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第387章 你是我的天神(12)

    老太太询问宁舒的意见,这件事处理不好对于将军府就是灭顶之灾。

    老太太的神色有种压抑不住的暴怒和失望,但是硬是忍住了,手中的佛珠拨得很快。

    她的儿子居然在这个年纪做出这样不负责任的事情,从看到两人共乘一骑,老太太的心里就存了一个阴影。

    如果现在安佑未娶妻,有一个皇家郡主嫁给他儿子,自然对儿子的前途有很大的帮主,但是现在的明珠郡主可能给将军府带来灭顶之灾。

    老太太极力稳住自己的呼吸,朝宁舒问道:“令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儿媳心中很乱,更怕将军府出事,如果明珠郡主不是皇家郡主,儿媳就替安佑纳了,可是明珠郡主是燕王之后,明珠郡主还在孝期跟安佑出了这档子事情,只怕太后会将罪将军府。”

    宁舒一脸苦闷和伤心,“儿媳之前送走了安瑜,但是没有想到安佑居然这样,儿媳根本就没有想到安佑他……”

    “娘,你说怎么办吧。”宁舒又把皮球踢给老太太了,“儿媳现在完全没有主意了,将军府,安佑,明珠郡主,还有跟明珠郡主是朋友的灵芸。“

    老太太手中的佛珠拨得越发快了,最后佛珠散了,圆润的佛珠滚了一地,老太太猛地睁开眼睛,“你和我一起进宫。”

    宁舒就是这么想的,就算是明珠郡主要淫奔战场也不能是从将军府跑出去。

    宁舒会自己的院子穿了三品诰命服,出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穿好了诰命服,上了马车。

    朝宫里递了牌子,宁舒扶着老太太去了太后宫里。

    参拜了太后,太后就问起明珠郡主如何,老太太一脸恭敬地说道:“明珠郡主挺好的,真是臣妇怕有些地方照顾不周,怠慢了郡主。”

    太后笑着说道:“明珠不是挑剔的孩子,劳烦将军府照顾明珠了。”

    老太太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晦暗。

    宁舒在旁边看着,只觉得这荒唐毫无逻辑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凭什么要将军府供养明珠郡主。

    老太太踌躇了一下说道:“太后娘娘,臣妇是在惶恐,因为臣妇的孙子安瑜最近正打算说亲了,而明珠郡主有孝在身,臣妇有些惶恐喜事会冲撞了燕王英灵。”

    太后闻言,恍惚了一下,似乎才想起明珠郡主有孝在身。

    宁舒已经无力吐槽了,这个世界除了爱就是爱,其他的事情全部都可以忽略。

    老太太又跟太后说了两句,见太后的脸上已经带着疲惫了,识趣告退了。

    从始至终宁舒都没有说话,就是陪着老夫人。

    从皇宫里出来,老太太的身形都佝偻了一些,宁舒觉得这个老太太挺坚强的。

    安佑就是一个不孝子。

    有其父必有其子,卫令娴的孩子同样是这个德行,为了一个女人,怨恨的自己母亲。

    老太太一回府就去休息了,宁舒却在想太后什么时候将明珠郡主召回宫。

    自从安佑和明珠挑明了感情,安佑晚上也很少来宁舒的院子了,安佑怕明珠郡主生气,得到了这么热烈真挚的感情,安佑才发觉自己对妻子不过是尊敬,是没有爱的。

    每天晚上都睡在书房,说是看兵书,宁舒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她一个人睡更好。

    没过多久,太后就派人来将军府了,说是燕王过了六七,马上要七七,皇上让得道高僧做法事,作为燕王的后人,明珠郡主和小世子都应该进宫。

    安佑和明珠得到这个消息,晚上,安佑摸到明珠的院子,看到明珠独自掉眼泪,顿时心痛无比,从背后抱住了明珠,明珠吓了一跳,挣扎起来。

    “明珠,是我。”安佑低沉地说道,明珠立刻就不挣扎了,只是哭着。

    安佑扳过明珠的身体,看到明珠泪如雨下,更是心痛如绞,情不自禁地吻着明珠的眼睛,“你不要哭了,你知不知道看到你哭,我就觉得自己好没用,恨不得杀了自己。”

    “不。”明珠捂住了安佑的嘴唇,“我不许你这么说你自己,我明天就要进宫了,安佑,我舍不得你,我不想进宫,离开将军府,离开你,我觉得自己要死掉了。”

    安佑说道:“没事的,你会回来的。”

    明珠抱住了安佑,“我又高兴,又快乐,却又痛苦,安佑,我一定会努力让大家认可我们的。”

    “明珠你真好。”

    ……

    第二天,宁舒看着安佑和明珠郡主,这两人就跟白娘子要被关入雷峰塔一样。

    明珠郡主当着太后派来的嬷嬷哭哭啼啼的,跟进宫去给死去的燕王磕头,自己老爹做法事,怎么跟要她去死一样,让嬷嬷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安佑则是一脸隐忍痛苦的样子,宁舒觉得他便秘了。

    虽然两人很痛苦,但是马车还是走了,安佑忍不住跨了几步像是要朝马车追去一样。

    马车中的明珠郡主撩起帘子,看到站在将军府门口的安佑简直泪如雨下。

    老太太全程黑着脸,宁舒则是在看戏,没有什么感动,只觉得莫名其妙和恶心。

    从明珠郡主入宫之后,安佑就是变得很萎靡了,哀声叹气的,时常发呆,得了只有明珠郡主只能解的相思病。

    而且人都瘦了,宁舒觉得好夸张啊,当着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法事做了七天,明珠郡主该回来了,安佑一早就在将军府门口等着了,而且把自己好好梳洗了一番了,看着英姿勃发了,跟之前几天颓废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但是安佑在将军府门口等到天黑都没有等到明珠郡主,一天的时间,顶着日头,滴水未进。

    宁舒:好深情,好感动……个屁。

    老太太让宁舒叫安佑进府用膳,宁舒去叫了,但是安佑没有理睬宁舒,痴痴地望着皇宫的方向。

    宁舒对此表示,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没有明珠郡主在将军府,宁舒真是吃嘛嘛香,睡觉睡得香。

    但是当着老太太的面,宁舒表现出无比担心安佑的样子,好像也跟着吃不下饭的样子,不吃饭光吃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