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第385章 你是我的天神(10)

    银钱这件事不了了之,安佑亲自开口说这不是一件什么大事,给明珠郡主买点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

    宁舒听这话,心里耻笑了一声,特么的整个将军府是欠明珠郡主,如果她现在说声不,是不是明天就传出将军府苛待遗孤了?

    麻痹,简直让人火大,好生气啊,但是还要保持微笑,冷静光环一股股清凉流进心里,简直让宁舒冰火两重天。

    老太太更是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了,但是安佑这个做儿子的没有发现。

    宁舒本来还想联合老太太,趁着这件事还没有捅开,将明珠郡主给灭了,保全将军府。

    跟明珠郡主做对,其实就是跟整个皇族做对,是要讲究策略的。

    但是小世子突然病了,晕在学堂中了,这下明珠郡主疯了,小世子可是燕王府的未来的,撕心裂肺地叫着太医救自己的弟弟。

    宁舒看着明珠郡主哭得撕心裂肺的,天塌下来一样的样子,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平时不关心自个弟弟,从云州到京城,一路的奔波,一到京城就让小世子进了皇家学堂。

    平时就知道跟小世子说要振兴燕王府门楣,明珠生日的时候小世子没有去学堂,去给姐姐买礼物,居然遭到了明珠一顿打。

    解释了之后,明珠又抱着小世子哭着道歉。

    求小世子心理阴影面积。

    太医确诊小世子是得了风寒,这是要传染的,在古代风寒是要人命的,安佑看明珠绝望伤心的样子,不顾老太太的反对坚持留下来照顾小世子。

    看安佑积极的样子,估计自己老娘病了都没有这个待遇。

    于是安佑就是整日整日留在明珠的院子中,两个人本来就有情义,经过小世子生病这段期间发酵,两人之间就差点捅破这个窗户纸了。

    但是举止之间都带着恋人之间的甜蜜。

    宁舒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自己的女儿好好谈谈,上次因为银钱的事情。

    吃过晚饭宁舒就带着安灵芸散步,宁舒看着安灵芸娇俏的脸,原主确实溺爱这双儿女,反而让她们养成这样不知事的性子,在加上主角光环的影响,基本没有思考的能力。

    宁舒见过很多的跪在光环下的脑.残。

    但是宁舒现在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安灵芸沟通,教训她,只会产生逆反心理,温柔一点却始终不长记性,棍子没有打在自己身上,就不知道疼。

    安灵芸和宁舒这样散步,路过假山的时候听到阴影里传出了的声音,宁舒停住了脚步,让安灵芸噤声。

    好像是安佑的声音:“有许多事,我们可以放任自己,有许多事却不可以放任!你对我来说,太美太好,太年轻太高贵,你是皇家郡主,我已是不惑之年,有妻子儿女,我无法给你一份完美无缺的爱,既然我无法给,我还放任自己去招惹你,我就是罪该万死了!”

    明珠郡主痛苦万分:“你又回到你原来的世界里去了,所有的责任、亲情、身分、地位……种种种种就都来包围你了。”

    “你放心,这一点点骄傲我还有,我不会纠缠你的!”

    “你在说些什么呢?”安佑一张俊脸浮现出痛苦之色,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摇着她说:“你如果不能真正体会我的心,我现在考虑的不是我自己,是你啊!你的未来,你的前途,那比我自身的事情都严重,我爱一个人,不是就有权利去毁灭一个人啊!”

    明珠郡主的眼中闪耀出光彩来。

    明珠郡主又哭又笑,声音颤抖:“能听到你说爱我,我就满足了,你说了‘爱’字,你说了你真正的‘心’就够了。”

    “安佑我也爱你,我永远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骑着马,飞奔过来,像是个天神般从天而降,扑过来救了我。就从那天起,你在我的心中,就成了我的主人,我的主宰,我的神,我的信仰,我情之所钟,我心之所系……我没有办法,我就是这样!所以,你如果要我和你保持距离,行!你要我管住自己的眼神,行!你要我尽量少跟你谈话,只有一件事你管不着我,你也不可以管我!那就是我的心!”

    明珠郡主痴痴得看着安佑,眸子中的泪,已化为两簇火焰。带着一种的力量,对安佑熊熊然的燃烧过来,带着义无反顾决绝的神情:“我付出的爱永不收回,永不悔改。纵使这番爱对你只是一种游戏,对我,却是一个永恒!”

    安佑看着明珠郡主,瞳孔颤动,太震动了。在她说了这样一篇话以后,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和她那种义无反顾比起来,他变得多么寒伧呀!安佑觉得自己在她的面前,那样的自惭形秽。

    在自惭形秽的感觉中,还混合着最最强烈、最最痛楚、最最、最最心酸的爱。

    这种爱,是他一生不曾经历,不曾发生过的。安佑凝视着明珠郡主,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脸庞散发着珍珠一样的光晕,脸上带着深情和绝望,安佑无法说话,无法思想,完全陷进一种前所未有的大震撼里。

    他拥有这样真挚,纯洁,炽烈的爱,他惶恐,他庆幸。

    宁舒:……

    主人,主宰,我的神,我的信仰……

    这么特都是什么东西,听到明珠郡主说的话,宁舒已经牙酸得感觉不到牙齿的存在了。

    鲜廉寡耻,简直刷新了宁舒的三观。

    “他们,她们……”安灵芸手指指着那边的两个人,宁舒望去,看到安佑和明珠已经抱在一起了,两人吻在一起。

    宁舒拉着呆愣的安灵芸走了,将安灵芸拉到了自己的房间。

    安灵芸气得脸色铁青,“明珠他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能抢爹呢,我在心里一直都把她当成嫂子的,”

    宁舒脸色顿时一黑,安灵芸立刻住嘴了,但是神情还是充满了愤怒,充满了明珠对自己欺骗的愤怒。

    宁舒看着愤愤不平的安灵芸,这个时候安灵芸都没有提她打抱不平一声,都没有替她这个做娘的说一句公道话。

    这样的孩子让她如何救?

    最怕遇到这种单纯又脑.残的人,伤人至深。

    宁舒觉得很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