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第388章 你是我的天神(13)

    天色渐渐黑了,但是安佑一直在将军府门口等着,安灵芸看到自己老爹这个样子,顿时觉得心疼,同时也感动自己爹爹和明珠郡主之间真挚的感情。

    宁舒看到安灵芸脸上的表情,感动怜惜,震撼无比,宁舒就特别手痒,恨不得大耳刮子扇她脸上。

    她到底把自己的娘放在什么位置了。

    安灵芸跑到大门口,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爹,你先进去吃点饭吧。”

    安灵芸摆了摆手,没有说话,安灵芸又提着裙摆跑进将军府,对宁舒说道:“娘,你去劝劝爹爹吧,爹爹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宁舒:……

    这一刻,宁舒完全不知道该什么,麻痹,安佑就是死了关她毛事,最好去死,快点去死,死啦死啦的。

    安灵芸见宁舒冷硬着脸不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

    宁舒心里嗤笑了一声,很快你丫就没有心思管这些伤春悲秋的事情了。

    安佑就这么一直等着,老太太杵着拐杖站在门口看着安佑,叹气,嘴里一直念叨着孽障啊孽障。

    最后还是明珠郡主买通了宫里的小太监,小太监找到将军府,对守在门口的安佑说道:“振威将军,明珠郡主被太后留在宫中了,要等到郡主出服了才能出宫,明珠郡主让你想办法救她。”

    安佑饿了一天,滴水未尽,再听到这个晴天霹雳,身体摇晃了两下,抓着小太监的身体摇晃,咆哮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身娇体弱的小太监被安佑这么一摇晃,吓呆了,连忙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安佑眼一翻晕了过去,宁舒惊呼了一声,连忙跑过去,不着痕迹地踹了安佑一脚,但是安佑没有什么反应,看来是晕瓷实了。

    老太太脸上都是焦急和担心,还有恨铁不成钢,安佑也是快要而立之年了,居然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

    把晕过去的安佑弄进去了,喂了点水,又叫了大夫,大夫直说是怒极攻心,在加上身体虚弱。

    反正宁舒就是不停地给安佑灌水。

    “爹爹好可怜。”安灵芸握着拳头,“和明珠郡主没有办法相见。”

    “爹爹,你要醒过来,明珠郡主都还等着你去救呢。”安灵芸趴在对昏迷的安佑说道。

    宁舒:……

    这样白目的人都有,尼玛,皇宫里的太后是要杀了明珠郡主还是怎么的,居然要去救,到皇宫里去救人。

    这话真是大逆不道,这个孩子都是怎么长大的,原主都是怎么教导自己的孩子啊。

    老太太抚着心口,就跟心脏病要发作了一样,宁舒连忙让丫鬟扶着老太太去休息,老太太也不勉强,说如果安佑醒了,派人通知她。

    宁舒点点头,嗯了一声,宁舒冷淡地对安灵芸说道:“你也去休息吧,我守着你爹。”

    安灵芸见宁舒这样子,有些不忿地说道:“娘,你说太后为什么不让明珠郡主回将军府了?”

    宁舒非常想翻一个白眼,非常怀疑安灵芸是不是生活在皇命大于天的封建社会,人家太后想做什么还要个跟你解释么?

    “明珠郡主本就是皇家郡主,她住在皇宫有什么不对的,就好比你是将军府的人,你就住在将军府,你怎么不去尚书府住?”

    宁舒冷淡地说道。

    “可是……”安灵芸又说道:“可是明珠郡主已经把将军府当成自己的家了。”

    “你把尚书府当成你的家,尚书府就是你的家?”宁舒语气越发冷了。

    简直就是一个拎不清的。

    安灵芸被宁舒一顿呛声,心里很不舒服,“娘,难道你不喜欢明珠郡主吗?她那么美好。”

    宁舒:“……去休息吧,我等着你爹醒过来。”快滚,老娘现在想打人了。

    安灵芸只能走了。

    宁舒扒开安佑的衣服,露出了健硕有疤痕的身体,将安佑翻过身来,拿着银针在腰背的地方扎了一针。

    昏迷的安佑闷哼了一声,身上一下出了一身大汗,宁舒拔出了银针,就在床边等着安佑醒过来。

    安佑睡了一晚上,结果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面色蜡黄,没有理会守了一夜的宁舒,掀开被子就要进宫去明珠郡主。

    但是刚走两步就瘫软在地上,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安佑已经饿得没有力气了。

    老太太杵着拐杖进来,看到这个样子,举起拐杖就要打他,但是有看到憔悴的安佑,拐杖举在空中半天落不下去。

    “安佑,你这是干什么,你现在已经糊涂得看不清事情了,你和明珠郡主根本就不可能。”老太太杵着拐杖厉声说道。

    安佑说道:“我是糊涂了,我也不想看清楚什么事情,遇到了明珠,我才感觉这辈子没有白活,这辈子可以绚烂多彩,哪怕是短暂的。”

    绚烂多彩的是烟花吧,活该最后两个人都死了,宁舒用受伤痛苦便秘的表情看着老太太,“娘。”

    老太太硬逼着安佑喝了点粥,喝碗粥的安佑眼神放在宁舒的身上,走过来抓住宁舒的手腕,很大力宁舒的手腕都抓疼了。

    “是你,一定是你。”安佑朝宁舒咆哮。

    宁舒脸皮颤动着,感觉脸上被安佑喷溅上了口水,卧槽,恶心死个人了,非常想要踹安佑的裤裆,宁舒颤颤巍巍地说道:“夫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是我了。”

    老太太杵着拐杖,喊道:“安佑,先放开令娴,有什么话好好说。”

    宁舒一使劲挣脱开了安佑的控制,躲到老太太的身后。

    “一定是你使了什么坏主意,你们已经一进宫,太后就把明珠郡主召进宫里,是你,一定是你。”安佑指着宁舒,一脸痛苦加仇恨,“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为什么一定要对付明珠郡主,你有想过她孤身一人在宫里该多痛苦。”

    “卫令娴,我真是看错你了,明珠郡主只是一个孤苦的女子,你就这么容不下她吗,你的雍容华贵,你的大气端庄都去什么地方了?”

    宁舒:……

    我特么想弑夫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