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89章 你是我的天神(14)

    安佑的一顿咆哮和指责不光让宁舒想弄死他,就是老太太也是一脸懵逼,愣愣地说道:“安佑,令娴她是你的妻子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而且我们是一起进宫的,她根本就没有在太后面前说什么。”

    “娘,我才是你的亲儿子,你怎么护着这个恶毒的女人,如果不是她,明珠郡主怎么会进宫呢。”安佑完全失去理智了,他想要发泄心中的怒火,痛苦已经让他看不出清楚任何事情了。

    他只想要明珠。

    宁舒看着安佑赤红的眼睛,神情似乎癫狂了一般,只是低着头非常委屈地不说话。

    “你们是想要阻止我跟明珠,所以才进宫去的吧。”安佑气呼呼地说道。

    老太太摇头,“我跟令娴进宫去是去让太后给安瑜赐婚,有了合适的人选,就让太后给个荣耀赐婚。”

    安佑愣了一下,紧紧抿着嘴唇,站了起来朝屋外冲去,“儿子不管,儿子要进宫去找明珠。”

    “我不准。”老太太厉声说道。

    安佑痛苦无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砰砰砰朝老太太磕头,“娘,儿子求求你了,儿子不能没有明珠,没有了明珠,儿子觉得此生再无欢.愉可言。”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那你前半辈子就是活在痛苦中的?和卫令娴的相濡以沫是假的。

    麻痹,看到安佑一副为爱痴狂的样子,宁舒尴尬癌都犯了。

    “你,你……”老太太气得癫痫都要发作了,“你这是要打算抛弃将军府,抛妻弃子,也要闯进宫里去,皇宫那是什么地方,能说让你闯就让你闯,明珠郡主是皇家郡主,在宫里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你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明珠郡主能给你做妾吗?”

    安佑觉得一盆一盆的冰水倒在身上,让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老太太又生气又心疼,说道:“安佑,忘了明珠吧,她有尊贵的身份,将来她的丈夫肯定也是人中龙凤,难道你想这么毁了她,毁了将军府。”

    想到明珠要嫁给别人,安佑更是痛苦低吼,犹如困兽之斗一般。

    宁舒看他这个样子,说道:“娘,安佑现在情绪不稳定,还是让他多休息吧。”

    老太太眼睛一闭,最后将房门锁起来了,不让现在情绪不稳定的安佑出去。

    老太太的脸上皱纹都多了一些,看着宁舒叹气,“令娴,苦了你了。”

    宁舒摇摇头,说道:“儿媳现在就想着保全将军府上下,还有两个孩子。”

    “你是懂事的,安佑自小没有受过什么挫折,打战也是一帆风顺,我本以为安佑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但是没有想到这把年纪闹出这样的是事情。”

    “明珠郡主到底给安佑是了什么蛊,让他这么着迷。”老太太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语气中带着恨意。

    宁舒的面上忧心忡忡的,但是心里冷漠一片。

    安佑被关了起来,吃饭都是宁舒送进去,安佑看到宁舒的时候,眼神非常冷,当着宁舒的面就将饭菜全部摔在地上了,盘子噼里啪啦碎一地。

    宁舒面色淡淡的,也不让人收拾,把房门一锁,不管他了。

    老太太精神不济,听到宁舒说安佑还是不吃饭,老太太咬着牙说道:“不吃就算了,饿了他就知道吃。”

    宁舒只是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但是宁舒没有想到的是,安灵芸居然偷偷给将房门打开了,把安佑放了出去,出去的安佑径直就朝皇宫的方向去了。

    宁舒来送饭的时候,看到屋里的安灵芸,脸色一变,抓着安灵芸的领子,直接将她拖到了祖宗祠堂,一脚揣在她的腿上,直接将安灵芸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娘。”安灵芸痛苦到喊道,觉得自己的膝盖都碎了,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宁舒,“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宁舒冷声说道:“好好在祖宗面前忏悔,整个将军府都要因为你没有了。”

    安灵芸不明所以,见宁舒冷若冰霜的样子,心里很害怕,本想再说话,见自己的娘快步出去了,将祠堂锁起来了,“想不明白就一直跪下去。”

    宁舒直接到了马厩,牵了一匹马一跃上了马背,朝皇宫的地方去了。

    当着是为爱痴狂啊,皇宫那是什么地方,说闯就闯,安佑已经没有脑子了,脑子里就只有明珠,明珠……

    到底是什么力量能让有人变得如此痴狂且愚蠢,真的是爱情吗?如果真是,那么爱情还真是一个恐怖的东西。

    现在安佑简直没有了人性。

    宁舒到达宫门口的时候,看到安佑正在跟侍卫纠缠,嘴里嚷着明珠郡主。

    “让本将军进去,本将军要去见明珠郡主。”

    “安将军,没有进宫的腰牌,没有皇上圣旨,不可以进宫,如果你要硬闯就只能把你当成刺客拿下。”

    “我就只是进宫去看看明珠郡主和小世子,看他们过得好不好,我马上就出来。”安佑耐着性子说道。

    宁舒听到安佑的话,简直啼笑皆非,皇宫是你家,你说进就进,张口闭口都是明珠郡主,安佑真的有为明珠郡主的名声考虑吗?

    安佑是真的爱明珠吗?这样不顾她的名声。

    宁舒赶紧下了马背,一使劲将安佑拖了过来,安佑看到你宁舒,顿时说道:“你来干什么,你也是来阻止我的吗?”

    “我告诉你,见不到明珠,我是不会回去的。”安佑想要甩开宁舒的手,但是感觉对方的力气很大,根本就甩不开。

    你特么去死我管不着,但是拖累将军府就是不行。

    宁舒从来没有见过发起狂来,就跟被疯狗咬了得了狂犬病一样的人。

    再次涨姿势。

    再一次见到了伟大的爱情需要如此歇斯底里。

    宁舒见过的爱情,要么就是互相伤害,要么就是没有原则践踏别人,要么就是无视一切歇斯底里的。

    特么的,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要把这么多人拖入爱情战争中。

    草泥马!

    宁舒二话不说,直接一个手刀劈晕了安佑,将安佑放在马背上,然后掏出了钱袋子给几个侍卫,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担待担待,安将军是喝醉了。”

    侍卫颠了颠手中银子的重量,大方地将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