没事的。”

    老太太最近太操劳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什么精神劲了,但是安佑看不见。

    宁舒走进房间,看到安佑躺在床上,连眼角都挂着泪水,宁舒嗤笑了一声,解开了安佑的衣服,翻了一个身,拿着银针在安佑腰窝的地方一边扎了一针。

    被扎针的安佑痛苦的闷哼了一声,身上涌出了汗水,宁舒一脸冷漠地抽出银针,替安佑穿上衣服,然后将门锁了起来。

    晚膳的时候,饭桌上只有宁舒和老太太两个人,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道:“将灵芸放出来吧。”

    宁舒放下碗筷,恭敬朝老太太说道:“娘,灵芸现在的年纪不小,还是一个不知事的,她这样嫁入婆家,只怕不是结亲而是结仇,她就没有想过今天把她爹放出去,会给将军府带来怎么样的灾难?”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挥挥手,疲惫地说道:“你说怎么样就怎样吧。”

    宁舒看老太太不想吃饭了,她根本就没有动过什么筷子,宁舒舀了一碗汤递给老太太,说道:“娘,喝点汤吧,你什么都不吃对身体不好。”

    宁舒是真心不想让老太太出事,老太太是地地道道的封建社会社会老太太,有些事情宁舒还需要老太太再身边提点。

    这具身体虽然是将军夫人,但是在皇家面前什么都不是。

    老太太喝了半碗汤就没有喝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宁舒到祠堂去见安灵芸,嘎呀一声打开门,昏暗的祠堂里,安灵芸没有跪在地上了,而是坐在蒲团上的,看到宁舒进来了,连忙朝宁舒说道:“娘,你是来放我出去的。”

    宁舒把祠堂门关上,看着安灵芸问道:“知道错了吗?”

    “娘。”安灵芸有些撒娇地想要拉着宁舒袖子,但是宁舒避开了,只是冷冷地看着安灵芸。

    安灵芸看自己娘亲的脸在来跳动的蜡烛下忽明忽暗的,眼色冷漠地让人害怕,安灵芸委屈极了,“娘,你不疼爱灵芸了。”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我问你知道错了吗?”

    “我,我知道错了。”安灵芸立刻说道,”娘,能不能放我出去。”

    宁舒指着一排排的祖宗牌位,声音如同惊雷:“当着祖宗告诉我,你错在地方?”

    安灵芸被宁舒可怖的样子吓到了,一下哭了起来,“娘,你别这样,灵芸害怕。”

    宁舒只是看着她,安灵芸一边哭着一遍瞅着宁舒,见自己娘亲的眼神冷硬如刀,看着她的时候如同一道道雪亮的利刃朝她刺来,又好像是倒影着月亮的古井,诡谲又可怖。

    安灵芸的心里害怕,哭得越发大声了,“娘,我知道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放爹出去的?”

    “还有呢?”宁舒问道。

    “还有?”安灵芸看着宁舒,有些不明所以。

    宁舒心里一股股地冒火,简直都要气炸了,做了这么多的任务,宁舒还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无力和生气。

    把天真当可爱,这天真可真要人命啊。

    宁舒现在庆幸的是,提前将安瑜送走了,不然无法想象该是怎样混乱的场面。

    这种爱恨纠葛的事情真特么烧脑子。

    宁舒伸出手摸了摸安灵芸的脸上的泪水,安灵芸破涕为笑,“娘。”

    宁舒笑着说道:“好生跪着,可别在偷懒了,在这个祠堂,祖宗的英灵正看着你呢,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就放你出来。”

    “娘……”安灵芸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宁舒。

    宁舒转身就出了祠堂,将祠堂一锁,屋里的安灵芸反应过来,拍着门喊道:“娘,你放我出去呀,娘,我好害怕。”

    宁舒站在门外,听着安灵芸撕心裂肺的声音,心里涌起一股股复杂的心情,有心疼,又有怨恨,还有难以言喻的惆怅……

    这显然是原主的情绪。

    “娘,娘,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恨你,我讨厌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娘。”安灵芸拍着门,哭着喊道,她不要呆在祠堂里,她总感觉有一双双看不见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娘,娘,灵芸恨你,娘,我错了,你放我出去。”

    宁舒站在门口说道:“以前的娘对你太纵容,让你如此是非不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纵容你了。”

    安灵芸听到屋外宁舒的声音,哭的越发大声了,一个宠爱自己的人,突然对自己有丁点的不好,就让人格外受不了,安灵芸现在很生气,甚至怨恨自己的娘,口不择言道:“娘,你无非生气,我把爹放出去了,爹去找明珠郡主,所以你生气,把气都撒在我的身上。”

    宁舒……

    “对,我就是把气撒在你的身上,谁让你是我的女儿,我生了你,养了你,我对你撒气怎么了,因为你欠我的,我不欠你的。”宁舒淡漠地说道。

    “娘,你……”安灵芸愣住了。

    “跪好了,祖宗看着你呢。”宁舒淡淡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